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九十七章 交易失敗

第九十七章 交易失敗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過程雖然兇險,其實就結果來說,應對得當的話,其實還是有不小的可能渡過難關的。而這就體現出了全能型忍者的優勢。只要早做準備,戰術頭腦優秀,總能找到適合的方法解決問題。所以說,沒有弱點的忍者,就是存活率最高的忍者了。

「敵人這麼容易就退走了」沒有水木的感知與情報優勢,宇智波佐助根本就不明白外面剛才來了多麼強大的敵人,在鬼門關前走了一趟都毫無所覺。

「敵人都受了傷或者不在狀態,後面還有村子的追兵,和我們硬拼不明智,退走是正常的。」

其實接觸了宇智波佐助幾次,水木對佐助非常失望。宇智波鼬說的一點沒錯,佐助缺乏身為強者的氣量。哪怕他確實有天賦,有血統,有名師教導,但是表現出來的態度只有傲慢、仇恨與急躁。不能判斷自己的實力,也沒有準確判斷敵人實力的能力。對後來居上的漩渦鳴人心懷嫉妒,卻對鳴人的努力視而不見。宿命的相愛相殺那是說得好聽,說白了就是死不認輸罷了。

對這種還藏著小孩子心思的所謂復仇者,水木不打算干涉太多。現在的佐助真的比鳴人差遠了,至少鳴人目標明確而且一步一步腳踏實地的努力,佐助卻總自恃天賦而幻想一步登天。

雖然對宇智波佐助看不順眼,水木也從來沒想過改變什麼。繼承了仙人之眼的宇智波一族,最為強大的血繼限界寫輪眼,本身就極為偏向陰屬性,對精神力量的依賴極為嚴重,所以,對宇智波族人來說,越是偏執狂,寫輪眼就越發強大。只有極致的感情帶來的精神波動,才能開啟萬花筒寫輪眼。這種莫名其妙的血繼限界進化方式,在水木看來,其實離走火入魔也就一步之遙了。殺親證道這種徹頭徹尾的邪道,簡直不可理喻。

即使如此,水木一次也沒有想過糾正這一切,從戰國流傳下來的忍者家族,自有它存在的道理,水木可以不喜歡,但是還不至於非議別人的生存方式,也不想對其說三道四,說到底和自己沒多大關係。而這一次,也只是盡到一個木葉中忍和忍者老師保護後輩的義務罷了。

聽到水木的解釋,佐助點點頭:「接下來我們要去哪裡」

「你去和小櫻匯合,然後回村子,記住,回到村子後,除了卡卡西老師,誰也不要輕信,尤其是你……」

沒有了三代火影猿飛日斬壓制一幫牛鬼蛇神,不知道會出什麼幺蛾子,水木已經不敢再完全相信劇情記憶了。

『時刻要提醒自己注意,原著記憶越來越不可靠了,這裡不是動漫故事,而是真實不虛的世界。』

「只有卡卡西老師」對水木的叮囑感到不解的佐助問道,「三代大人都不能相信嗎」

「你們不久就會知道了……」說著水木遞給佐助一張封印符,「將這個貼在額頭,集中注意力,可以避免幻術結界干擾。」

「我們不一起走嗎」

水木搖搖頭說道:「你們先回去,路上小心,我還有任務。」

路上經過追擊部隊的梳理,想必危險應該不大了,而且,自己確實還有點事情做。

望著宇智波佐助遠遠的離開,水木轉頭對著空無一物的陰影說道:「人都走了,還不出來」

「果然瞞不過你。」一個人影憑空浮現。

「這種程度的幻術也就能騙騙小孩子。你找我有什麼事還有,不要在我面前還戴著那可笑的面具,兜……」

人影摘下臉上的面具,露出的面容正是早就該走遠的藥師兜。

「最近你還真是讓人驚喜不斷呢」藥師兜扶了扶眼鏡笑著說道,「雖然現在木葉情報不好打聽了,不過還是了解到不少了。是你救了月光疾風吧讓我們吃了大虧呢……」

「你不會就為了說這個吧話說你是怎麼猜到裡面是我的」

「不久之前我們剛接觸過的吧做點手腳很容易。你下手很重,摔得我非常非常痛啊。」藥師兜還似乎心有餘悸的摸了摸額頭,「不過你沒有讓人來抓我,還是有點讓人意外呢!」

水木不屑的冷笑道:「你是在嘲笑我蠢嗎一個影分身就大張旗鼓的讓別人知道我和你有瓜葛現在可是多事之秋,我可不願意為你這個沒什麼價值的影分身攤上什麼麻煩事。」

「好吧,你說的有道理,那麼你猜猜我找你有什麼事」

「猜我可沒那麼閑,你再不說就別說了,現在可不是我有求於你。」

藥師兜無奈的聳聳肩:「還真是不客氣,好歹也曾經是同伴……」

「別套近乎了,誰跟你是同伴」水木不客氣的打斷藥師兜的話,「看來有什麼事要求我,說來聽聽還有,你準備好了讓我動心的報酬了嗎」

「你的那種綠色藥劑,加上救活月光疾風的那種精神封印術,似乎是叫做聚魂法陣吧」

「名字都知道了」水木心中一驚,「看來你的情報能力還真是無孔不入啊。」

「該知道的,我們總會知道的。」藥師兜輕輕一笑。

「報酬是什麼」

全能藥劑的效果,在月光疾風身上表現出的效果很好,由不得藥師兜不動心,尤其是水木本體還不了解的三代目猿飛日斬也用了全能藥劑,驚世駭俗的效果讓人驚艷不已。

而聚魂法陣這種精神秘術,任何一種都有著非常大的價值的,尤其是經過實際驗證過的,就更加讓人眼饞。

聽到水木的話,藥師兜不緊不慢的答道:「禁術穢土轉生,你覺得怎麼樣需要我給你講講其效果嗎」

「不用,我知道……」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