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章

第二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白雲山上白雲觀在沉寂五十年之後,重啟朝真壇開羅天大醮……」

方羽一跨出打聽到了這個消息的那家小飯館,就被眼前忽然涌動著的人潮給嚇了一跳。

才不過半個多小時的功夫,剛剛還略顯空曠的廣場上,此時竟變得人聲鼎沸,成了比菜市場還要熱鬧的所在。

就像頭頂連綿不絕的秋雨不存在似的,無數由結伴而行的老人們組成的人群還在繼續不斷的一波波湧入廣場,讓整個廣場忽然變得有些古怪了起來。

「這麼多老人,莫非都是去白雲觀的香客?」

方羽目睹眼前的浩大場面,便很快恍然。出了香客,一般情況下,不可能有這麼多老人匯聚到一起,特別是其中還夾雜了將近三分之一還多的各色老女人們。

「大夥都來齊了吧?來齊了先上車,其它的請到這邊買票,快一點,快一點。」

等方羽小心翼翼的擠到自己乘坐的那輛客車邊,就看到堵在門口的司機和站車門下的司助在那裡興奮的嚷嚷。

除了零星有人硬擠過人群,經司機驗證被放上車之外,車門口和提著票夾的司助周圍則圍滿了無數舉著鈔票的人,大夥都在拚命的擠著,嚷嚷著要上車或買票。

司機站的高,所以很快就看到了從人群中擠過來的方羽,在看到他的同時,就大聲招呼了起來:「快過來,快過來,不然等一下就沒座位了。」說完,他不等方羽介面,又忙著沖擠在門口的那群人嚷嚷了起來:「大夥讓讓,這是我們最後一位乘客,等他上了車我們就開始賣票放大家上車,拜託讓讓……」

儘管有些人聽到後,努力的想要讓讓,可是門口的人實在太多,所以車門前依然擠的水泄不通。

漲紅著臉的司機繼續在那裡吆喝和努力,試圖讓擁擠的人流給方羽讓出條道來,可是此刻,方羽卻已沒了上車的念頭。

開玩笑,身前身後,圍著廣場上為數不多的幾輛客車的人們大多數不是大媽就是大爺,甚至還夾雜了不少足以給他當爺爺奶奶的年邁老人,別說現在車就沒法擠上去,就算上去了,等這些後來的老人一上來,他還能坐得住坐得穩么?

既然早晚都是個讓,那還不如現在就直接給他們騰個空位出來呢。

反正他又不著急趕,再說這羅天大醮對他而言,並沒有之前曾感應到,現在依然存在著的怪異大雷劫的氣息更有吸引力,所以他很乾脆的做出了不上車的決定。

「你真的不上來?如果再晚一點,我怕你就算能趕到甲城,也找不到地方住了。這次白雲觀法會,估計臨近三省會有好多香客信徒都要趕出來,再者我也聽說那邊的雨下的比這裡還要大,可別怪我們沒提醒你啊」

就在一臉詫異的司機將他放在車上的牛仔布背包給方羽遞下來時,還在做著善意的提醒。

「不了,多謝大哥。」

方羽笑著接過背包,轉身就準備離開這裡。

就在這時,不遠處的另外一輛同樣是人頭涌動的大客車邊上,人群中忽然響起了一個女人蒼老惶急的哭喊聲:「我的錢,我的錢不見了。」

喧囂的人群頓時一靜,緊接著那邊擠成了一團的人群嘩的一下散開了一些,緊接著,就在剛才那個老女人的哭喊聲里,又有幾個老人也慌叫了起來:「我的錢,我的錢也不見了,口袋也被劃破了……」

廣場上人群頓時一片嘩然,緊接著又接連有幾個地方都響起了一些老人那惶急哭喊聲。都是錢不見了或是裝錢的包不見了。

廣場中頓時亂了起來,很多人都在紛紛檢查自己的身上看丟沒丟東西,也有一些人在憤怒的譴責著小偷和嚷嚷著報警,但更多的老人,卻在一群明顯是同伴的老人大聲呼喊下,手挽著手的開始在廣場邊緣拉起了人牆,試圖阻止小偷的離開。

在那幾位老人的呼喊和指揮下,亂成了一團的人們都自發的開始手牽起了手的拉起了人牆,不大一會功夫,整個廣場就被這些老人組成的人牆給堵了起來。

廣場上漸漸的安靜了下來。而在場的一些年輕人在十幾位憤怒的司機和司助的吆喝下,也大多拿起了司機們提供的棍棒,開始一步步的在人群中搜索了起來。

與此同時,接到了報警的當地警察也正在警笛尖利的鳴叫聲中迅速的接近廣場。

而此刻的方羽,則在心裡暗暗佩服的同時,也催動著他已罩住整個廣場的靈神,仔細搜尋著竊賊的痕迹。

就在第一個老人的哭喊剛開始的瞬間,他就已經開始了搜尋的工作,之所以在察覺到了那十來個竊賊的蹤跡後還未曾動手,卻是因為他發現,幾乎在自己催動靈神探詢的瞬間,人群中也同樣有至少三股足以讓他眼前一亮的神意也籠住了整個廣場。

這讓他倍感驚訝,因為今天,就在這小小的廣場上,不到一個小時的時間內,他竟已發現了至少四個修為水準不在老蔫之下的大方家,其中之前那個未曾直接接觸的年邁老道,水準更是距離剛跟自己分手不久的陰神宗宗主紫薇相差也最多只有一線。

這小小的榆城究竟因為什麼,能匯聚這麼多的大方家?更何況,剛剛發現的這三股神意還明顯帶著巫門的印記。

莫非是為了白雲山上白雲觀的這次法會?那豈不是……

或者也許是為了這奇怪的大雷劫而來?

就因為這些發現和這讓他心裡頓時難安的推測,他在神意鎖定了那些竊賊的同時,並沒有再有任何的舉動。

可能是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