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四章

第十四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小蒲,怎麼沒回去休息?」

突然竄出來的人影並沒有引起方羽的驚訝,實際上,樹蔭下的人影剛一動的時候,他就已經了來者是誰。

「方…方先生,我……」和前面一樣,蒲忠義顯然還是找不到合適的稱呼來稱呼方羽,這讓他再度變得局促了起來。

「不用那麼客氣,我也大不了你幾歲,你還是直接喊我名字吧,咱們各論各的。」方羽手掌一翻,收起紙鶴的同時,微笑著開始替他解圍。

「方先生,青凝她真的不會有事嗎?」方羽的溫和顯然讓蒲忠義也輕鬆了不少,他終於把盤旋在心頭的話問出了口。

從沉睡中醒來,緊接著還依然驚疑莫名的他就被他們不由分說的安排了個任務,送杜若蘭回去休息,完了之後,他也回去好好休息。

可是在遭遇了這麼多之後,他那裡還肯老老實實的回去休息?就算回去了,躺到床上也睡不著啊……

所以在送杜若蘭回了賓館之後,他就悄悄來到了醫院的門口,耐心的等著方羽出來,準備私下裡當面向方羽問個明白。

因為通過今天這一系列的波折,他算是已經隱約看明白了,青凝的安危,還就要落在這神秘莫測的方羽身上才行。相信憑著自己父親和他之間的那點淵源,自己私下裡當面問的話,應該不會騙自己。

就這麼著,他來到醫院門口的樹蔭下,準備不管等多久,都要等方羽出來問個明白再說。結果沒想到剛等了一小會,方羽就出來了。

「真的不會有事,你還是早點回去休息吧,我估計你父親也該醒了。」

「那現在青凝她……」

「她現在睡了,所以連我都要回去休息。放心回去吧小蒲,她沒事的。」

方羽看著他局促和緊張的樣子,腦海里忽然泛起了當年自己初登唐麗君家門時的那種緊張和局促,不由得語氣更加溫和了。

「那青凝就全拜託方先生了!」看到方羽再三給自己保證青凝不會有事,深深鞠躬的蒲忠義心頭的大石終於落了一半在地。

「不用客氣了,快回去休息吧,今晚你也夠辛苦的了。」方羽含笑,不避不讓的受了他的禮。

「那我就回去了,方先生您也早點回去休息。再見!」又深深鞠躬後,蒲忠義壓下心頭其它的疑問,轉身離開了。

原本,他還想問問今晚前些時候,病房裡那一場詭異的遭遇究竟是怎麼回事呢,可是一看方羽根本不提,所以他也就把這個疑問強壓了下去。

因為這麼多年來,儘管他對自己父親一直神神秘秘弄的那些東西不太相信,也對父親硬逼著自己學的那些私心裡有些抗拒。

但是從小到大,這麼多年下來,也多多少少的記住和驗證了一些東西,心裡也隱約承認了其中一部分的確有些匪夷所思的效果。

因此,他從昏睡中醒轉後,也一直在留心,看方羽會不會用一些自己根本不能察覺的手段,明裡暗裡的抹去自己今晚的這段記憶。

但是,從頭至尾,方羽卻沒有這樣的舉動,這讓他在越發敬佩方羽的同時,心裡也暗暗做了個決定。

要知道,在他自己從父親那裡得來的灌輸中,幾乎所有在平常人面前施展了手段的修行人,都會在事後做必要的處理,甚至有些極個別的,還會用非常極端的手法來保持自身的安全和隱密。

所以,他這次來醫院門口悄悄等方羽的行為,除了要問清楚青凝的安危之外,也有自己送上來門來,任方羽隨便處置這段記憶的意思。

就算來之前,他心裡也早已清楚,能讓父親那麼大禮參拜的方羽,如果真要抹去自己這段記憶,只不過是件輕而易舉的小事,根本不是自己所能察覺或是反抗的問題。

但他,還是很從容的來了。因為這在他,也是一種態度,一種源於自尊的態度!

「再見。」看著他遠去的背影,方羽無聲的笑了笑。

「方羽你回來了?」

房門輕輕一響,外面的方羽還沒推開門呢,在沙發上假寐的杜若蘭就已經醒了。

「若蘭?你怎麼會在這裡?」方羽一看到她在屋裡,一愣的同時,心跳有些加速了。

「在等你回來啊……」迎過去的杜若蘭開口的同時,也察覺到了方羽眼中一閃而過的那抹疑問和慌。她心裡恍然的瞬間,故意放慢語速改變了話題:「傍晚我們出來的時候,我給老師他們打過招呼,不回他們家住了。」說到後來,她不但聲音越放越低,就連臉色都微微浮上了一抹紅暈。

「那你…,」

方羽心頭一顫,一句話差點衝口而出,「那你住那?」幸好被他及時醒悟,猛地給硬咽下去了。

「那你登好房間了沒?要是沒登好,我現在過去幫你登。」這句話說完,方羽都沒發覺自己額頭上已微微見汗,素來沉穩的心更是噗通噗通跳得很亂。

「撲哧」一聲,剛還低著頭,看似嬌羞無限的杜若蘭此時卻忍不住笑出聲,一時間笑臉如花,笑得眯起的雙眼也迎上了方羽愣住的目光:「木頭!人家逗你呢,房間我早登好了,就知道亂想……」說到後來,她的聲音又在臉色微紅的同時,慢慢低了下來。

「呵呵…。」聽了她的這番話,一時間方羽也不知道該惱還是該笑,只好摸著鼻子癟笑著打呵呵。

「就知道傻笑…木頭。」

嘴裡用幾不可聞的聲音嘟噥了一句後,她鬼使神差的衝口又低聲多問了一句:「如果我真的沒登呢?」話音未落,她的臉上早已紅霞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