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二章 化性起偽

第二章 化性起偽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不緊不慢的走到鞦韆邊上,水木對著低聲哭泣的漩渦鳴人安慰道:「鳴人,還在生伊魯卡老師的氣嗎?我認為伊魯卡老師並不是在針對你,畢竟成為優秀的忍者也不是那麼簡單的事情。況且你也可以返回學校明年再來考試的。」

不過可惜水木的安慰並沒有起到什麼效果。

鳴人低著頭不甘的反駁道:「我知道水木老師的意思,可是為什麼偏偏只有我不合格?為什麼偏偏只有我?明明都那麼努力了。」語氣中透著濃濃的不甘心。對一個一直不受人待見卻依然保持著熱情,渴望獲得認同的缺愛少年來說,這一次考試不合格對他的打擊實在是太大了。

不遠處的大人們冷眼看著這邊,不時三三兩兩的「怪物」,「活該,早就該趕走了」等等的惡毒諷刺聲音傳了過來,打擊得原來的樂觀開朗的小鬼更加低下了頭。

看來這裡不是說話的好地方呢,水木拍了拍鳴人蜷縮的肩膀,和藹的說到:「鳴人,要不要換個地方呢,等會我有些話想跟你說。畢業考這件事也不是完全沒有希望,只要你努力的話,說不定會有補考的機會。」

「真的嗎,水木老師?你不會騙我吧?」聽到意外的好消息,鳴人激動不已,滿懷希望的望著水木。

「嗯,當然不會騙你了,雖然很難,不過你其實也是很有忍者才能的,說不定就可以獲得伊魯卡老師的認可當上忍者。不過我們還是找個安靜的地方慢慢說吧!」

「好的好的,水木老師,要去哪裡?」

「去火影岩吧,正好今天天氣不錯。你先過去吧,等一會我就來。」

「好啊,那我就先去了,水木老師,你也趕緊過來啊。」

「嗯,很快就到。」水木目送著風風火火跑走的鳴人,向著火影岩去了。看來對一個孤僻受人排擠的孩子來說,成為忍者得到認可這件事的在心中的地位是極為重要的,這一點說不定以後可以利用一下。不過至少目前來看,自己還不算是鳴人心中渴望得到認同的一個人啊,水木不禁心中一陣自嘲,龍套的地位還沒有得到改善,看來即使今天的事情圓滿了結的話,以後也是任重道遠。在接下來的幾年裡,忍界的戰力隨著時間推移呈幾何級數急劇上升,前期戰力爆表的各種大小BOSS,後期紛紛變戰五渣柴雞。在這個時間點,以自己的水平潛力和地位來說,連建城種田打怪升級的機會都沒有,金手指稍差的都不一定能撐得住,更何況目前完全沒有金手指的跡象,目前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過後再談其它。

隨著學生紛紛被家長們接回家,三代火影也離開了學校。水木和伊魯卡打過招呼後也離開學校,前往火影岩。

走在去火影岩的路上,水木一直在想著對自身定位的根本問題。前身水木,不過是有點小聰明的木葉忍者,實力一般,在中忍中算是出類拔萃的,忍術和幻術一般,體術優異,卻受限於並不出眾的身體。還會一點半吊子的傀儡術,加上出色的戰術頭腦,在木葉中忍中,單就實力而言,已經算是木葉得力的中堅幹將了,如果能再學得一手出色的特長,晉陞特別上忍並不讓人意外。年紀輕輕就已經到了這個層次,這已經算是連姓氏都沒有的戰爭孤兒的極好結果了。不過性格的弱點也極為明顯,嫉妒心太重,自我慾望太強卻沒有與之相配的實力與氣量,將變強的希望寄託於大蛇丸的施捨,自身還沒有什麼拿得出手的籌碼。最後自不量力想奪取封印之書做為投靠的見面禮。卻慘遭命運之子的碾壓。不,這應該是世界的惡意吧,上位者默默看著自己作為最初的墊腳石被壓制,發揮自己餘熱後來提升命運之子的實力順便做做教育,真是再方便不過了。以水木的氣量,又怎麼會瞧得起實力一直不如自己的伊魯卡,又怎麼會相信短短時間內一個分身術都用不好的吊車尾廢柴會學會多重影分身之術這種高級忍術?而對查克拉量極為驚人漩渦鳴人來說這是多麼適合的一大殺器。頂著全世界的惡意被一頓胖揍也就不奇怪了。這種境遇又和自己有許多相似,平庸的資質,卻有一顆不甘平庸的心,貿然的想做出掙扎,沒想到自己根本沒那個實力,再加上天時地利人和全都不在自己這邊,悲劇的下場肯定是難以逃脫了。

不過,自己穿越到這個時間點,以自己情報上的優勢,說不定能夠拼出一絲機會來。何況自己也已經全無退路了。

那麼,首先從哪裡做起呢?應該從本性上轉變吧。水木本身是一個平庸的人,自己也是。這一點氣質很契合。還有水木是一個不成功的惡人,雖說沒做什麼大惡之事,本身卻是帶有強烈惡意是肯定的。荀子《性惡》篇中指出:「人之性惡,其善者偽也。」就深層含義來說,並不是講人性醜惡,善良者都是偽物的意思,本意是說人們不應當僅僅以自己的天性來憑恃而忽視了後天之學,用「禮」與「義」施行教化的功用,養成君子。但是在這個人命比較廉價的戰亂世界,講君子德行是奢望,散播愛與正義的戰士那是主角的特權,目前自己遠遠沒有這個資格。只能做到字面的意思,暫時當個假君子好了。「故聖人化性而起偽,偽起而生禮義,禮義生而製法度。」太麻煩的事情目前輪不到自己說,火影勉強有資格了吧。聖人、君子?自己都不是,只是一個為自己奔命而暫時顧不得其它的凡人。

這麼一想的話,棘手的事情似乎有點眉目了,關鍵就在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