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如果你還不放手的話,你馬上就會知道我究竟憑的是什麼!」

巴彥出去後,方羽平靜的目光中光芒變得越發清冷。

「你真有把我定我的生死?我不信!」

就像是遇到了一個絕大的困惑似的,此時已變成了個二十多歲左右清秀年輕人模樣的五通神嘴裡吆喝著,但眉頭皺的更緊。

不過它周圍的空氣,卻也在它吆喝的瞬間,劇烈的波動了起來。

方羽看它這樣,知道不動真格的它絕對不會死心。所以心念一動的瞬間,洪荒璽便帶著震耳欲聾的清鳴聲,憑空幻現在了大殿的半空。

這一瞬,洪荒璽發出的青色光芒就像一顆絢爛的青色烈陽,光華炸起的霎那,平空幻現的巨大青色渦漩就像來自九天之上的幽洞,幾乎在出現的同時,就已將對面的那傢伙納入了它的控制之中。

「啊!洪荒璽!」

幾乎就在洪荒璽的清鳴聲響起的瞬間,對面的那傢伙就已在驚呼聲中,像一團爛泥一樣的全身趴到了地上。瞬間粗壯了起來的四肢緊緊的扣進了堅硬的地面之中,全力抵擋著頭頂上那巨大渦漩的狂猛吸力。

而它的口中,則不停的發出了求饒式的哀鳴。

這時節,苦苦掙命的它甚至連句完整的話都說不出來。

而此時,就像所有有靈性的奇寶一樣,一直都被方羽深深收斂著氣息的洪荒璽卻像是興奮了起來,就連它發出的連串清鳴聲,都帶著一片清晰可聞的顫音。

可另一方面,和往常不同,洪荒璽這次出現後,幻出的巨大渦漩深處,並沒有像往常那樣傳來任何的奇異聲響。反倒是在幽深莫測的青色渦漩中央,隱約有類似電光般的青白色微芒在無聲的隱現和消失。

「這是我不久前才從洪荒璽內琢磨出來吞靈閃,你覺得憑它,能不能決定你的生死?」

「啊!嗯!啊!」

嘴裡發出連串的短促哀鳴,此時已快要被巨大的青色渦漩收走的五通神拼盡全力,這才在最後關頭終於硬擠出了一句勉強還算是連貫的話語:「服了!饒命!」

方羽淡淡一笑,剛一放鬆洪荒璽的瞬間,就見對面伏在地上的五通神渾身忽然一閃紅光,隨即就向他如電般撲了過來。

可是此刻,它口中卻響起了截然不同的驚叫:「不是我,手下留情!」

隨著它這句驚叫的響起,正撲到半空中的那副身體就猛地在蓬的一聲悶響中炸成了粉碎。

還沒等半空中那副軀體炸開的肢體和血霧四散飛開,此時並沒有完全消失的洪荒璽青色渦漩中就已發出了一道刺目的青色光華,再度照亮了整個大殿,隨即轉瞬即逝。

滋……

一聲輕響過後,大殿內完全失去了那具軀體所有的痕迹。甚至連一絲味道和塵煙都不曾留下。

「這個混蛋,居然比我還狠!活該……」

就在這時,空蕩蕩的大殿的一處角落內,忽然響起了五通神還算清晰的咒罵聲。

但是此刻,方羽的臉色卻變得有些難看。

他沒想到,被五通神控制住了軀體的宿主,竟會是個這麼狠的傢伙。而更令他鬱悶的是,看那傢伙剛才的舉動,襲擊的主要目標居然還是自己。

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恨,才讓他放棄了原本能順利拿回的身體,拼著魂飛魄散,不惜付出將生命的烙印永散在這天地間的代價,而把攻擊的矛頭直接指向了自己呢?

難道就因為自己剛衝進來的時候收拾掉了他那個同伴?

方羽心懷鬱郁難解之下,懶得再去理會窩在大殿遠處那個角落裡像輕煙般飄忽不定的那傢伙,也不去收回依然懸在半空中的洪荒璽,而是徑自來到了擺了一地屍體的供桌旁。

「原來是他!」

翻過匍匐在地的那半截屍體的上身後,方羽這才發現,倒在這裡的竟然是當初那個再三敗在自己手下,卻每次都說什麼赤蓮壇跟你不死不休的那個可笑傢伙。

「這麼看來,剛消失掉的那傢伙就是之前該是那個什麼西山散人了。原來他們的關係竟會這麼好……」

正當方羽在心裡暗自推敲琢磨的時候,被撇在一邊的五通神卻著急了。

「前面就是他們倆做法放我出來的,兩個笨蛋竟然還想控制我來給他們當什麼南路陰帥,真是昏……」

它被佛門的法器封印了數百年,剛解脫後,又白白浪費了莫大的精力去搶別人身體的控制權,然後又在洪荒璽下掙扎了許久,到頭來不但沒搶到已經花了大力氣修正過的軀體,反倒被宿主的瘋狂自爆給逼得強行離體,真可謂倒霉了一晚上。

而現在,身為靈體的它又不敢在洪荒璽的威脅下動上分毫,還要擔心方羽究竟會怎樣處置它,這種種的一切,實在是讓它鬱悶的快要發狂了。

「南路陰帥?」

方羽被它的話說的當即就是一愣。

在他的記憶中,似乎還不曾在任何典籍中見過什麼陰帥一說。倒是在一些傳說和誌異中,偶爾見過有所謂的煉陰兵一說。

不過,那也只是供人茶餘飯後閑聊時的可笑話題而已。怎麼現在又忽然跑出來什麼陰帥了?

「這我也不是很明白,當時只顧著搶他身體了,並沒仔細搜他的魂。對了,方、方、」

「方羽。」

「對了方羽,你要的人我也放了,發瘋的那傢伙也已經不在了,那現在可以放我走了吧?你剛才答應過我的……」

「我說過饒你不死,可沒說過就這麼放你走。」

「那你還想怎麼樣?」

「我想和他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