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章

第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小方,怎麼樣?」

一直屏著呼吸,強壓著心頭焦急的蒙老一看到方羽睜眼鬆手,就馬上低聲問了起來。

「從脈象上來看,脈細弱而虛弦,基本符合她受驚過度的癥狀,情況不是太好,但生機未絕……對了,蒙老,青凝以前性格是不是比較內向?」方羽沉吟了一下,開始斟酌著轉變話題。

「小方,你的意思是你能治好青凝?」此時的蒙老那裡還顧得上回答他的問題?

「嗯,看她脈理,應該可以。不過醫案我還需要點時間再斟酌一下,另外…」

「你另外還需要什麼?」聽到孫女有救,激動不已的蒙老夫人衝過來打斷了方羽的話。

「另外,青凝也需要點時間恢復一下。」方羽此時已收斂好了波動的心境,臉上重新浮上了微笑。

「青凝需要時間恢復一下?」蒙老心理也和家人一樣的激動,但他還能保持冷靜。

「是這樣,如果蒙老能放心的話,等下我會給青凝用針灸調理一番。調理之後,她大約會安靜的睡上三天左右。而我,也正好也可以用這幾天時間來好好推敲她的醫案。不過在此期間,蒙老你要保證按她身體正常需要的三倍來提供必要的營養和能量,三天之後她就可以接受治療。」

「三倍?這不是問題!不過調理之後,她真能安靜的連睡三天?」蒙老的臉上,此刻希望與擔憂交替變換,但視線卻牢牢的盯著方羽,眨都不眨一下。

「能的!因為經過針灸刺激和調理後,這三天里她的身體機能開始全面恢復,體能消耗會非常大,所以會安靜的一直睡到身體恢復過來才會醒來。」

「那好,現在青凝就拜託給你了,小方……」方羽臉上自信的笑容和肯定的回答,很快讓蒙老臉上的諸多表情變成了激動和明顯的感激。

「等一下,老師!」就在眾人都激動不已的時刻,方羽身後響起了丁乘風同樣壓低了的聲音。

「乘風?」蒙老詢問的目光和眾人一樣,停在了丁乘風的臉上。

「老師請梢等一下,我有個問題想請教方羽,請教完了再讓他給青凝針灸也不遲。」丁乘風在眾人的目光中顯得很從容,也很認真:「方羽,不介意我問個問題吧?」

「當然,請!」

「方羽你這麼有把握能治好青凝,我和老師一樣都很高興,就是不知道在你的診斷里,青凝得的到底是什麼病?」

「對了小方,你的診斷里,青凝得的這是什麼怪病?」一看老師在丁乘風說話之後,眼裡頓時流露出的迫切和猶豫,杜若蘭無奈之下,搶先問了出來。

方羽從丁乘風前面開口,就知道等著自己的不會有什麼好事。現在一看,果然是個令自己頗為尷尬的問題。

「這次受驚太甚,加上平時思慮過度,肝氣不暢,致使心脾心肝皆虛,引發的急性綜合症。」

臉上繼續保持著自信的微笑,方羽在心裡暗惱的同時,很快給出了這個似是而非的回答。

沒辦法,眾人都是醫學上通家,不馬上給出個勉強能解釋過去的答案,怕是很難讓他們接受自己展開下一步的治療。

反正,方羽總不能開口告訴他們,躺在床上的青凝是被人附身奪舍給鬧成這樣的吧?

「心脾心肝皆虛,引發的急性綜合症?西醫中對應的病理反應是?」丁乘風雙眼緊盯著方羽,重複的語氣中流露著明顯的疑問。

「這是我們中醫的說法。丁博士你也知道,我沒接受過現代醫學的系統教育,西醫中對應的病理反應我也說不太清楚,不好意思!」方羽微笑著,軟軟的把他的疑問堵了會去。

本想繼續追問的丁乘風眼神明顯一滯,一下子不知道該如何應對。

方羽卻在堵了他之後,失去了和他周旋的性質:「蒙老,如果放心的話,我現在就想給青凝下針。」

「好的,小方,青凝就拜託給你了。走,大夥都先出去。」蒙老眼中的猶豫一閃,隨即就咬牙做出了決定。

眼前的床上,青凝那青灰色的臉色和她此時安靜的模樣,促使著他做出了這個有些冒險的決定。

「方羽,我在門口等你!」暗鬆了口氣的杜若蘭在臨出門前,給了方羽一個鼓勵的眼神。

方羽輕輕點頭,同樣給了她一個充滿信心的笑容。

刷刷的聲響中,方羽幾下拉開了被封住的窗帘。

外面,天色已是黃昏。

西斜的殘陽將帶著暖意的餘暉灑落在床頭,讓過針後的青凝臉也帶上幾許紅潤,她睡得很安靜。

方羽臨窗眺望,心裡也如這暮色一般,輕鬆中帶著淡淡的惆悵。

儘管他對蒙老他們隱瞞了青凝的真實情況,但在救治的程序上,卻並沒有欺騙他們。此時沉睡過去的青凝,在神識暫時擺脫了附身邪靈的困擾後,身體正在開始本能的恢復。而他下針的目的,就是要利用高明的針法,更進一步的促使她這種本能恢復的強力加速。

由於若蘭的關係,他不想在蒙老他們面前讓自己的秘密曝光。

而在另一方面,蒙老他們對中醫的排斥,也讓他從開始,就做好了為中醫正名的準備。畢竟,不管他再怎麼超脫,再怎麼看的開,他到底還是純正的醫家子弟。

再者,促使他現在只用針灸做出這暫時性治療的原因,是因為剛才的接觸中,他還沒徹底摸清青凝體內附體邪靈的本事和根底。現在青凝的安睡,只不過是邪靈的神識,再度因識海中響起的風吟陷入了休眠而已。

一旦他試圖用自己龐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