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二十一章上

第二十一章上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偷空先發上半章,等回頭再補齊,可不是為了騙點擊哦。

---------------------------------------------------------------------------------------

「方羽你站住!」

就在方羽即將踏出房門的前夕,身後再次傳來了道遠的喝聲。

方羽猛吸了口氣,壓下心頭的激蕩,回頭側身,雙眉微揚的同時卻並沒有吭聲。

「無量壽佛,這件事貧道並不知曉。不過你放心,如若真有其事,兩天內貧道就會敦促主持做出相應的補救。另外,廟裡的事貧道也會在近期儘快解決。但是,廟裡其他的一切會依然照舊!」

道遠站在茶几後,剛開始說這番話的時候臉色很不好,但是說到後來,卻已漸漸的恢復了正常,甚至到了最後,神情之間淡淡的很有些平靜。只是話語之間,意思卻依然很強硬。

方羽聽完,默然點了點頭。人家能答應到這個地步,他就不想再多說什麼了。

因為其他的,即便是說了,也是閑的!

就在他轉身準備離開時,身後又傳來了道遠的追問聲:「那位老師的名字?」

方羽腳下一緩,轉身答道「他叫趙中平。」

這一次,道遠也只是默默的點了點頭,並沒有再多說什麼。不過,人倒是從茶几後轉了出來。

意思很明顯,他也沒什麼興緻留客了。

方羽看他這樣,那句到了嘴邊的話也就咽回了肚子,微微點頭示意後,轉身拉開了房門。

「師叔,董小姐她……咦?」

門一推開,就在遠處道場上傳來的那些聲響陪伴下,有人鬧了個小小的誤會。

門口有位身穿杏黃色道袍,頭戴五梁法冠的中年道人正準備敲門,結果門忽然一開,他以為開門的是道遠,所以便在沒細看的情況下,就趕緊稽首稟報。誰知說了兩句後,他這才反應過來開門的人不是道遠。結果一下子鬧的有些紅臉了,甚至就連說話也有些倉皇和結巴了起來。

不過,方羽可不是他。

門一推開的瞬間,方羽就已將門口的情況一覽無餘了。

這位正準備敲門的中年道人身後,七八米之外的地方,還站有一大群的人。

這群人中間,領頭的儼然就是早先方羽在大殿中碰上的那個墨鏡女人。

墨鏡很大,再加上她垂下額頭的劉海,讓人猛一看上去,印象最深的就是那黑黑的墨鏡。

墨鏡女人依然被五六個道人圍在中間,她身邊那位保鏢似的半百老人也依然跟在她身後。

不過很顯然,這位清瘦老人不管在什麼地方,都依然保持著足夠的警惕。所以剛才門一開的瞬間,他便已從女人身後搶到了那女人面前。光天化日之下,他的速度依然快的令人眼前只是一花。

直到這時,站在方羽面前的這位中年道人口中才吐出後面的驚疑:「咦?施主你……」

「咦,怎麼又是你?你……」

還沒等那位有些結巴了的中年道人把話說完,一高一矮兩個胖子又從墨鏡女人的身後兩側閃了出來。不過這次說話的卻是那位個子矮一些胖子。

而且很顯然,他開口的時候,似乎還記得方羽曾有塊玄木牌,所以語氣並不算太惡劣。

方羽淡淡一笑,先壓下了心頭浮起的那縷疑惑。然後不等他把話說完,便點頭應付了起來:「是啊,真巧,又碰上……!」

邊說,他邊往前繞行。不想過多接觸的意思表露的清晰無疑。

還好,對面這些人都看懂了他的意思,紅了臉色的中年道人和那個胖子也都不再說話了。

這時,道遠矮胖的身影出現在了門口。

於是,眾人的目光和注意力一下子又全都被吸引到了道遠的身上。

「師叔!董小姐一定要來拜見你……」

「妙清主持,面前這位就是道遠道長?」

「道遠仙長,縣裡讓我和老王陪董小姐來看您老人家了……」

雲房門口驟然熱鬧了起來。

方羽無聲的笑笑,無聲無息的從容離開了那裡。

一拐過老君閣,遠處道場里傳來的聲響便一下子就清晰了起來,鑼鼓聲,嗩吶聲、金鈸聲、法鈴聲,各種法器的聲響以一種有些特別的節奏,夾雜在那一片低沉而又綿長不絕的誦經聲里,聽上去很有一番神秘和空靈的味道。

空氣中,那一片儘管看不到,但依然能讓人全身心都受到包圍和滌盪的波動,也已變得清晰和強烈了許多。起碼,在方羽的感覺中,普通信眾在這個強度範圍內,已經沒了再繼續保持清晰的可能。

一步步從容前行,空氣中波動的強度也一點點的強烈。

等他走到第三進院落的院門時,那種強烈到能讓他的氣機也開始躍躍欲試的波動便和整個院落都清晰的出現在了他面前。

站在這邊放眼望去,院內幾乎所有能讓人存身的地方都黑壓壓跪滿了人,而且不分男女,也不分老幼,幾乎所有跪著的人全都用一個很令人吃驚的姿勢,直挺挺的跪著,連一個跪坐或是斜歪的人都沒有。

就在眾人滿面紅潮,興奮而又專註的痴望著地方,大殿門口的高台上,身披杏黃道袍,頭戴青色高冠,一臉肅穆,手持明晃晃松文古劍的老道清虛正一邊口中長吟著經文,一邊全神貫注的在五尺法壇之後竄躍跳動的以罡步舞個不停。

隨著他腳下步伐的變動和手上長劍和指訣的變幻,他身後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