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哈哈哈……」

方羽現身的霎那,耳中就灌滿了這片狂暴而又囂張的笑聲。

和面前躺在地上,雙手掩耳的袁華不同的是,除了這轟響在天地之間的狂笑聲之外,他靈敏的雙耳中,還有山下無數人的驚叫聲和哭喊聲的存在。

「你們帶袁華下去安撫住百姓,我上去看看。」

方羽淡淡的話音還未落地,他的人卻已經消失在了原地。

袁華在看到方羽出現的瞬間,就已鬆了提懸在嗓子眼的那口氣,幸福的暈過去了。

一哥皺眉盯著面前山頂上那詭異的場景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飛快的上去抱著倒地不起的袁華,迅速的往後退了下去。

他邊退,還邊給隨後現身,正準備疾沖而上的龍隱下了一道死命令:「龍隱,速退!回去幫我安撫下面的人群,這是命令!」

龍隱心有不甘的停住了腳步,可在目光掃過形容狼狽的袁華後,他這才默默的跟在一哥身後退了下去。

這裡,儘管也算是山腳下。可距離更下面那片相對平坦的棗林還有段頗長的距離,地勢也高出了一大截。所以山腳下,棗林邊沿那些亂成了一團的人群中,人們那種驚慌失措的模樣在這裡能看的非常清楚。

密集的人群,驚慌失措的呼喊和推搡,都讓一哥和他在第一時間選擇了下去疏導和照顧人群。而不是不管不顧的和方羽一樣,一頭衝進山上那片詭異莫名的霧氣里。

再說方羽,當身形拔地而起的瞬間,整晚堵在胸口的那口濁氣就已化作了滔天的戰意,催動著他像流星一般的衝上了山腰,一頭扎進了此時已籠罩了整個山頂的那片殷紅霧氣里。

人一衝進霧裡,無數道酷寒陰冷的勁氣就已挾帶著濃濃的腥臭和霧氣,飛速旋轉著從四面八方向他切削了過來。

而濃烈的腥臭,遮天蔽日的霧氣,更是在他觸及的瞬間,就已將種種的異像和怪音以及強烈的不適填滿了他的周圍。

「臨!」

如電的身形不停,但虎目中精光一閃的方羽口中卻猛地響起了殷雷般的沉喝。

隨著他這聲沉喝,剛還響徹了山峰的狂笑聲嘎然而止。而他身形閃過的地方,一股股清冷狂暴的旋風也平空而起,很快就隨著他身形電閃的軌跡,匯聚成了一大股就像是龍捲風一般的狂暴風旋,只不過眨眼的瞬間,就已捲動著滿山的猩紅霧氣衝上了峰頂。

殷紅似血的霧氣轉眼間就已變的淡薄和模糊,而此時的方羽,卻已衝進了朦朧中露出輪廓的主殿門口不見。

半山腰,二進院落的主殿琉璃頂上,汗透層衣,臉上掛滿了豆大汗珠的巴彥老喇嘛目送方羽如電的身影衝進了主殿。蒼白若死的臉上頓時就閃過了一抹異樣艷紅。

隨即,他跪坐的身形緩緩站起,環視了一眼身邊倒了一地的四位弟子之後,也在黑瘦的臉上閃過的又一抹艷紅里,拔起身形,狂風一般的衝進了此時已變得愈發淡薄了的霧氣里。

血一般殷紅的霧氣和席捲了整個山巒的那種腥臭,在龍捲風一般的狂暴氣旋捲動和吸引下,很快就消失在了漆黑的夜空。

而失去了霧氣遮掩之後,金家洞洞口的那座主殿也再度裸露了出來。

只是此刻,曾經雄偉的主殿看上去顯得有些怪異。

這才不過短短的一會功夫,這裡就已成了真正的懸空寺。因為主殿的門口,當初那個雕樑畫棟的碩大平台,也就是門龕,此時已不見了蹤影。甚至,就連殘磚片瓦都不曾留下一塊。

「兵!」

一衝進主殿的門口,身形依然不停的方羽口中再度響起了又一聲沉喝。

隨著他這次沉喝的出口,依然瀰漫在大殿內的殷紅色霧氣頓時在一聲尖利的空氣厲嘯聲中,就像是被攔腰斬斷了一樣,露出了一道筆直而又細長的縫隙。

隨即,這劇烈翻騰著,分開又隨即合攏的血腥霧氣中,猛地響起了一聲刺耳的慘叫聲。

「啊!」

「秋雨!」

緊接著,就在這聲慘叫聲還沒落地的霎那,一聲更加響亮的驚呼聲也隨即響起。

沒等這兩個聲音落地,如電而至的方羽口中又已響起了怒雷般的喝聲:「斗!」

就在這個斗字炸響的瞬間,殷紅如血的霧氣中猛地響起了一連串爆竹般的勁氣交擊聲。

原本就起伏不停的霧氣在這一霎那,就像是開了鍋一般的劇烈翻騰了起來。

而其中那一連串密若急雨的勁氣交擊聲和空氣的爆鳴聲,伴隨著四處亂飛的森冷勁氣,更是弄的整個大殿似乎都在搖搖晃晃中不停的顫抖。

翻騰不已的霧氣里,不時更有拳大的碎石在亂飛和迸射,有些甚至還能在霧氣的邊沿撞出一溜溜轉瞬即逝的火花。

巴彥喇嘛衝進來的時候,劈面而來的,就是一顆這樣帶著刺耳銳鳴聲電射而來的拳大頑石。

他進來的速度很快,迎面而來的這塊頑石速度更快,避無可避之下,他只有出手阻攔,吐氣開聲的剎那,他一拳就硬轟了過去。

拳出,石碎。

而他也被這頑石上所飽含的勁力給撞的退到了門口。

就在這時,亂成一團的霧氣中,又響起了方羽清冷的喝聲:「滾!」

蓬!

隨著他的喝聲,一聲沉悶的巨響夾雜著一連串乒乓的亂響透出了霧氣。

隨即,激蕩起伏的霧氣中各種各樣的聲響頓時安靜了下來。而剛還像血一般濃稠的霧氣,也在這大殿中安靜下來的瞬間,飛快的消散了下去。

兩盞如豆的酥油燈帶來的昏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