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十三章 自我認知

第十三章 自我認知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依然是那個充滿記憶氣泡的精神世界,詭異的紅黑色氣息早就無孔不入,對面的原水木身上發亮的紅光已經已經讓人看不出原本的模樣了。透過紅光,隱約看到紅色的紋路遍布全身。

「看來已經差不多了,原水木已經撐不了多久了。」

水木默運精神力,伸出雙手,原本一個光芒暗淡的法陣逐漸發出刺目綠光,形成一片薄薄的光膜,將紅色人影包裹其中,並將絕大多數紅霧隔絕在內。

「要不是用這個四象封印,自己早就被洶湧而來的變異仙術查克拉侵蝕的自我意識全失了,可惜更高一層的八卦封印還沒掌握,要不然體內就可以多一個龐大的查克拉源了。」

在第一次明了體內的精神隱患後,水木就對自身的精神狀況做過詳細分析,而對自我意識的剖析是重中之重,雖然一句穿越或者奪舍就可以簡單概括,但是實情卻遠不是那麼簡單。

就佛洛依德理論中所提到的什麼自我,本我和超我的概念來說,實在是太誇張也不符合目前狀況。不過這種說法也只是精神境界上的差異,關鍵是要識別自我和他人,毫無疑問,自己擁有前世的記憶,但是精神是如何穿越還搞不清楚,是否還存在一個自我代替自己完成平凡的一生,而自己不過是一個記憶的集合體穿越還不得而知,不過這都無關緊要,前世遠離自己而去,自己就是這一世的水木,這一點毫無疑問,關鍵是對面的那個傢伙。

就本意上來講,以自己生於和平年代的溫室花朵的意志力來說,很難相信能夠奪舍原水木這個生於戰亂,意志堅定偏執的忍者。意志及力量佔優,何況本體主場作戰,怎麼會這麼容易就被擊敗?但是現實已經發生,那麼必有緣由。就魂穿這一特性來說,毫無疑問自己在質的方面遠遠不如,但是翻盤的關鍵就在量上的巨大差距。以水木短短不到三十年的閱歷,怎麼可能比得上前世互聯網技術發達,知識爆炸所產生的信息量。就好比黑客入侵,再強大的計算能力,碰到遠超承受能力的潮水攻擊,瞬間就會當機。

對精神爭奪來說,勝利者取得一切。而且不會有沒有緣由的存在一體雙魂。毫無疑問,水木死了,從自己獲得水木的一切就可以知道。對面那個傢伙僅僅是喪失一切的靈魂殘渣罷了。不出意外,水木一直到死都會處於靜默狀態或者緩緩消失。

就哲學觀念來說。記憶是什麼?柏拉圖認為是記憶和知識,當然也有人認為記憶即靈魂。不過不管怎樣,記憶是本質,是自我認知的基礎這一點不會變。這些都是主觀之物。我即等於記憶是契合目前的狀況的,從原水木失敗開始,自己就是水木,原水木失去自我認知的基礎,就存在來說,和路邊石頭無異。區別只是一個存在現實世界,一個存在於自我的靈魂中。

原本應該是這樣沒錯,但是因為咒印,一切發生了變化。

咒印是大蛇丸對仙人模式和不屍轉生研究的成果,具有對肉體和精神的雙重侵蝕效果。天之咒印和地之咒印以及自己的咒印對身體上的傷害是顯而易見的,只是自己這個半成品更加嚴重罷了。

精神侵蝕方面,天之咒印和地之咒印的侵蝕是通過大蛇丸的靈魂備份來進行的,以此來做轉身容器的準備。自己的咒印倒是省了這一步,但是精神上的侵蝕換成了變異的仙術查克拉,換句話說,就是整個世界的無意識侵蝕和同化。雖然不像大蛇丸靈魂備份那麼有針對性。但是卻更為麻煩。

不過幸好。大蛇丸給予咒印的時候自己沒穿越,咒印的主體還在原水木的靈魂身上,反應在精神世界,就是對面的侵蝕遠遠比自己這邊嚴重,再加上自己不久前下的封印術式,使得自己精神受到的侵蝕大大減小。饒是如此,也已經是很嚴重了。

其實說起來,自己這個咒印,雖然不完全,也許會對自然能量和仙術查克拉起到反應。但是理應無法達到這種程度。這其實還是怨自己。原本的水木被自己奪舍,自身記憶和自我喪失,當然也失去了自己靈魂上的本能防衛。精神和肉體雙雙防衛大開,完全失去反抗。再加上經過御手洗紅豆同源力量的激發,就猶如柴薪遇上花火,點燃後就完全不可阻擋。才不到一個多月工夫,對面就已經快徹底玩完了。估計不久就會完全泯滅。

「或者說,如果世界有集體無意識存在的話,說不定會變成類似英靈或者世界代行者之類的存在吧,那樣的話可就不好玩了。」

伸出手靜靜的感受著紅色的氣息,但是似乎什麼都感覺不到。

「毫無惡意,雖然看著詭異,但是僅僅是審美上的問題嗎?還是說其實世界並無惡意,只是本能和漠不關心的結果~」

「嗯?不對,作為精神世界的主人,顏色的變化反應的是潛意識的戒備。紅色是示警,黑色是危害。僅僅只是世界的本能,就已經讓自己疲於奔命嗎?自己要抓緊時間了。」

……

清晨,水木被一陣鳥叫驚醒。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啊。」

睜眼起床的水木首先檢查了一下自己的寶貝水母,再看了看種植的珍惜植物樣本。一切都毫無異樣。然後放心的走進浴室去沖個了涼。

看著穿衣鏡中自己的樣貌,已經發生了不小的變化。

「頭髮長得太快了,齊耳銀髮早已過肩。前額的劉海已經剪過一次,又快要遮住眼睛了。而且~」

水木揉了揉太陽穴。「身體的狀況越來越不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