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不錯,就是來自我血脈的那點秘密,原來方先生你真的已經全都知道了……」

「也不是全都明白,只是早先發現你身上有點古怪,後來又發現跟柯先生體內的異常有關聯。對了柯大嫂,能不能先說一下桃花台上具體供奉的是那位仙佛么?」

「供奉的是……,哎呀,水快燒乾了。方先生你稍候,我去添點水。」

很奇怪的,張口答了半截的女主人臉上突然飛起了一抹異樣的紅暈,緊接著便匆匆地拎起爐子上的水壺出去了。

「袁華?」

方羽把這些都看在眼裡,不解的目光隨後便落在了面色同樣有些古怪的袁華身上。

「方大哥,那裡供奉的不是仙佛,而是,而是一頭驢。」

「一頭驢?」

方羽被袁華有些古怪的模樣和回答給弄的越發不解了。

其實像這種地方性的小廟觀,供奉一些別有說法的異類並不是很罕見的事情,袁華作為一個見多識廣的修行人,又怎會跟女主人一樣的扭捏?

「這個有些特別。」袁華的表情依然不是很自在。

「說說看。」

「據說數百年前,位於永安城西二十里外的姬塬桃花台上,有個大戶人家的千金長的貌美如花,惹得四鄰八鄉名門豪族都紛紛來提親,可是她就是一直都拖著不肯答應嫁人。

後來被起了疑心的家人暗中留意,這才發現她和家裡養的一頭驢有些不清不白的地方。

這家是當地的望族,因為當時發現此事的人里還有幾個傭人。所以事發後沒能壓住,很快就傳遍了地方。最後致使羞憤欲死的家長為了平息眾怒,而把她和那頭驢一起交到了家族的祠堂,隨後便把她們都綁上石頭給沉了河。

沉了河以後,沒過三個月的時間,整個姬塬上就爆發了大規模的瘟疫。死了很多人,特別是桃花台那戶人家所在的那個村子,人都幾乎死完了。

那個女孩家裡,更是死的只剩下了一個不足九歲的男孩。那是那女孩的弟弟,當初家裡和村內眾人要將那女孩沉下河的時候,只有不很懂事的他替可憐的姐姐求過情。

結果隨著瘟疫的爆發和肆虐,一個很神秘的流言也傳遍了姬塬。都說這唱瘟疫是那頭驢在報復,因為那頭驢不是普通的驢,而是五通神的化身。

而那女孩她們家唯一躲過這場致命瘟疫的那個男孩,也就是他弟弟也被當時的人們用來當成了這個說法的證明,都說就是因為沉江那會他替姐姐求情了,所以五通神就放過了他。

肆虐的瘟疫和匪夷所思的流言嚇壞了當時的人們。

最後,他們為了平息這位邪神的怨氣,就在那女孩家的原址上,為那頭驢和那女孩修了一座供奉她們的桃花廟,而那女孩的弟弟,也就成了那座廟的第一代廟主。

自此,桃花廟慢慢就在當地形成了氣候,時光變遷到現在,更是成了整個永安城附近最有名的地方之一。而桃花廟每年一度的廟會和城南金家坳金家洞的廟會,就是整個永安城方圓數十里的地面上,最熱鬧的兩個廟會,名聲在當地都非常的大。」

「原來是這樣,難怪柯大嫂會……」

方羽這才明白柯大嫂剛剛為何會露出那般模樣,現在就連他都覺得自己剛才那問題問的有些唐突和失禮了。

祖上發生了這等奇怪的事情,這叫她該如何說才好呢?

五通神?五通神!

竟然會是這個在民間毀譽參半的著名邪神。不過,它素來不是在南方盛行么,又怎麼會跑到北方來了?

一想到這裡,方羽就覺得有些奇怪了。

「袁華,你去過那座桃花廟么?」

「沒有,我去那地方幹嗎?好端端的沒得污了咱的眼。」

袁華回答的時候語氣中很是流露著幾分不屑。可是等他一說完,這才發現女主人正提著水壺,臉色泛紅的站在門口,顯得很是尷尬。

這讓袁華頓時也有些不自在了起來。他趕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方羽。

「柯大嫂,剛才我問的唐突,你別見怪。

「沒事,沒事。不知者不怪,再說本身也不是什麼好事,被人說也在所難免。這麼多年來,我們姬家人都早已習慣了。」

嘴裡淡淡的回應著,臉色重新變得有些蒼白了的女主人算是又平靜了下來。

她往爐子上放好水壺後,坐下來又開始繼續說起了往事:「那一天,耀華在接我和鵬飛出院的路上才告訴我,原來當初關於我們姬家的那個傳說是真事,那頭驢真是在南方赫赫有名的那位五通神的化身。

而它之所以會從南方跑到這裡來,是因為當時在南方做惡的時候,碰上了極高明的修行人。結果被人重創,這才亡命逃到了當時的姬塬,化身成驢躲在我祖上的家裡苟延殘喘。

當時它儘管已受了重創,淪落到要化身成本相之一的驢子形象來苟延殘喘,可它淫邪的本性卻依然沒有完全收斂。這才有了當年我那位祖上和它的那樁醜事。

據耀華說,後來那場瘟疫也的確是它弄的。因為據耀華說,當年沉入大河時,正值它將要恢復成邪神的緊要關頭,所以才會被我祖上那些普通人那麼容易把它也沉入江中。

而沉入大河後,我那位苦命的祖上就被淹死了,而它卻逃脫了出來。等到過了三個月它完全恢復後,就跑回來展開了慘烈的報復。

而跟傳說不一樣的是,最後那場瘟疫的消失,並不是因為姬塬上眾人給它修了廟的緣故。

而是因為他們金家坳金家洞的那位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