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一哥,如果這案子將來查證屬實,那他們將會受到什麼程度的處罰?」

清冷的河岸邊,方羽說完事情原委後,忽然又向一直沉默不語的一哥提出了這麼一個問題。

「來之前我沒想到是個這樣的案子。說實話,這案子論從制度上來說,並不歸我們管。所以現在我也說不好他們會受到什麼樣的處罰。不過一般來說……」

一哥皺著眉說到這裡,忽然停了一下,緊接著他就向方羽反問了過去:「如果查實後,你覺得他們應該受到什麼程度的處罰?」

「老實說,我不知道。」

方羽緩緩的搖了搖頭,清亮的眼眸中有困惑的光芒在閃動:「要是換做以前,我會認為他們至少都該償命,但是現在,我卻不能肯定這樣的處罰究竟是不是最恰當的方式。

另外,最近我也一直在為一個問題困擾,那就是我究竟又憑什麼來評判和對付他們?就憑自己的善惡觀和修為么?如果光憑這些,那我又和他們在本質上究竟有多大的區別?所以這次,我才會請你來幫忙,順便也想請一哥你能給我指點一下這個迷津。」

「什麼?你會為這個而困擾?」

聽了方羽的這番話,一哥的人整個愣住了。

這還是這麼多年來,他第一次遇到有大能力的人為這樣的問題而感到困惑。

霎時間,他皺起了眉頭,人也忽然變的謹慎了起來。

之前方羽給他說事情原委的時候,他本來還有點失望和稍稍的為難。

失望的是,方羽深夜求助,喊自己過來幫忙為的竟是對付一個普通的小礦主。

而為難的是,這案子從嚴格的管轄歸屬上來說,並不方便由他或是由他身後的部門來插手。

當然,有方羽出面,再加上其中也還有別的修行人參與,以及還有續命等特異事件的出現,他要插手也還能說的過去,只是他心裡還是覺得,未免有些大材小用了而已。

可是,等聽了方羽剛才的這些話之後,他卻再也沒有了剛才的那種感覺。

因為從方羽剛才的這番話中,他已隱隱聽出了不少東西。

而這對他,還有他身後的部門,以及現在的方羽,都是很重要的東西,絕對不容忽視。

「從我的角度,恐怕很難幫你解開這個困惑。要是一般人為這個困惑,我會告訴他不為別的,就憑對正義的堅持和對罪惡的痛恨,就可以來評判和對付他們,再不行也可以像我一樣,加入紀律部隊,以法律的名義來懲治這些傢伙。

可是對於你的困惑,我卻知道這些理由還遠遠不夠。

因為你的能力、際遇和環境,決定了這些普通的理由無法讓你釋懷,而你現在給我的感覺,也並不是真正因為這個問題而困惑,而是為你的心將要面臨的選擇而困惑。我說的對么?」

一哥沉吟了好久後,這才斟詞酌句的說出了自己的感覺。

「嗯。」

方羽儘管眼神中的困惑依舊,但臉上卻浮起了欣慰的笑意。

到底,一哥還是沒讓自己失望,他明白自己困擾的根源究竟在那裡。

「一下子,我也不知道怎麼幫你,要不這樣,你換個角度來問自己這個問題?」

一哥注意到了方羽的反應,他心裡不但沒覺得輕鬆,反而顯得更為慎重。又足足猶豫了好一會,他這才在眼前忽然一亮之後,提出了這麼一個建議。

「換個角度?怎麼換?」方羽忽然停住了腳步。

「之前,你不是一直在問自己究竟憑什麼來判定他們的善惡么?既然現在一時找不到答案,那就換個角度,想想那些人,他們又是憑著什麼來肆意妄為,又是憑著什麼將自己的慾望和快樂,建立在別人血淚和痛苦之上的?

這樣可能就會比較容易的找到個答案。而有了答案後,想必你的困惑暫時也就不再是個問題了。

你我都明白,這天地間,沒有任何約束的思想和行為都是極端危險的,你現在能這麼想,令我在很欣慰的同時,也感到很敬佩。

而我之所以能想到、並對你說出這些話,都是基於你上次給我說過的那句話,為人做事,但求無愧我心!」

說到這裡,一哥忽然閉上了嘴,而他那雙精光閃爍的雙眼卻望向了方羽,眼神中有太多複雜的誠意和隱約的審視。

「他們又是憑著什麼來肆意妄為?呵呵,有意思,我想我有些明白了。為人做事,但求無愧我心!我會記住我說過的這句話。這次多謝一哥了。」

方羽仔細玩味著一哥剛說的這番話,眼中的困惑也在慢慢的褪去。很快,就隨著他沖一哥抱拳稱謝的舉動而消失的無影無蹤了。

「呵呵,你我之間,還用的上這些俗套?」

「既然這樣,那一哥就再多幫我個忙吧。」

「你是說姬若雨和柯鵬飛他們?」

問這句話的時候,一哥臉上重新浮起的笑意卻有些收斂了。

剛才聽方羽說之前發生的一切時,他就已聽出了方羽的意思。但是一直都沒明確表態,現在聽方羽明確提出來了,這才開始準備正面回應。

「沒錯。他們過的太辛苦,特別是女主人。」

「這個我暫時沒辦法明確答應你,你也知道,如果我們接手這個事,就一定要在事實和法律的基礎上才能做出合情合理的判定,否則沒法交代。不過我可以答應你,在法理允許的範圍內,一定會盡量幫忙。」

「有你這句話,就足夠了!」

方羽沖神情已有些嚴肅的一哥微微一笑,並沒再說過多的廢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