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個性小說 > 懸疑靈異小說 >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第四十章

第四十章

小說:臨兵斗者皆陣列在前貳| 作者:勿用| 類別:懸疑靈異

「請大師兄指教!」

大師兄的臨時急剎車並沒有讓道遠完全滿意。他沉著臉第一個開始反擊。

「請大師兄指教!」「請大師伯指教!」

有了他領頭之後,冬叔和董倩也都沉聲做出了同樣的反應。

「孫小姐請稍等。」

沖著董倩歉然一笑後,大師兄臉上的笑容忽然一斂:「好!那就讓大師兄好好再教教你們!都給我聽好了,首先是二師弟你!你以為我不來,你就能靠著你自己和手下的那些蠢材把當前的危機給糊弄過去么?

告訴你,別做夢了。如果我不來,恐怕你連這三天都撐不過去。不信?那你現在告訴我,現在整個清水周圍,究竟有幾路人是沖著你,沖著咱們而來的?幾路?」

「兩路,撐死有三路。不會有再多的了。」道遠皺著眉暗自估算了一番後,很肯定的答到。

「撐死三路?我告訴你,別的不說,光是官方沖著清水而來的前後就不下三路!此外除了被你們暫時纏住的方羽和玄中寺的那些和尚外,還有正在連夜趕來的以白雲觀為首的道門數宗,以及因古崖血印和荒城一脈而被驚動了的巫門諸宗,你覺得光靠你和你的那些手下,能糊弄過去這麼多人么?」

「什麼?」道遠一聽瞪大了眼睛,他聽的頭都有些大了。

怎會有這麼多人盯上了清水?原本,在他的掌握和估算中,僅有方羽,玄中寺這兩路人比較頭疼,最多再加上自顧不暇的荒城那些人。怎麼這才一轉眼,就冒出這麼多人馬出來?

光官方的人前後就有三路……

驚怒之下,道遠的眼中開始有濃濃的凶光在閃爍。

就在這時,站在他身邊的冬叔卻忽然撇了撇嘴:「哼哼!還好意思說,不知道這麼多麻煩是因何而來的?臉皮能厚到這種程度還真是……」

「住口!」

冬叔的譏諷再次被大師兄給厲聲喝住了。還沒等他做出反應,就被雙目如刀的大師兄上前一步,指著鼻子的一通怒罵給震住了:「不錯,我承認幾乎所有的麻煩都是因我的人而起,所以我才會連夜從千里之外趕來這裡,無非就是想給二師弟一個交代。

可是你呢?你在這其中又做了些什麼?這幾年若不是有你這個蠢貨貪心不足的瞎胡搞,我們如今又何至於如此的狼狽?明明守著金山卻不知道珍惜,反要跑出來做那些討人厭惹人煩的破事,出了事又沒本事擔當,只能躲在人後讓別人替你擦屁股擋災,嘿!就你這樣的蠢貨也配跳出來指責我?」

聲色俱厲的指著冬叔鼻子罵完這一通話後,大師兄的目光又轉向了道遠:「二師弟,這蠢貨之前可曾告訴過你,最近一段時間他和孫小姐正在被官方秘密偵緝?」

「哦?」道遠一愣,隨即頗為不善的目光便落到了冬叔身上:「三師弟,這是怎麼一回事?」

冬叔不滿的橫了大師兄一眼後,趕緊向道遠解釋:「二師兄你別聽他亂說,我和孫小姐的那點小麻煩根本不算什麼,而且也跟今天這邊的事毫無關係。不信你問孫小姐!」

「孫小姐?」半信半疑的道遠望向董倩。

經過剛才這些變故的耽擱,董倩已經平靜了許多,此刻的她又變回到了原先那種柔弱文靜的玉女模樣。只是眉頭卻微微的皺著。她想不明白,自己這位神秘莫測的大師伯又是如何知道自己和冬叔那點秘密的呢?

現在她見道遠追問,便輕輕一點頭:「雖然之前是有點小麻煩,不過都已基本解決了。今天這裡的事情應該跟我們沒關係。」

回答完道遠的問題後,她也不管道遠作何反應,徑自沖著大師兄淺淺一笑:「大師伯素來神龍見首不見尾,怎麼這次卻忽然想起關心小倩的這點小麻煩了?」

「哈哈,孫小姐太謙虛了。身為師尊的後人,你的一切一向都是我們師兄弟最關心的事情,我又怎會例外?只是以往你身邊有笨老三照料,環境也算安全,不需要本座輕易去多事而已。若不然,事態又怎會發展到如此的境地?說實話,這次若不是因為孫小姐你也在這裡,本座就根本不會連夜趕來這裡。」

「哦?」

這一次,大師兄的話不但引起了董倩的警覺,就連道遠和冬叔也都一起驚訝了起來。

「不瞞孫小姐你,其實你們惹出來的麻煩,並不像你們以為的那麼小,起碼不會像笨老三這個蠢貨告訴你的那麼小。而且麻煩也根本沒有被解決,只是暫時被老三這傢伙的禍水東引之計給分散了對方的一些注意力而已。

可是,老三這個沒腦子的笨蛋卻不好好想想,本座的那些人是那麼容易拿來替他擋災的么?就算本座念在孫小姐的面上不和他計較這些,就算本座門下的那些人也願意為本座的師門盡一份心力,可這樣就能替他把禍水引開么?根本不可能!這麼做反而會讓人家更警惕,追緝的更迫切。最多,也只是讓人家對你們盯的更隱秘更小心了而已。

就像這次官方追來這裡的那三撥人中,至少有兩撥人,原本就是一直追著你們的屁股跟過來的,這一點你和老三都不知道吧?」

這一次,輪到董倩跟冬叔兩人的臉色一起變了。冬叔更是在和董倩面面相覷了一瞬後,斷然低吼了起來:「什麼!至少有兩撥是追著我們過來的?這不可能!」

「不可能?」大師兄的臉上泛起了略帶嘲諷的笑容:「那我問你,現在正帶著大批人手從省城往這裡急趕的那位凡人哥難道是跟著我的人來清水的么?據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