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方羽,想不想知道我束手待斃的原因?」

就在方羽剛要動手的時候,蝴蝶夫人瑪利亞忽然又睜開了她閉著的眼睛。

「哦?說說看!」

方羽淡淡回應的同時,還是一指頭輕輕點上了她的眉心。她身體微微一晃,雙眸中深藍色的光芒暗淡了下去,這讓她的人也像是頓時老了好幾歲。

「你夠狠!」

眼眸中閃過一絲怨毒後,她的臉色再度恢復平靜:「因為今晚,你的確有殺我的實力和機會,而我又的確不想這麼早就死,所以我選擇了束手,來賭我的命。現在看起來,還是我賭贏了。」

「現在我要殺你豈不是更方便?」方羽心頭暗暗搖頭的同時,淡淡的刺了她一句。

「你不會了!因為你之前說過了,你是為了對生命的尊重和堅持,所以不肯放過我。既然剛才你沒殺我,現在你自然更加的不會。不過我相信,晚些時候,你就會開始痛恨錯失了你這輩子唯一能殺我的這次機會!」

「你這麼確定?」方羽的眼神微微凝重了起來,因為眼前這鬼女人說這些話的時候,一副自信滿滿的樣子,不像是在隨便說笑。

最主要的是,因為方羽知道,自己心裡現在的確一點都沒有要殺她的意思。

「當然。而且我還敢肯定,過不了多久,你就會把我交給警方。很可能還是比較特殊的部門,因為只有這樣,你才覺得對方有足夠的能力和背景來定我的罪,對吧?」

「嗯,儘管我不知道你是怎麼猜到這些的,但是不得不承認,你說的這些都沒錯。」

方羽聽到這會心裡都有些吃驚了,因為他清楚的知道,剛才這些話完全是這鬼女人憑著本事推測出來的,和其它秘術之類的法門根本沒有關係。

「如果僅僅就是這樣的話,那我再提醒你一次,乘現在還有機會,馬上殺了我,否則你稍後鐵定會後悔!」

「我什麼會後悔?」方羽的眉頭微微皺了起來。以他的聰明,自然不會笨到去問出什麼就憑你陰神宗外堂客座長老這類的蠢話。

「因為我不是別人,因為我是心理學,國際法學雙料博士,世界知名的第一流催眠大師,蝴蝶夫人瑪利亞·藍,而不是只有你和有限的幾個人知道的陰神宗客座長老!

而你和你的警察朋友,卻沒有任何一樣可以拿出手的證據,來證明你所謂的十七號存在,更不可能有證據證明我和此事之間有任何的關係。」

「所以,你就說我會後悔?因為你覺得你可以憑著你所說的這些很快就能沒事?」皺著眉頭的方羽聽到這裡,連雙眼都開始微微眯上了。

儘管嘴上不承認,但是現在他心裡已對著女人說的這些有了幾分顧慮。

「不是可能,而是肯定很快就會沒事!要是你不信,或者現在就殺了我,或者就跟我打個賭如何?如果我在三個月,不,就一個月好了。

如果我不能在一個月內順利脫身回去,我就把跟十七號所有相關的一切都坦白給你們的政府,包括那些最尖端的資料和我們秘密基地的位置。

要是如果我能在半個月內安全脫身,我的要求也不高,只要你答應到我的蝴蝶宮來陪我一起住三年就行。怎麼樣方羽?敢不敢跟姐姐我賭這一把?」嘴角含著微微的盪意,就連雙腮都浮起了艷紅的瑪利亞說到這裡,深藍色的雙眸中原本暗淡的神采都飛揚了起來。

方羽心裡一陣惱火。

因為他知道,自己還真不敢答應這個賭約。她分析的這些情勢中,包含了太多他能力範圍之外的不確定因素。而每一種不確定因素都有可能導致她所說的一切,變成冰冷的現實。

「你告訴我這些,就不怕我現在就搜你的魂?」

方羽問出這句話的時候,心裡的確是非常非常的意動。只要她回答的時候稍有一絲動容,已經有些急了的他就準備悍然用秘術搜她的魂。

「怕!怎麼能不怕呢?所以剛才在等你動手之時,我已準備好了陰神宗秘傳的獨門禁法。七天之內,一旦遭遇搜魂之類的秘術侵襲,就立刻自爆斃命,拼著魂飛魄散,也不會讓你們得意。不知方羽你信不信我陰神宗有這樣奇怪的法門?」看到方羽在自己言辭的攻擊下,再次慢慢陷入窘境,瑪利亞眼中的光芒更盛。

被她連番出乎預料的鋒利話語給逼起了戰意的方羽,這時忽然注意到了她嘴裡不停說出的這個死字,心裡頓時恍然。

這廝說來說去,到底還是怕死,不然她又怎會束手就擒?現在又一直不停的東拉西扯,最終目的無非還是想扳回這一局。如果對落入警方手裡的結果沒顧忌的話,又何必再費口舌?

好,既然你想用這種方式玩把戲,那我就再給你個表演的機會!

「信,怎麼能不信?既然你這麼處心積慮的提醒我,一心想我現在就動手。那我要是一直都拒絕,豈不是顯得太虛偽?這樣吧,既然你這麼愛賭,那麼咱們來賭一賭好了,咱們讓十七號醒來,讓她來來對你的生死做個判決吧,你猜你的結果會是死還是生?」

「什麼?方羽,這不公平!」束手就擒至今,瑪利亞臉上終於真正變了顏色。

從開始到現在,她所依仗的,也不過是君子可欺以方這句老話而已。因為方羽的年輕和他那種在她眼裡有些可笑的正直和執著,讓保持著弱者姿態的她在這段時間裡,一直隱隱站著上風。

其中有好幾次,都讓她隱約看到了勝利的曙光。這讓她越來越堅信,只要再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