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進門一站穩,袁華就沖剛關上房門的方羽發出了自己的不滿。

「今晚多有失禮的地方,袁華你別見怪,我只是……」

方羽的回應讓袁華有些措手不及,不過心裡還是蠻感動的,因此一看正色道歉的方羽說到半截時忽然皺起眉頭,他的心便也緊張了起來:「方大哥你怎麼了?我開玩笑的,你別當真。」

「今天我好像有些不大對勁……算了不說這個。」

方羽眉頭又是微微一皺,隨即便舒展了開來:「我知道現在你心裡有些問題,不若現在把這些疑問的答案來當做給你的賠禮如何?」

「那當然好了,我可是憋了一肚子問題呢。不過方大哥,你真沒事?」

頓時大喜的袁華卻依然沒放下心裡的疑雲。只管用他那雙眼睛在方羽全身上下徒勞的巡視著,試圖找到一些不合適的地方。

因為在他的感覺中,修行到了方羽的這個層次,按理不該輕易會出這種狀況,除非是中了暗算什麼的……

「呵呵,別亂想,只是我自己心念上的一些小問題,沒什麼的。」

方羽一看他雙眼在自己身上亂轉,就明白了他在擔心什麼,所以在心裡微微一暖的同時,笑著給他做了個解釋。

「沒事就好,剛才還真嚇了我一跳。對了方大哥,剛才你怎麼會忽然想起問柯大嫂那件事?難道這與咱們要查的事也有關係?」

袁華這才放鬆了下來,而心思也很快就轉到了剛才的那一幕上。

「呵呵,以血脈來傳承的能力,又怎會那麼容易的作用到別人身上?難道你沒聽過這世上還有血媒這一說么?」

方羽淡淡一笑,很直接的點明了其中的玄機。

「啊?血媒!難道那兩個傢伙是……」

袁華聽到血媒這兩個字眼,眼睛一下子又瞪了起來。

用血脈來傳承的能力,要想挪用,自然就要用更多的血來做媒介。特別是像五通神那般邪門的能力,若想挪用,不付出莫大代價怎麼行?

方羽輕輕點頭,並沒有再多什麼。之前心裡生疑後,他特意留神細察大院,封閉的中院內那若有若無的奇異波動再加上剛才女主人過於詳細的解釋,那還能不明白究竟發生了什麼?

「那大嫂她剛說的那些豈不是……」震驚之下,袁華接連兩次都沒能把話說完。

「她前面的那些解釋里,除了個別地方之外,大多應該都是實情。就像在這裡死掉的那兩個傢伙,應該也是另有取死之道。否則以她的身份和心性,最後說起這事的時候也不會那麼平靜。」

「哦,我明白了。所以剛才方大哥你才會說一切都已過去了,意思是你不會管這事了,對嗎?難怪大嫂她會有那種表情,呵呵,這下我就全明白了。」

袁華剛才的震驚其實多少也有替女主人擔心的成份。

因為以他對方羽的了解和觀察,他覺得方羽是個很在乎別人生命的那種人,否則也不會在今晚那種情況下還會放過叫囂的金某人,要是換了他自己,估計早就收拾那傢伙了。

正因為如此,當他聽到那兩個房客很可能被做了血媒的時候,震驚之餘的第一個念頭,就是擔心方羽會對那位溫婉可人的女主人不利。

現在聽方羽語氣淡淡的說那兩個傢伙另有取死之道,他心裡頓時就輕鬆了不少,再一想到方羽進門前的那句話和女主人的表情,便真的全都明白了。

他心情也一下子就好了起來。

而腦筋也變得忽然靈活了起來:「不對啊方大哥,大嫂的血脈雖然傳承了那種能力,可她本身卻是個嬌小的普通女人,應該不能輕易就擺平那兩個混蛋。再說就算能擺平,大約也不會把屍體留在房中給自己惹麻煩。

那麼這一切應該都是那位金老闆在幫忙。

可是以他身邊人的能力和他的勢力,擺平這兩個傢伙後,也不用把屍體還放在屋裡啊,莫非這傢伙還另有企圖?」

「呵呵,你說呢?」

方羽笑笑,不答反問。

「那柯大嫂還盡幫著他說話!難道她真的一點都沒察覺到那傢伙的險惡用心么?」

袁華的推論得到肯定後,反倒更加不解了。

「要是沒察覺,她也就不會對一個有大恩於自己的舊戀人,說什麼死給他看的那些話了。」方羽笑著搖頭,暗嘆袁華的粗心和不解人情。

「那她剛才還那麼使勁幫著他說好話?」袁華的眼睛瞪得更圓了。

「情之一事又有誰能說的清楚呢?更何況她還是個心地不壞的可憐人。」

方羽嘆了一聲後,忽然間沒了繼續聊下去的興緻:「很夜了,你身上也不方便,還是早點休息吧。其他的事,明天路上再說。對了,明天我有朋友要過來幫忙,他身份有些特殊,你說話的時候要多留點神。」

說完話,方羽徑自推門走了。

他身後,只有袁華還在摸著後腦勺在**,「怎麼又和情事扯上關係了?」

叩!叩!叩!

拂曉前的黑暗還未完全褪盡的時候,方羽住的那間客房門外,響起了輕輕的敲門聲。

「柯大嫂早啊,有事?」

方羽一打開門,就看了到門口站著女主人。

「方先生早,真不好意思,這麼早就來打擾你休息,咦!你昨晚沒睡?」

深秋的北方清晨氣溫很低,冷風中聲音有些發顫的女主人剛說了半截話,她那張略顯憔悴的臉上,笑容便已換成了濃濃的驚疑。

方羽低頭下意識的看了看自己剛穿整齊的衣著,笑著應道:「呵呵,睡了個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