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四章

第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怎麼會這樣?」

一直到杜若蘭從衛生間出來,縈繞在心頭的那種奇妙感覺還未曾消褪乾淨。這讓她很是驚訝。

「敞開了心扉,自然會讓靈神交融。感覺沒那麼累了吧,若蘭?」房間里,含笑凝視著她的方羽回答的卻有些含糊。

「啊?你…賴皮!」杜若蘭一愣後,反倒有些不怎麼開心。

不錯,這兩天的事的確讓她身心皆疲,而現在也真像是換了個人似的精神煥發。但這種方式的恢復卻讓她不喜歡,因為剛才的一吻,她投入了全部的身心和感受。

「那是自然而然的過程,並非刻意而為。剛才我也一樣,否則牽動不了靈神的交融。」方羽恍然的同時,臉上也露出了沉醉似的深情,這讓杜若蘭臉上又泛起了淡淡的紅暈。

「哼,又拿我不明白的東西糊弄我!我說你還到底要不要聽我繼續說下去?」

掩飾般的看了看腕錶之後,杜若蘭這才想起還有正事要辦,於是趕緊掙扎著讓自己認真了起來。

「要啊,你繼續說!」

方羽也認真了起來,畢竟正事要緊。好像到現在為止,他還不知道若蘭要自己趕來的原因呢。

「我這次去首都參加研討會,就是受了乘風的邀請。他說他很想我,想見我。而我,也很想見見他,因為畢竟是好幾年沒見的朋友了。」杜若蘭說到這裡,特意又停了一下。

方羽不理她,只管似笑非笑的等著她往下說。

「而且,他告訴我,我們的導師湯姆森教授也來了,也很想見我,正好他所代表的研究所那邊,有個應邀的空位,所以我就去了。

等大家見了面之後,我才從會議安排和湯姆森教授口中得知,乘風竟然是這次研討會的主角。原來在我回國後的這幾年裡,他憑著自身的努力和畢業後加入的那間研究所的支持,已在學術上成了業內最耀眼的新星。

這次研討會上,最主要的八篇論文中,就有兩篇是他的研究成果,看來他畢業後決定留在國外的決定是對的!

我這次能過去,讓他非常的高興。

可能是這些年事業上的成功讓他變得自信了,也可能是過去見他,讓他重新看到了希望。我去的當天晚上,在和湯姆森教授一起吃飯的時候,他就很突然的借著一個就我和他在的機會,鄭重其事的再次向我示愛。

我告訴他我有了你,我還向他介紹你的基本情況,但是他根本不相信。而且他不但不相信,而且似乎根本就不在意。

不過因為場合的關係,他也沒多做糾纏。只是很奇怪的用一種自信到有些狂妄的語氣對我說,這次他決不會放棄,因為他知道,我註定是屬於他的!

除了他這份出乎預料的自信和狂言之外,在首都的一天多時間內,大家在一起相處的都很愉快。唯一的遺憾是,原本也應邀出席這次研討會的蒙老,也就是我和乘風在大學時的導師,卻臨時致電會務組,因故缺席。

這讓我們都很納悶,因為乘風在回國之前,跟蒙老通過電話,他說一定會來參加的。再者說了,蒙老在國內的神經科中,也是泰斗級的人物,這麼重要的會議他沒道理不來參加。

所以第二天早晨會議的開幕式結束後,我和乘風都給蒙老打了電話。但不管是辦公室還是家裡,甚至是他的手機,全都沒人接,或是提示在關機。這讓我們都非常的擔心。

等到下午研討會的主要議題討論結束後,我和乘風頁又再次給蒙老打電話,結果還是一樣,不是沒人接,就是提示關機。

後來我們急了,開始給畢業後,留在母校的一位同學打電話,還好電話通了。

這才知道學校里出事了。就在我去首都的那天清晨,有位大三的女生從學校的教學樓上跳樓自殺了。而蒙老的孫女青凝,當時正好經過那裡,親眼目睹了慘劇的發生,人被嚇的暈了過去,至今未醒。

校內出了這麼大的事,而青凝又至今昏迷不醒,蒙老作為學校的領導之一和青凝的祖父,又那有心情來參加這個研討會呢?

至於為何連電話都不通的原因,那位同學也很含糊其辭,說可能是社會影響方面的考慮。

這一下我和丁乘風都急了。

因為當年在母校讀書的時候,導師最器重的就是我和他,所以連帶著,我們和他家人都非常的熟悉。特別是當時還在讀中學的青凝,和我關係最好,一直都當我是她的偶像姐姐,而我,也一直當她是自己的親妹妹一樣。

所以一聽她從出事後至今都昏迷不醒,我在首都待不住了,反正本來我也不是正式的與會代表,該見的人也都見過了,所以在得到消息的同時,我就決定連夜飛過來看青凝和蒙老。

誰知丁乘風也說要過來。

可是他身為研討會的主角,當時實在沒辦法因私事而離開。所以只好等第二天會議結束後再過來。

反正當時我心裡很亂,也沒在意他到底要什麼時候過來。我是當晚就飛過來了。

可誰都沒想到我的不請自來,卻給蒙老和青凝帶來了更加意外的打擊和突變!」說到這裡時,杜若蘭的眼中又有淚光在閃動,臉上也充滿了深深的懊悔和自責。

一直在凝神細聽的方羽目光一凝:「怎麼?」

方羽的凝視像是一道清泉,緩緩撫過杜若蘭繃緊的心弦,讓她劇烈波動的心再次平穩了下來。

而訴說,也隨即開始。

「那天,我九點多下的飛機,一出機場,我就直奔學校的附屬醫院。因為在電話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