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啊!」

沒想到他剛把名字報出,準備出手的前夕,對方就輕叫了一聲,滿臉都擺出了一副震驚的樣子。

方羽眉頭微皺,發現自己竟分辨不出對方現在施展是那種法門。

「原來你就是讓紫薇姐通令全宗,不得為敵的那個小鎮方羽。嘻嘻,真是幸會!」就在方羽還沒反應過來的瞬間,瑪利亞那張俏臉上的驚容已換成了微帶好奇的如花笑顏,不但如此,她同時還用道門的禮儀再次給方羽見了一禮。

饒是以方羽下定的決心和心靈的堅凝,到了此時也經色變:「此刻你居然還能笑得出來?」

「能有幸見到連紫薇姐都頗為欣賞和顧忌的少年俊傑,我為何笑不出來?」似乎很是不解的她臉上依然還在微笑。

方羽見狀一陣頭疼,自出道以來,他還是第一次遇到臉皮這麼厚的女人。都到了此時此地,居然還能在自己面前笑得這麼無辜。

不過,這還不足以讓他束手:「我可不覺得這有什麼可笑的!出手吧,不然我要動手了。」說到最後,玄功九轉,方羽虎目中已是一片森然。

「為什麼要動手?我究竟那裡……」臉上還帶著殘存笑意的她剛說到這裡,方羽點出的一指已到了她的眉心。

她身體微微往後一退,貼到額頭的手掌心已中了方羽一指。她高挑的身體頓時如中雷擊應指而飛,在一聲沉悶的撞擊聲中,重重的砸到了牆上。

「為什麼不反抗?」一指點出後,心頭一亂的方羽沒有再出手,而是面色怪異的盯著正從地上掙扎著爬起的女人喝問。

「為什麼要反抗?」搖晃著努力的站穩,瑪利亞伸手抹著鼻孔和嘴角滲出的血跡,面色慘然的澀聲反問。

「你以為你這樣就能讓我放過你?」

方羽儘管面色還竭力保持著森然,可是心裡,卻已經開始暗暗叫苦,這女人的膽子之大,心思之狠,臉皮之厚,實在是已經超出了他所能理解的範疇。

剛才自己點出的那一指,就算是全盛時的陰神宗宗主紫薇對上,也不敢有絲毫的大意。而面前這女人,要命關頭竟敢毫不反抗的以身相搏,賭自己不同在這種情勢下痛下殺手。儘管在自己一時的惱怒下還是吃了點苦頭,可最終還是讓她賭贏了。

因為方羽在點中她手掌,發現她居然沒有絲毫反抗的瞬間,吃驚之下收回了九成氣機。不然她怎麼會在中招後還能站穩?

「我流出的鮮血已經告訴我你不會。不過在你再次動手前能讓我知道為什麼嗎?我自問從不曾見過你,更不曾和你結下仇怨。就算是前面你突然無禮的闖進來,我也不曾有失過禮數,即便是剛才,我也謹遵紫薇姐的嚴令,沒有和你對抗。下面同樣也不會,只求你能給我個解釋,讓我死得明白一些。可以給我個理由嗎?」

瑪利亞說出這番話的時候,依舊是那麼楚楚動人的無辜樣子,臉上凄然的笑容在此刻更是有著說不出來的幽怨和哀傷。

「理由?」

方羽此時微亂的心神已經平靜了下來,本還提足了精神防備她又耍什麼花招,卻沒想到她竟問出這麼一個白痴的問題。

方羽冷笑了起來:「如果你一定需要個理由,那我就給你個理由。」說著話,他伸手就往病床上的青凝身上點去。

「慢著!」瑪利亞卻在這時出聲攔住了方羽。

「你不是要理由么?我現在就讓十七號當面給你說!」方羽的臉上浮起了淡淡的譏笑。

「原來你是為了她,我明白了。能先請問下她是你什麼人嗎?」令方羽沒想到的是,面色慘白的瑪利亞,臉上的笑容和她那雙深藍色雙眸中譏諷的味道居然比他還要清晰幾分。

「她之前是我的病人。」

方羽這話出口後,心裡暗暗叫遭,怎麼這回答給自己的感覺像是自己在為了爭病人而大動干戈?

不過隨即他又鎮靜了下來,任她狡計百出,最後不爭的事實都會讓她束手就縛,這個結局是不容置疑的。一時言辭上的得失,自己又何必斤斤計較?

咦?今天自己這是怎麼了?面對她的短短一會功夫里,竟是如此的患得患失,進退失據?難道這還是平時的自己么?

想到這裡,方羽微微吸了口長氣,一顆心頓時定水無波,就連雙眸都顯得愈發清亮了起來。

「果然不愧是連紫薇姐都要顧忌三分的方羽,這麼快就調整了過來。不能不讓人佩服!」

一直注意著方羽的瑪利亞顯然也看懂了方羽的變化,原本已到了嘴邊的話隨著她認真了起來的面色,也變成了另一種味道。

方羽微微一笑:「還要理由么?」

「要,不過是別的理由。」此時的瑪利亞一改之前楚楚可憐的模樣,雙眼中閃起堅定的光芒。

「哦?」方羽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等她再次發招。

「方羽你是執法者?」

「不是,我只是個閑人。」

「那我來了之後,可曾做過傷害你病人的事?」

「也沒有。」方羽答到這裡,已大約猜到她想幹什麼了。不過關於這系列問題的最後答案,他已經想好了,所以並不在乎她的問題。

「那麼,你到底憑什麼來傷害我?管我的事情?」果然,不出他所料,她最後的目的終於說出了口。

「就憑我作為一個人對生命的尊重和堅持,理由足夠了么?」方羽的聲音鏗鏘了起來。

「如果是這樣,我無話可說,你動手吧。希望摧毀我這條性命,能讓你對生命所謂的尊重和堅持能夠得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