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出乎預料的,一哥他們在子夜時分就全都回來了。

原本說好為了尊重他們辦案的規矩,先由他們以礦難調查組主要成員的身份去做先期調查,間中由龍隱來負責隨時跟方羽和袁華通報情況的。

可是從中午等到子夜,枯守在旅館內的方羽和袁華都沒等到負責傳遞消息的龍隱,而是等來一哥和他的全部人馬。

只不過隔了大半天的功夫,回來的三人自一哥往下,全都臉色陰沉的像是換了個人。

「一哥,你們查成怎麼樣了?」

見狀已在心裡暗嘆的方羽還沒來得及說話,早已等的上火的袁華就先衝到了一哥面前。

「前晚事故查清楚了。很簡單,就是一次很普通的冒頂事故。出事的就是柯鵬飛和一位礦上的安全員。安全員死了。柯鵬飛已被家屬接回去養傷。」

臉色有些陰沉的一哥說到這裡,忽然深看了方羽一眼,這才繼續說道:「不過,他們有柯鵬飛口述和簽名的事故彙報材料,調查組已經連夜派人去核實了。

礦上這邊,事故現場也已經清理完畢。而且對事故責任人,也就是礦上負責生產的一位副礦長的處罰決定,和出事人員的賠償標準也在會上都定好了。換句話說,這次事故的調查工作已經基本算是結束了。」

「基本結束了?那還剩下什麼?」

這次,是方羽開口了。因為此刻,袁華已經傻了。

「明天一早全組再下井去檢查指導一番,然後等派去找柯鵬飛核實情況的人一回來,如果沒什麼大的變動,這次調查就算完事了。」

有些不合時宜的,臉上泛起飄忽笑意的方羽忽然輕笑了起來:「呵呵,還真是高效率啊!對了一哥,那位遇難者是怎麼個賠償法?」

「事故撫恤金八萬,安葬費五千。說起來標準要比一般情況高了不少。」

「事故原因呢?」

「檢查設備有些老化,不過最主要的原因,就是遇難的那位安全員工作素質不高,平時不嚴格按規章制度進行檢查留下的事故隱患。」

「工作素質不高,平時不嚴格按規章制度進行檢查留下的事故隱患?」這下連方羽都有些把持不住了:「這是什麼屁話!難道他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

「這些都是調查組內那些專業人士的一致看法,如果到了明天沒有新發現的話,這些看法就會成為這次調查的最後結果,寫進報告里去。」

一哥說到這裡,臉上卻慢慢的恢復了慣有平靜。

他知道,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該來的總歸還是要來,避不開了!

果然,原本一直坐在那裡的方羽此時已緩緩站了起來:「一哥,那你準備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既然從這次礦難上,沒法再找到大的突破。那我們就不和他們一起攙和了,今晚咱們就直接下井裡去看看!」

一哥說到最後一句時,臉上已徹底恢復了平時笑嘻嘻的模樣,只不過這次,笑容里充滿了淡淡的澀意。

從早上聽方羽說說起困惑那時起,一哥其實一直都在想辦法,試圖避免讓方羽再直接插手此事。

因為他從方羽那幾句困惑的背後,聽出了方羽猶豫的真正原因。

不錯,以方羽現在的修為,的確已到了隨時隨地都有可能會從形而上的角度,來思索一些事物本源的境地。可這次會連夜將他叫來幫忙,隨後又給他說起困惑的這些舉動,從一哥的角度來看,顯然還帶著另外的一些重要信息。

起碼,這種舉動表示這一些,並不僅僅是方羽自己說的那個困惑那麼簡單。

否則,方羽就不用這麼急著找他過來幫忙,並且當面請教了。

這次方羽遭遇的對手是個普通人。

恐怕這才是給他帶來困惑的最大原因。

因為至此,方羽將要面對的是一個和以往不同的對手。同時也將面臨著一個尷尬的選擇。

出手,就意味著打破了正派修行人都默認的一個潛規則。而這,對現在的方羽來說,並不是件好事。

可要是不出手,顯然又會讓他心氣難平,無法令他自己心安。

所以他才會喊自己過來幫忙。

而這一喊中,即包含著方羽對自己和自己身後部門的期望和信任,也不可避免的,會包含著一些其他的東西。

所以一哥才會在答應接手後,硬堅持自己所謂的辦案規矩,不讓方羽他們再直接插手此事。而方羽也默認了他這個有些生硬的理由。

無他,兩人都明白,因為還有沒說出來的那層意思。

但是現在,一哥發覺自己的這些努力都算白費了。

因為事態的發展,已到了別說方羽,就連他都覺得震驚和憤怒,以及隱隱有些恐懼的境地。

剛才在會上,要不是有他壓著,不用等現在方羽插手,他身邊這兩位比較年輕的同伴,恐怕也早已當場就掀了桌子。

今天,從整個事件的調查過程來看,表面上似乎一切都按正常的程序在有條不紊的進行,每個調查組成員的調查都顯得很認真很嚴謹。礦上也非常的配合,甚至連料想中,被調查一方慣有的推諉和搪塞舉動都沒碰上幾次,可以說調查工作進行的很圓滿,也很順利。

可是就在這一番順利圓滿的背後,一哥和他的兩個年輕同事卻都感到一種令他們全都毛骨悚然,而又焚心似火的憤怒和隱隱的恐懼。

因為整個貌似正常的調查過程中,不管是開會討論還是走訪調查,他們遠比常人敏銳的直覺和以往辦案的經驗,都在時時刻刻的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