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事後諸葛

第一百一十六章 事後諸葛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撤退兩個字說得簡單,其實實施起來也不是那麼容易的。而這一次撤退只是說得好聽罷了,說白了就是打不過了要逃跑。

既然是逃命,那麼就總要有斷後的人員,不然的話,就變成簡單的賽跑了,結果很可能會變成跑得快的活命,跑得慢的就要倒霉了。細數本方六個人,水木突然間發現,可能自己反而事跑得最快的那一個。日向家族的兩個人就不說了,不以速度見長。夕日紅體術一般,想必速度也快不到哪裡去。至於我愛羅和手鞠,沒發現過這兩個人又什麼速度特長。所以,水木的生還率可能是最高的,哪怕是受了傷也一樣

不過,最終日向日足採用的並不是分散逃跑,所以也沒有變成賽跑活動以及比運氣。如果真那樣的話,我愛羅的生還率就無限接近於零了。速度不行,本身還是敵人的目標的我愛羅,除非徹底解放體內的一尾守鶴,不然以現在的實力,實在是凶多吉少。

一隻臃腫的六人小隊,除了精疲力竭之外,還有幾乎完全沒有戰鬥力的水木這種重傷員,在赤砂之蠍的威脅之下,也只能勉力躲避著越來越近的傀儡隊伍的襲擊。護衛的任務,還是以實力最強的日向日足為主,查克拉充足的我愛羅為輔,手鞠和夕日紅作為支援力量,消耗頗大的日向科和傷員水木只是跟上跑路的眾人罷了。

「你的柔拳,能夠封鎖迪達拉的查克拉多長時間」水木一邊拖著疲憊而且傷痕纍纍的身體逃跑,一邊問道。

迪達拉的狀況也是相當重要的,只要他能夠回復部分實力,木葉一方的逃跑大計就要毀於一旦了。

聽了水木的問題,日向科憂慮的答道,「很難講,不過要是能拖到天亮,那就已經是極限了。」

「天亮時間這麼短」水木抬頭看了看遠方已經浮現出一片白色毫光的天空,「離天亮都沒有多少時間了」

日向科搖了搖頭說道「你不能指望每一個人都是寧次那樣的天才,靠自己摸索就能練成回天」

日向家族分家的人,培養上就和宗家有差距。要是日向日足的柔拳一套打在迪達拉身上。很可能迪達拉已經死掉了。哪怕是同樣的忍術,在不同的人手裡,使用出來的威力也是天差地遠。日向日足能做到的事情,日向科可就沒那個實力了。

對於日向科的解釋,水木也只能認同的點點頭,對這種大家族裡面的事情,水木管不著,也沒有興趣去打聽,不過就是這兇險的狀況讓水木頭疼不已。

怎麼辦等到迪達拉回復到有能力控制載人飛行傀儡飛天的程度,木葉一方就完了

那種情況下,逃跑都是一種奢望,剛剛把迪達拉打得那麼慘的水木,可不認為自己會被迪達拉放一馬。

救援還會來的及嗎

水木憂心忡忡的望著阻攔著傀儡襲擊並且戰且退的日向日足和我愛羅兩個人,其中我愛羅還算好,只是臉上的疲憊之色也越來越掩飾不住了,以人柱力的查克拉量,激戰這麼久,也有些吃不消了,哪怕查克拉量還能堅持一會,但是身體上的疲憊是越來堅持不住了,畢竟我愛羅現在也只是一個十二歲左右的孩子,做到這一步已經相當難得了。

至少還要堅持小半天才行,要不然真的就要死光了

關於什麼意外路過的強者、或者巧合之類的救援,水木從一開始就沒有做什麼指望,目前這隻隊伍里可沒有命運之子之類的主角,硬要說的話,我愛羅算是一個戲份相當重的角色,不過還沒有到碰到迪達拉和蠍也能逢凶化吉的程度,要不然也不會在三年後被抓走、抽出尾獸並且差點死掉了。

不過雖然運氣之類虛無縹緲的東西不能指望,卻並不代表水木自己不能請求援軍,這其中困難的不過是傳遞消息罷了。

對精通封印術並且會活學活用通靈術的水木來說,遠距離傳遞一點消息,還是勉強能夠做到的。雖然說水木自己的本體和山寨人柱力不能心意實時相通讓自己傷透了腦筋,不過卻並不意味著不能交換情報。人與人之間交流的方式有很多,語言、肢體信息、書籍甚至是傳紙條,都是相當有效的傳遞情報的方法。

所以,水木雖然不會空間忍術,不過神奇的通靈術水木倒是頗有些心得。用這個傳遞消息可不是水木的發明,原著中,用通靈獸傳遞消息的可不是一個兩個,要不是有這種方法,可能佩恩將木葉村夷為平地,鳴人都還在妙木山修鍊仙人模式呢。於是,水木也有做過一些特殊預案的,本體和山寨人柱力身邊都留有一些特殊標記的通靈獸,當其被另一邊通靈召喚時,就能夠知道大致的情報與想傳遞的消息了。

想必現在村子已經派出援軍了,算算時間,還遠遠趕不上啊,這邊崩潰得太快了

襲擊發生在下半夜,戰鬥進度相當快,這段時間要給山寨人柱力去求援,村子還要有反應時間,再派出援軍,估計快不起來。不過有一點慶幸的就是,水木一行人速度不快,估計救援隊伍全速前進,小半天應該可以到了。

不過看樣子,可能支撐不到那個時候了

水木倒是不太擔心木葉不夠重視,有日向家族族長,還有砂隱村的人柱力,不論是對內還是對外,都影響力巨大,真的都死在這裡,木葉村忍界霸主的虎皮也算是被扒光了。

悠閑的日子總是如此稀少,自己一直都在趕時間,時間卻總是不夠用

對於這次襲擊,與其說是突如其來,倒不如說是水木粗心大意之下自討苦吃。人柱力這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