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章 準備作死的水木

第一章 準備作死的水木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一片黑暗中,許多美麗的光芒不時閃爍,偶爾划過眼前熒光魅麗無窮,散發出不可思議的神秘感,讓人沉醉其中。

時間感是最不可靠的倚仗,完全不知道過了多久,漸漸虛空中似乎出現了些許嘈雜音,讓人煩躁不堪卻又揮之不去。突然,一點星光迅速接近並擴大,還沒反應過來就直接將一切都吞噬,緊接著猛然下沉感襲來。慌亂中趕緊穩住身形。

恰在此時邊上伸出了一隻手扶住了向前傾倒的軀體,接著一個聲音傳來:「水木老師,你不要緊吧,好像很疲憊的樣子,要不要去休息一下?」

慢慢睜開稀鬆的睡眼,「水木老師?這是在叫我嗎?還真是讓人不快的名字啊。」

用拖著下巴的左手揉了揉眼睛,按了下太陽穴,慢慢的驅散睡意,鎮定的答到:「沒關係,只是最近有點失眠了。嗯?」打量了一下邊上的同伴,「你是伊魯卡吧?」

伊魯卡笑著答到:「水木老師,看來你真的太累了,連我都分不清了。你剛才打瞌睡,要不是我扶著,你腦袋都要撞桌子了,哈哈。」頓了頓:「要不先休息一下?反正也沒幾個學生了,花不了多長時間。」

「不用了,趕快測試完吧,火影大人還等著報告呢。反正測試不難,很快就結束了」。

伊魯卡想了想也是:「那就接著考試吧。」整理了一下手上的表格,朝門外大聲喊到:「下一個~」

水木撇了撇嘴,不由得心裡暗自不爽,喊那麼大聲幹嘛,吵死人了,那麼大嗓門果然適合當老師。

水木回過神來後梳理了一下迷糊的記憶,只不過是在計程車上小睡了一會,一不留神就變水木了。話說自己還真是沒主角命啊,前世就是個平庸的白領,工作不順後辭職了,卻遲遲找不到新工作,看來還是高估了自己的能力啊。好不容易決定出門走走散散心,沒想到眯了一會就穿越了。是出了車禍還是怎麼回事?完全沒印象。還真是報應不爽啊,任性裸辭,世界就還你一個任性龍套穿越。要不是憑著一貫的冷靜頭腦和還算不錯的反應糊弄了伊魯卡,還真不知道出什麼簍子。

正想著,一個金髮元氣小鬼走進來,臉上還有幾根怪模怪樣的鬍鬚,正是火影的命運之子——漩渦鳴人。水木不由得暗暗確認穿越時間線,正是故事開始的地方,也是連路人一樂拉麵的大叔和菖蒲大姐都比他有存在感的悲劇龍套水木義無反顧作死的開始。

鳴人一臉忐忑的走到考場中央,緊張地看著伊魯卡。看見鳴人準備好後,伊魯卡對鳴人說道:「鳴人,準備好的就開始吧,考試合格是要求至少分出一個完美分身。」瞧著鳴人緊張不已,又安慰道:「分身術是最簡單的三身術之一,只要平時好好聽課,認真練習,是不難做到的。」

鳴人糾結的說道:「可是為什麼是分身術,偏偏考我最不擅長的?明明我發明的**之術很強大的。」不爽歸不爽,鳴人還是一板一眼的乖乖結印,全力運轉查克拉後,大喊一聲「分身之術」。忍術的查克拉煙霧中出現了一個萎靡不振癱軟成一團的軀體。鳴人一臉抱歉又戴著希望的看著伊魯卡。

而這邊伊魯卡氣得眼皮直跳然後大吼道:「不及格。」口水都飛出數米遠。

水木看著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不由得摸了摸似乎有飛到臉上唾沫星,「是不是該我出場了?台詞是什麼來著?管他呢,先糊弄過這一場再想辦法吧,趕緊弄完想想自救的方法。」不過轉念一想,似乎是個機會,確實也該強調一下存在感啊,不然就太被動了。

水木轉過頭,對伊魯卡說道:「話說回來,伊魯卡老師,鳴人至少分出了一個分身,勉強來說的話,也可以算是合格的吧?」這番話到鳴人耳朵里簡直就是天籟之音,不由得驚喜的看了看水木。

不過伊魯卡搖了搖頭道:「這是不行的,水木老師,大家都至少分出三個分身。鳴人只有一個,而且還派不上什麼用場的。忍者可不是這麼簡單的,而鳴人目前來看完全不行的。

聽到毫不猶豫的拒絕,水木也只能歉意的看看萬念俱灰的鳴人,表示無能為力了。

看著沮喪的鳴人走出去,水木想的卻是待會怎麼辦,記憶中接下來的故事揭露自己悲慘的結局,但是自己卻缺乏應對的方法,連基本的掙扎都很難。和想像中不一樣,並不是畢業考後不唆使鳴人盜取封印之書,就代表自己平安無事。前身水木並不是一個毫無破綻的人。恰恰相反,他不但做出了不合木葉理念的行為,還被人抓到了把柄。在一次任務中,由於隊友腿部受傷行動不便,水木為了完成任務,居然將受傷隊友放棄並捂住口鼻悶死。回來報告卻說是受傷中了劇毒暴斃。沒想到後來木葉有所察覺,從而導致自己的忍術學校老師的選拔中直接被排除。以至於對一直不如自己的伊魯卡都被選上而嫉恨不已。而且水木自己也發現了木葉高層對自己調查與猜疑,更加的煩躁不安。

若僅僅是這樣,還不至於不可收拾,畢竟,忍者就是為完成任務而收取酬金的一類人,這種行為說的輕點叫不擇手段,卻還不至於上升到叛忍的地步。木葉白牙旗木朔茂為了救隊友而放棄任務,結果被流言逼得自殺,連隊友都不理解他。在當今忍界,水木這種行為說不定還有不少認同者。不過不幸的是水木身在木葉,正處在強調所謂的火之意志,木葉一家親的時代。更何況還做的不幹凈被抓到了把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