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二十一章下

二十一章下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

「對不起,你所撥打的電話已關機或不在服務區……」

「奇怪,她怎麼還沒開機?」

賓館的房間里,方羽略帶訝異的放下了手機。

原本,他還以為在離開這裡之前就能和杜若蘭燙完這通電話堡的說。這樣的話,就算再次把手機的電給打沒了也不怕,可沒想到,她居然到現在都還沒開機。

可按理說她早該到家了啊,莫非是忘了開機或是她的手機也正好沒電了?

「叩叩叩!」

就在他正尋思的時候,房間門被人輕輕敲響了。

他一愣,還以為可能是賓館的服務員。誰知門一開,卻發現門口站著的是一位根本不認識的中年男人。

「方羽?小鎮方羽?」

還沒等他說話,門口的這位中年人卻先開口了。而且方羽還注意到,面前這位猛看上去找不到任何特點,普通到一轉眼就能被人給遺忘和忽略的中年男人儘管是在問話,可語氣口吻中卻完全像是在禮貌性的確認。

方羽心下頓時恍然,他淡淡一笑:「是我。你是?」

中年人臉上也浮起了淡淡的笑意,他眉毛一揚,不答反問道:「進去說?」

到了這時,方羽心裡已隱有所得,他笑著一側身:「請進!」

關上門之後,還沒等進來的中年人開口做自我介紹,方羽便已笑著先開口了:「閣下怎麼稱呼?一哥近來還好吧?」

「哦?哈哈,方羽果然不愧是方羽。陸鳴來的魯莽,還請小方不要見怪才是,一哥最近一切都好,正在全力培養小孟呢。

中年人微微一愣,隨即便在眼神微凝之後的大笑中,開始跟方羽正式抱拳見禮。

「原來真是陸兄,久仰大名啊,呵呵。」

方羽一聽他果真如自己所料,就是一哥那個部門的人,而且還是那個陸鳴時,也不由的雙目一亮,正色抱拳道了一聲久仰。

儘管因為內部紀律的規定和限制,一哥和孟勝藍在和方羽的交往中,不可能跟他過多提及單位內部的情況,但在彼此相對有些頻繁的接觸中,偶爾也會接觸和介紹到一些他們的同伴,其中像楊冰和龍隱這些負責外勤的兩位幹將,方羽跟他們更是直接有過接觸和交往。所以老實說起來,對其中最主要的十二位外勤人員並不是非常的陌生。最起碼,也曾從一哥他們能隱約的了解過一些。

而就在這不多的了解中,陸鳴這個名曾給方羽留下了足夠的印象。因為從一哥以及孟勝藍不多的幾次言語中,方羽敏銳的注意到,這位陸鳴,似乎是一哥他們那個部門的外勤人員中,除了一哥之外歲數最大的人,似乎也是除了一哥之外,最有影響力和最深不可測的一位。

在一哥偶爾提及的口吻中,這位被他們內部人員戲稱為凡人哥的陸鳴儼然就是這個部門裡,除了一哥之外最主要的話事人,換句話說,也就是一哥不可或缺的副手。基本上,在一哥受傷困守在總部的這些年裡,基本上所有的外勤事務和人員都由他來負責主持協調和安排,而且每一次都能給安排的妥妥噹噹,基本上沒出過什麼紕漏。也因此而在這個部門內,擁有著基本差不多能和一哥比肩的人望和影響力。就一哥的話而言,基本上,如果不出意外的話,用不了多久,他將是替代自己的最佳人選……

而在孟勝藍似有意似無意的隱約提點中,方羽發現,除了一哥偶爾泄露出的這些之外,這位被同伴稱為凡人哥的陸鳴,似乎還是這個部門內實力狀況最模糊,也是最深不可測的一個人,好像除了一哥似乎略有所知意外,部門內其他的同伴似乎並沒有幾個人能確切的說清楚他能力的範圍,反正不管什麼情況,但凡他參與的事件,不管當初是個什麼狀況,反正每次到了最後,能站到最後的人裡面肯定會就會有他。

更難得的是,平常的日子裡,擁有這般實力的他除了對此略有些隱諱之外,其它時間給眾人的感覺則更像是一位寬厚可親的中年大哥,閑暇時節,孤身一人並沒有家庭拖累的他那裡,幾乎成了他們部門內,這些個性獨特甚至個別時候算得上桀驁不馴的一眾外勤幹將們都愛去的一個所在。

在他那裡,只要他有時間,每一次去的人幾乎都能早充分滿足自己口腹之慾的同時,也能從他精心照料的那些植物,以及眾多品類繁複但又不失精典雅緻的收藏中獲得足夠多的熏陶和享受,若是喜歡音樂的話,則更有可能會不時的遭遇到另外一些出乎預料的驚喜。

基本上,如果不是對他身份非常了解的人,幾乎沒有什麼人能在跟他接觸的過程中會發現他的與眾不同。面對他做出來的那些菜肴,以及他對烹飪方面的熟悉和了解,你可能會覺得他應該是個手藝高超的大廚。或者,從他那些品種繁多而又質量頗高的收藏品,以及他豐富到足令大多數所謂的專家汗顏的古玩鑒賞能力和見識中,令你判定他十有八九可能就是個考古界的專家,或者,他對音樂的了解和素養會讓你覺得他可能是個這方面的專業人士……

基本上,在跟他的接觸和交往中,你可能會基於你自身的素養而以為他可能是任何一個方面,能和你趣味相投的專業人士,而不是其它什麼。

「凡人哥是真正的大偽裝者,我這個徒有虛名的所謂偽裝者到了凡人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