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零八章 在路上

第一百零八章 在路上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對於這次說重要,其實算不得什麼的任務,更多的是面子上的功夫。從人員搭配上就可以看得出來,木葉根本就沒有大張旗鼓的意思。

『也算是照顧砂忍的面子了。』

木葉為了安撫這個老是不太聽話的小弟,也算是煞費苦心了。吃了這麼大的虧,都活生生的忍了。不過也怪不得木葉和砂忍迅速講和。兩個忍村的頭領都被同一個人殺死,五大忍村中的兩個都被耍的團團轉,損失慘重不說,全都成為忍界的笑柄。砂忍也就算了,一向爛泥扶不上牆,也虧不了什麼,反正光腳的不怕穿鞋的,都沒有多少人會在意砂忍反叛後被木葉胖揍一頓。體量上的巨大差距就將砂忍獲勝的希望壓的極低了,何況還被不懷好意的盟友大蛇丸給坑了一把。

水木看了看這一隊人馬,雖然對一路上的無聊早就有所預計了,不過還真沒想過會這麼無趣。日向日足本身就是個嚴肅的人,出門在外,那是要顧及家族的臉面的,而且和水木地位實在是有差距,所以也談不上什麼交流,最多也就是對日向科有所吩咐,對其他人都是一副公事公辦的態度。

對於夕日紅,水木也不熟,以往交流都極少。偶爾的交談也只是和阿斯瑪一起的時候,三人還能說上幾句話,兩個人就實在是不知道說什麼了。還有一點重要的理由,水木不太想和夕日紅打交道的原因,就因為她是幻術忍者。水木自己雖然最為擅長的是封印術和引以為傲的查克拉控制力,不過幻術能力,在水木精湛的控制力的加成下,也算是登堂入室了。正是因為了解,才會深刻的明白幻術型忍者的危險,尤其還是沒有防備的熟人對自己使用的幻術的時候,簡直是防不勝防。

『這也算同行是冤家的另類版本吧。』

只要是幻術忍者,身上不自覺做出習慣性的舉動,導致的那種氣息實在是太特別了。也許對幻術不太熟悉的忍者不太注意,但是真正的幻術高手,在同等級類似的忍者面前其實不太好掩飾。

至於另外兩個砂忍的俘虜,就更沒有說話的慾望了,雖然兩個村子已經講和了,但是畢竟才過去不到一天,不可能昨天還兵刃相向,今天就開始沒什麼介懷的。而且他們都還是和水木差了十幾歲的小孩子,實在是沒什麼共同的話題。

還有,我愛羅那渾身都是砂子的模樣水木就沒了多少打交道的慾望。

『那麼多砂子,還成天帶在身上,不時還把自己裹起來,不嫌臟么?』

有點輕微潔癖的水木可不想和一個臟孩子打交道,那麼久都不睡覺,一身的砂子,明顯也不是洗澡勤快的人。雖然水木沒有感覺到我愛羅身上有什麼味道,不過就是不太想接近,哪怕這貨不久後就是風影了。

至於手鞠,十五歲左右的小女孩,模樣和身材雖然不錯,不過審美觀有點不行,在水木看來,髮型太丑,衣服也太土了,還是風影的孩子,居然都不知道打扮一下的,實在是浪費了一副好臉蛋。

對幾乎幾乎毫無交流的狀況,水木也沒什麼好辦法。

『真是浪費時間啊,早知道就帶一點資料來看看也好,甚至帶幾本忍界特色小說打發一下時間也不錯,這個樣子要過好幾天,真是受不了啊。』

六個人就這麼沉悶的走過了大半天,到了傍晚的時候,隊伍終於停下來歇息了。找了個依山傍水的地方,紮好了三個帳篷之後,總算是有了一點集體活動——坐在火堆前圍成一圈吃晚飯。

直到這個時候,水木才感覺到一絲輕鬆,雖然水木沒有太多吃貨屬性,但是吃飯總是讓人開心的事情,尤其還有自己愛吃的美食。

出門在外的時候,可沒有什麼餐桌禮儀這種無謂的事情。水木拿出小椿精心準備的便當,不理其他人異樣的目光。從大的離譜的飯盒中拿出了還熱氣騰騰的什錦壽司,大口大口吃了起來。

「忍者出門在外,還帶著這麼不方便的大盒便當,不太合適吧?」中午吃午飯的時候就對水木那誇張得過分的大飯盒耿耿於懷的夕日紅,終於是忍不住問出口了,「尤其還有任務在身,會影響戰鬥力的吧?」

「呃……」沒想到夕日紅會主動問話的水木愣了一下,「戰鬥力?我不是看住他們兩個就夠了嗎?」水木一邊說著一邊用筷子指了指一旁啃著乾糧的手鞠和我愛羅,還不忘咽下嘴裡的食物。

老實說,以水木的地位,參加這種涉及外交的活動,沒有特殊理由,根本就不會讓他參加。正式的場合,中忍還是不夠看的,要不然哪裡要驚動日向家族的族長?

不過,早就聽說夕日紅有著和外貌絕不相符的女中豪杰特質,做事也是一絲不苟並且異常認真,要不然也不會成為上忍了,尤其是一名以幻術見長的女上忍。明白幻術的難處的水木也是對夕日紅的實力服氣的,至少現在,正面對戰,水木的勝算很小。當然了,性格豪爽的夕日紅,喝酒也很豪爽,要不然也不會和御手洗紅豆混到一塊去了。

「話不能這麼說,雖然這次任務估計沒什麼危險,不過也還是要提高警惕的,」夕日紅不滿的說道,「要是兩個砂忍跑了怎麼辦?這個可是村子重要的籌碼。」

「你們要逃跑嗎?」聽了夕日紅的話,水木扭頭對手鞠和我愛羅問道。

對水木的問話,手鞠倒是尷尬的搖了搖頭,我愛羅更是像沒聽見一般,理都不理。

「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