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十六章 救援

第十六章 救援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日子一天天過去,早春的寒意早就遠去,一連多日,風和日麗的天氣里,木葉村也隨著氣溫升高越來越熱鬧。在和平已深入人心的時代,完全沒有人注意到潛伏的危險,木葉忍者總是有能力將一切威脅阻擋在村子之外,除了十幾年前九尾襲村,上一次木葉被直接進攻是什麼時候早就沒人記得了。

隨著中忍考試的日子漸漸逼近,水木也加快了準備。危機是擁有兩種可能性的東西,危險同時也蘊含的機遇,死氣沉沉一成不變的氣息總是讓不甘平庸的後來者深惡痛絕。

水木雖然也很喜歡這種和諧的日子,但是在戰亂無法避免的情況下,怎麼考慮活下來並渾水摸魚也是不錯的選擇。

就在水木以為就會這麼一直等到大蛇丸襲擊木葉的時候,水木收到了緊急召集令。不得不放下任務NPC這份悠閑的工作。

而當水木來到火影辦公室的時候,裡面已經有不少人到了,自己還是最後一個到的。

「森乃伊比喜,山城青葉,神月出雲,鋼子鐵,月光疾風再加上自己?這是S級任務的節奏啊,要逼上梁山了?」

「人到齊了。」三代看見水木進來,接下去說道:「這次叫大家來,是有一個十分棘手的任務,要大家去完成。」

「首先,要告訴大家一個壞消息,卡卡西率領的下忍小隊到波之國的C級任務出現了重大變故,臨時提升為S級。任務中出現S級叛忍鬼人再不斬。在經過交手後旗木卡卡西獲勝,但是無力追擊。目前卡卡西體力嚴重透支戰力不足,十分危險,於是向村子求援。」

「怎麼會出現這種事?」山城青葉驚訝道:「任務發放過程沒有仔細審核嗎?」

「這件事責任在我。」三代吸了一口氣嚴肅的說道,「任務提交過來時,水木就已經提過這個問題,村子也曾經做過一些調查,但是很可惜,問題嚴重性遠遠超出預料。」

「原本只是認為對方作為一般地方豪強,了不起僱傭一些流浪忍者。有卡卡西在,完全沒有問題。其實剛出村子的時候就卡卡西小隊就受到兩個中忍級別的忍者襲擊,村子也收到了報告,只是沒有重視,但是沒想到接下來居然出現的鬼人再不斬。對手實在太大膽了,居然會僱傭這種毫無原則的S級叛忍。」

「那麼就要儘快行動了?」森乃伊比喜問道。

「嗯,你們要小心。這次行動以伊比喜為隊長組成六人小隊。保全卡卡西小隊為第一要務,如果有其它勢力想要在波之國渾水摸魚的話,盡量阻止他們。」

「可是,」水木疑惑道,「為什麼卡卡西不放棄任務?委託人謊報任務等級,村子完全可以退出任務,為什麼還要把村子拖入這種沒有絲毫好處的麻煩事?」

「我知道,」三代深吸一口氣說道,「你們還有一個隱秘任務,暗中協助卡卡西完成波之國任務。波之國雖然離村子很遠,也很窮,但是確是一塊戰略要地,是火之國和水之國重要的屏障,如果讓他們傾向木葉,對我們是極大的幫助。所以這一次你們如無必要,不要暴露在明處,盡量不要鬧出太大的動靜,以免惹來非議。」

「是。」

「那麼就交給你們了,抓緊時間趕緊出發。」

眾人領命出來後,隊長森乃伊比喜吩咐道:「給大家準備一刻鐘,然後村子門口集合。」

說完眾人做鳥獸散。

水木飛快的跑回家,整理好忍具,然後帶上一些保命的藥劑就趕緊出發了。「雖然副作用不小,不過小劑量的話就當是臨時治療藥水使用應該問題不大吧。如果事情實在緊急,也只好賭命了。」

出門的水木看看還有時間,就去跟小椿打個招呼,讓她幫忙照顧一下自己房間的動植物,然後就朝出村的方向奔去。

「又是我我最後一個?應該還沒有遲到吧。」水木驚訝道。

「沒有,好了,人齊了出發~」隊長森乃伊比喜一張嚴肅的表情配合滿是傷疤的臉,壓迫感實在太足了,作為新世紀的好青年,實在不擅長和這種擅長拷問和心理戰的危險人物打交道。

六個人一路狂奔,交流卻少得可憐,山城青葉擅長幻術,並且會讀心,森乃伊比喜是個虐待狂,這拷問二人組也是一般沒事不說話,月光疾風是個病秧子,節省體力跟上節奏才是正理,鋼子鐵和神月出雲這兩好基友也不說話,實在是任務太緊急了。不過水木可受不了這種沉悶氣氛,不由得向伊比喜說話。

「吶,隊長,你說我們這個隊伍是不是配置有點奇怪?」

「奇怪什麼?」伊比喜答道。

「有你和山城青葉擅長情報拷問,出雲子鐵剛正面,月光疾風單挑,不是挺好的隊伍么?還要我幹什麼?」其實水木倒是明知故問,原著中雖然沒有說明,但是木葉多半也派遣的救援部隊。卡卡西這種經驗豐富的忍者在遇到變故時候不向村子報告的可能性實在太低了,而且第二次襲擊被打得暈過去才勉強擊退強敵,在身邊有九尾人柱力,宇智波佐助需要保護的情況下一個人死撐的傻瓜行為實在不符合一個上忍的形式風格。多半木葉也是有支援的,至於是不是有趕得上或者有其它內幕就不得而知了。

原本應該沒水木什麼事的,可惜自己沒像原著那樣蹲監牢,而且三個月懲罰期也快過了,好歹也是個中忍中的佼佼者,發個任務試探下作為洗脫罪責的總結實在再正常不過了。何況自己偷懶的行為多半也讓人看了不爽。

「唉,也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