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二十章 虛假的力量

第二十章 虛假的力量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什麼東西,這麼恐怖?」恐怖的慘叫駭的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毛骨悚然。

「和給你們的那種差不多,兩種配合使用恢復效果更佳喔?你們倆要不要試試?」水木彷彿沒事人一樣說著嚇人的話。

「免了,」山城青葉趕緊拒絕,「這東西效果真不錯,副作用估計也不小吧,我現在都還感覺傷口處麻癢難忍。」

「我倒是沒這個感覺,除了疲憊,其它倒沒什麼不對了,恢復的不錯。」

「哦,難得的實驗數據,辛苦你們了。」水木依舊沒心沒肺的說道。

「你這傢伙,」山城青葉無語,「還真是不討人喜歡啊。」

「反正也不需要你這個大男人喜歡。」水木無所謂說道,「要追嗎?三個人一起的話,還是有希望抓到活口的。」

臨時隊長山城青葉想了想說道:「算了,任務中遭遇也就算了,一方已經退卻再追擊的話結果會很麻煩,畢竟這是和平年代,我們不是交戰國。抓住活口也難以處理。」

慘叫聲漸漸遠去,偶爾翻出氣泡的水花也漸漸平息。

「我們先去匯合伊比喜隊長還是直接去支援卡卡西?」月光疾風問道。

「先去大橋看看情況,剛才感覺一股不詳的查克拉爆發,我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先過去看看比較好。」水木建議道。

「也好,九尾出狀況的話那就遭了。」山城青葉做出決定。

計議已定的三人飛快的去支援旗木卡卡西。

「對了,忘了說,」水木依然用那種氣死人不償命的態度說道,「疾風,你的藥效已經過了,接下來只要回去多休息問題不大。至於青葉,你的問題很複雜,我說不太清楚,不過,在麻癢感消失之前,最好保持在劇烈活動的狀態,並且要多多消耗查克拉。」

頓了頓接著說道:「你們兩回去後全身最好仔細檢查一下。目前看來沒出什麼問題,不過最好做好心理準備。」

「不是吧,這麼嚴重?」山城青葉問道,「你好像比我們用的藥劑還要多,而且傷的最重,你不要緊嗎?」

「正因為預計到會傷的更重所以用的藥劑更多。」水木答道,「不過畢竟還只是半成品,一切都不好說啊。」

月光疾風倒是安慰道:「這個都是大家自願用的,想必後果早就想清楚了,即使有問題,木葉醫療忍術是最好的,一定可以治好的。」

水木正準備說話,突然一陣悸動。

「誰在那邊?」

「是我,別緊張。」是森乃伊比喜,後面跟著出雲和子鐵。

「看到你們沒事就放心了。」

「是隊長啊,來的好慢,我們可是吃了大虧了。」

「看你們一副慘樣就知道了。」尤其是水木,全身紅黑色的血痂,破破爛爛的衣衫,明顯不像是敵人的血。

「卡卡西那邊怎麼樣?」

「霧氣漸漸散了,應該分出勝負了。要趕緊過去看看。」

「好。」

等到六個人趕到時一切早就結束了。

「來遲一步,不過看起來問題不大。」伊比喜說道,「等會過去打掃戰場。」

「卡卡西的那招雷遁很拉風啊,」水木羨慕的說道,「雷屬性查克拉的性質變化,還有活性化細胞的能力,實在是撩妹神技啊。」

「你的這模樣也不錯,作為忍者來說也是很囂張了。」子鐵說道。

「我這可是自己的血好吧,為了瀟洒這代價也是太大了。」

「你不是有未婚妻了么?還要去撩妹?」

「子鐵,求不揭短,下次你偷窺女澡堂我幫你放風。」

「謝了,不用~不對,我根本就沒偷窺。」

「別吵了,」伊比喜說道,「看樣子結束了,青葉和我去抓幾個活口,問問他們把錢藏在什麼地方了。你們四個過去打掃戰場。」

可憐的卡多,辛辛苦苦一輩子,到頭來被再不斬揉虐,到死都要被搜魂讀心,賺的錢被劫富濟貧了。

水木收起地上的一攤血跡。「這一團是再不斬的,這一團是白的。這個是?」望著一些沾血的鋼針,「這個是鳴人的還是佐助的?管他呢,收起來再說,希望裡面細胞還有活性吧。」

將一切收拾好後水木看了看旁邊的卡卡西。

「你怎麼不去照看你那可愛的學生,貌似傷的也不輕吧。」

「對手手下留情了,要不然佐助和鳴人早死了。」

「就是中了你雷切的那個?」

「嗯,應該就是你們先前監視看到的那個少年。」

「是嘛,好人總是不長命,你也真是殘忍呢~」

「我很好奇你是以什麼立場來說這句話的?」說完看了看水木滿身血腥。

「我再說一遍,」水木不由得嘴角抽搐,「這都是我自己的血。」

「啊?」卡卡西大吃一驚,「流這麼多血居然還沒死,你還真是命大。」

「不用你多嘴,這次我可是虧大了,通靈獸和忍具幾乎全消耗掉了。」水木不甘的說到,「好處都讓伊比喜和青葉去搜颳了,這種叛忍加流浪忍者沒有一點油水,窮的叮噹響。就值錢的斬首大刀還沒我的份,只能撿幾根鋼針,頂個屁用。」

「三代大人會補償你的。」

「你知道什麼?我這幾個月都是打白工,工資早就被扣光了!」

「呵呵,」卡卡西不好意思訕笑道,「三代大人一定不會虧待你的,我要去看望我的學生了,回見。」說完一個瞬身術就不見了。

「唉,都是不仗義的傢伙,看來要過一段時間的窮日子了。不知道小椿有沒有錢養家呢?」水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