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二十一章 投名狀

第二十一章 投名狀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當水木再次睜開眼睛時,已經是躺在白色的病房中了。

「得救了,看來沒事了,都結束了。」

定了定心神,水木抬起右手看了看,蒼白看不到一絲血色的手臂,骨瘦如柴,和原來健壯的手臂完全沒法比。

「只是動動手就感覺吃力,看來要休息好一陣子了。咦?這是小椿?」

床邊趴著一個人,正是未婚妻千繪椿。

水木伸手摸了摸小椿的頭髮,「活著真好啊。」

在出發做這個任務之前,水木也不是沒想過會很危險,但是,沒想到會傷到這個程度,還好準備很充分,要不然還真的會回不來了。

「木葉的實力和威望早就震懾不住周圍蠢蠢欲動的敵人了,即使沒有曉組織的威脅,和平也不會長久了。」

自從上一次忍界大戰立下赫赫戰功的旗木朔茂死亡,三忍之一的大蛇丸叛逃,自來也和綱手也離家出走,再加上四代火影十幾年前在九尾襲村中死去,木葉早就處於青黃不接的狀態了,只剩下三代火影勉力支撐。佔據最豐厚土地和資源的火之國戰力嚴重不足,也就不怪其它忍村暗地使絆子試探木葉實力了,再加上總有鬼燈水月這種不顧一切的偏執狂和桃地再不斬這種叛忍可以利用,水木這次任務就很不幸的撞在槍口上。而不久之後的中忍考試,也就不怪砂忍輕信大蛇丸蠱惑聯合音忍村襲擊木葉了。在利益面前,什麼盟友之類的都只不過是笑話。

「水木,你醒了?」水木撫摸頭髮的手弄醒了小椿。

「小椿,辛苦你了,」水木說道,「我沒事了。」

「我還以為你再也醒不過來了,」小椿撲到水木身上痛哭道:「你被帶回來的時候我還以為你已經死了,你沒事真是太好了。」

「咳咳,我是沒事了,」水木虛弱的說道,「只是你再不起來的話,我就會有事了。」

「啊,不好意思,」小椿爬起來抹了一把眼淚道,「我太激動了。」

「扶我坐起來,小椿,」水木說道,「感覺全身不舒服啊,好像睡了很長時間了。」

將水木扶起來的小椿答道:「你都睡了一個星期了。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先把你送回來的,伊比喜昨天才回來。」

「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沒什麼事吧?」

「應該沒事吧,他們昨天還來看過你。」

「那就好。」水木放心了,綠色藥劑的效果比想像中好很多。

「給我削幾個水果吧,感覺肚子好餓。」

「睡了這麼多天沒吃東西當然餓了,」小椿拿起水果刀削了個蘋果,「你不要動,我來喂你吃~」

「好,不甜的不要。」

……

火影辦公室,三代正對著森乃伊比喜。

「你的任務報告我看了,辛苦你了,」三代接著問道,「卡卡西還有多久回來?」

「預計半個月左右吧,最多不會超過一個月。」伊比喜補充道:「除了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護送重傷的水木先回來,我和出雲子鐵等到卡卡西他們傷勢痊癒才完成交接返回,應該沒什麼問題了。」

「嗯,」三代認可伊比喜的安排,「宇智波佐助確認已經開啟寫輪眼了嗎?」

「是的,確定無疑。」

「唔,十二歲開眼,在宇智波也是難得的天才了。」三代敲了敲桌子,想了想再問道:「報告中提到九尾異動,情況到底如何?」

「我們並沒有見到具體情況,等趕到時已經塵埃落定了。據卡卡西說,只是漩渦鳴人情緒激動之下九尾查克拉溢出,應該沒什麼危險。」

聽到這,三代長舒了一口氣:「這次任務的目的也算是達到了。」

「接下來,我會告訴你一些任務之外的情報,需要你以審訊部隊的身份來認真回答我」,三代面容一整,嚴肅的說到,「是關於月光疾風,山城青葉還有水木~」

「怎麼回事,難道他們傷的非常重?」伊比喜驚訝的問道。

「聽我說完,」三代理了理頭緒說道,「根據月光疾風及山城青葉的說法,他們遇到了霧隱暗殺部隊的襲擊,苦戰後殺死三人擊退一人。這和你的報告中的情況十分吻合。不過問題不在這裡。」

「月光疾風和山城青葉都提到他們在戰局不利陷入絕境時,是水木用了一種強效秘葯才撐到最後翻盤獲勝。這種藥劑短時間內治好了兩人瀕死的重傷並恢復戰力,而水木使用的劑量比兩個人加起來還要多,才能在絕境中以一敵二殺死一人重創一人,等到疾風和青葉恢復後以多取勝。」

說著三代翻開了伊比喜報告中的一頁,其中一張照片正是三人和伊比喜匯合後拍的。裡面三人狼狽的樣子如歷歷在目,尤其是水木,猙獰的模樣早就沒了平時的樣貌。

「看到這個我就知道當時有多麼驚險。據月光疾風所說,後來水木副作用爆發才陷入昏迷。而藥效過去之前簡直就是難以置信的神葯。」

「等他們回來後村子給他們做了詳細檢查,三人的結果卻大相徑庭。」

「月光疾風情況最好,身上創傷不多,腹部有一道致命傷,但是早就無礙了,尤其令人難以置信的是原本早年重傷導致的身體問題都大有好轉,受損的心肺功能大大提高,除了身體有些透支,幾乎沒有什麼後遺症,而且身體比原來還好。一副藥劑就解決了木葉醫療忍者多年都無法解決的問題。」

「山城青葉的恢復也還馬馬虎虎,身體有嚴重中毒跡象,腿部重傷但無大礙,失血過多導致身體虛弱。少數組織有過度生長跡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