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柯大嫂?」

方羽這時已被接連聽到的這兩個傳說給引起了興趣,所以他的目光就很自然的轉向了捧著茶杯的女主人。

「這位袁先生大致上說的不錯,看來他的確對金家洞下過一番功夫調查,現在都能把那裡導遊的解說詞給原封不動的給搬過來了。」

方羽聽了,好笑的掃了一眼略有些尷尬的袁華,又繼續問到:「那柯大嫂還有什麼秘辛要補充?」

「以前我知道的也就是剛才袁先生說的這麼多。一直到那次又遇到耀華,這才得知,原來事情的真相併沒有那麼簡單。

首先據他說,那位苦行僧本是天竺那邊一個小國的王子,出家後拜了一位了不得的活佛為師。在那位活佛門下苦修了二十年,到出師的時候,才遵從師父的指點,不辭千辛萬苦的一路沿著大河苦行跋涉,來尋找他真正的佛緣。

誰知剛到了我們那裡,就碰上了瘟疫肆虐,五通神鬧事。

佛門出身的他自然不能坐視,所以等一番苦戰收了五通神後,他自己也受了重傷,這才不得不留在金家坳那裡修養傷情。

後來等他傷好的差不多時,他也在那裡待出了感情。所以就一直留在那裡一邊修行,一邊等他真正佛緣的徵兆來臨。

可一眨眼過去了十多年,他的修為早已超過了當年的師父,可他卻一直都沒能找到他真正的佛緣。

直到那一天,那位給他送飯的姑娘要回去給他拿勺子的時候,他才忽然的醒悟,他長久以來苦苦尋找和等待的佛緣,其實就一直都在他的身邊。而他本人卻只是痴迷於修行,卻沒能感覺到這一點。

所以他在醒悟的剎那,便施展大神通翻轉了那隻吃飯的缽,並與被他收於那隻缽內的五通神達成了一個協議。

三天後,由五通神幫他救回金家的那位姑娘,而他也允許讓五通神順便完成一個心愿。

結果三天後,五通神帶回了那位姑娘,也順便完成了它的一個心愿。

隨後五通神又他收進了那隻缽內。

緊接著,他便在答應了那位姑娘一個要求後,與她一起圓寂了過去。

一年後,我那位破家後,已長大成人的桃花廟第一代寺主的祖上,生下了一個女兒。

而同一天,金家坳金家洞的那位第一代老洞主的夫人,一位早已年過四旬的女人也老蚌生珠,奇蹟般的產下一個男嬰。

並且,在這一對小兒女出生前的那個晚上,他們的父親都在夢裡見到了他們的兩位親人,那兩位已經死去的姑娘。

我祖上被他姐姐告知,生下的女兒將生俱奇異的能力,只要不是被砍了頭,只要還沒走到生命本身的盡頭,那麼,不管遇到多大的傷害,都能在很短時間內重新恢復過來。而且這種能力將會每一代都會被一位姑娘給永遠的繼承下去。

而那位金家坳的父親,則被女兒告知,生下的這個弟弟將承擔起延續他們金家香火的重任。

同時,每一代金家洞的洞主,都將生生世世受那隻反轉過來的飯缽守護。只要飯缽不碎,他金家歷代擔任洞主的人都將平平安安的活到生命的盡頭。

而且,在留下這兩個夢的同時,兩位姑娘也都留下了一個內容類似的叮嚀:「金姬兩家以後要相互幫助緊密走動,可以世代交好,但絕對不許金家嫡系的兒郎和姬家嫡系的女人結親。

以後數百年間,又陸陸續續發生的一些事,驗證了我們姬家和他們金家兒女身上,的確有些不同尋常的地方。

就像兩家的嫡系兒女中,每一代都至少會各有一個人會活的很長壽。金家一直是他們歷代的洞主,而我們姬家,則一直都是女兒。

本來這些事兩家人都很篤信,也同樣一直都當著自己家族最大的秘密來保密和代代的傳承。

但是沒想到了我們這一代,一直都受現代教育的我們素來都不太相信這些。甚至很多時候,還對各自家族的所謂產業和傳承都很鄙薄,所以雙方的老人都沒準備太早把這些告訴我們。

誰知道這一耽擱,卻讓我和耀華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同時也把雙方的老人也都逼到了絕路。

因為當時一心要追求自由的我們,根本就聽不進去他們任何的勸說,而他們也同樣不放心在那種時候,將家族內這麼隱秘的機密說給給我們聽。

結果最終就釀成了我和耀華的悲劇。

我從嫁過來之後,就很少再跟家裡聯繫。而耀華,也是等他事業有成,重新返回他們金家坳之後,才在他父親臨終前的交代中,才知道了這些。

可他到底是在外面闖蕩過的人,並不像自己父親和祖上那麼的保守和膽小。

所以在知道這個秘密之後,他震驚之餘,就曾多次和駐錫於他們金家洞,並一直與他保持著良好關係的巴彥上師,一起開誠布公的研討過我們兩家的這些隱秘。

所以他才會在這緊急的關頭告訴我,鵬飛還有救!

因為我這一代,我們姬家就我一個姑娘,所以利用我身上血脈傳承的神秘能力,完全有可能將鵬飛給救回來。

但是救的過程中,鵬飛會很痛苦。而我也將在隨後的數年時間裡,身體會處於一個比較虛弱的狀態。

他說,若我確定要救鵬飛,那他就會讓巴彥上師幫忙,在救了鵬飛之後,就封了他經歷的這段慘痛記憶。

因為他不想讓鵬飛知道我們兩家的秘密,也不想讓我在鵬飛眼裡變成一個怪物,更不想鵬飛因此而再受刺激。

對於他的好心,我自然不會拒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