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本性難移

第一百二十五章 本性難移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隨著猿飛阿斯瑪和邁特凱的到來,任務的詳情就迅速確定了,沒有時間做什麼太多的準備,兩人迅速的出發,趕去救援幾乎陷入絕境的日向日足和我愛羅等人。

隨著阿斯瑪和邁特凱的離去,接下來,注意力又轉到了志村團藏身上。

「團藏,我想你也明白,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水戶門炎警告著志村團藏說道:「火影才是木葉穩定的基石,哪怕村子裡大部分暗部都是你一手栽培的,但也絕不代表那些人該聽命於你,現在也用不著你來找什麼借口來敷衍我們~」

一旁的轉寢小春直截了當的說道:「我們認可你的影響力,但是,你的行為已經超過了底線,我們絕不會坐視不理,在五代目確定之前,你最好停下你的動作,火影才是村子的最高領袖,沒人會樂意當一個直屬部隊都是別人的暗子的頭領,你正在破壞木葉存在的基石,這就是你曾經口口聲聲說的對木葉的熱情與奉獻么?」

在場的兩位顧問和志村團藏都是火影的弟子,也是一起度過多年的戰友,對彼此的了解都遠超別人的想像。

「好吧,你們說的我同意了~」話說的這麼清楚明白,志村團藏也沒有再胡攪蠻纏的敷衍,這種程度的決策者,不會像小商小販一樣對細枝末節來討價還價、斤斤計較。「我會留給五代目一個乾淨的木葉,這一點還是可以保證的~」

既然志村團藏已經讓了一大步,水戶門炎和轉寢小春也不再窮追不捨,做到這一步已經是以勢壓人的極限了。要不是質疑志村團藏對村子最根本的態度,今晚會不會讓步還真好說。

『乾淨的木葉?』

一旁靜靜聽著上面的長老們爭論的水木,從志村團藏嘴裡說出這個詞,感覺到一陣血腥味撲面而來。

忍者本身就是由一群精於情報與暗殺術的戰鬥職業者發展起來的,兩個忍者組織,尤其是忍者村之間互派間諜打探情報實在是再正常不過了。這裡面很多已經暴露的,沒有暴露的,可疑的,甚至是雙面間諜等等不一而舉。當一個組織想要肅清環境的時候,首先被清理的就是這一批人。

『假如自己沒有及時洗白的話,自己這種可疑人物,哪怕沒什麼證據,這一次估計也逃不過去,要麼死亡,要麼神秘失蹤,絕對不會有其它可能了。』

慶幸自己暫時逃過一劫的山寨人柱力,還不知道本體那邊還有一個大簍子要等著自己去彌補。

既然上面計議妥當,下面就該處理下面的問題了。

「卡卡西,你的弟子漩渦鳴人需要你來照看~」水戶門炎吩咐道。

「可是,不是有自來也大人親自在指導么?」卡卡西疑惑的問道。「有自來也大人在,有沒有我差別不大吧?」

「自來也有可能會繼任五代目,即使沒有,也隨時會另有任務要處理,不可能貼身保護九尾人柱力的,在漩渦鳴人單獨待在木葉的時候,由你來暗中保護。而且~」水戶門炎頓了一下說道,「你留在村子還有另外一個重要的任務,看住宇智波佐助~」

水戶門炎得一番話,讓旗木卡卡西和水木不由得一驚。

「佐助?」卡卡西問道,「情況已經這麼嚴重了嗎?」

事情最終還是轉移到宇智波佐助身上來了,對於其他人,哪怕再強大,對感受不深的木葉忍者來說,遠不及自己深深的了解的大蛇丸來得忌憚。而和大蛇丸有過密切接觸的佐助需要多加關注了。

「佐助原本無關緊要,只要他不去找大蛇丸就行了~」志村團藏插言說道,「沒人能夠保證宇智波佐助不會叛逃,如果讓大蛇丸取得夢寐以求的寫輪眼,那就來不及了。」

團藏是深知寫輪眼進化到萬花筒寫輪眼之後是如何的厲害的。當年團藏自己第一次知道宇智波止水的終極幻術別天神的時候,那種發自心底的恐怖感覺,自己可不想再承受一次了。

「我明白了,不過我還是堅信佐助不會有問題的。」

一旁的水木不由得感慨卡卡西的天真,不是每一個人都會經歷宇智波帶土和野原琳那樣的事情之後,還會走出心靈的陰暗面的。如今才十二歲的年紀的宇智波佐助,心智和閱歷遠遠不夠現在的他能夠做出什麼正確的判斷來。

「有沒有問題,交給村子來判斷,你做好目前的事情就好了。」

卡卡西點點頭不再言語。

「那麼,下面就是你的事情了,水木~」水戶門炎饒有興趣的看著水木說道:「前天下午沒有太過關注你的問題,所以沒有仔細問過你,現在看來,你的這個分身,還真是了不得的東西啊。」

能夠自由行動,思路清晰,還能傳遞情報。戰鬥方面,一般實體分身的時間限制都幾乎沒有,最常用的隱分身之術那般碰到打擊就消失得弱點更是沒有。原來沒有注意的時候還好,真的仔細調查之後就會明白這種稀有分身術的強大之處。

『還是被注意到了么?』

水木無奈的想著,雖然早就明白這種特殊的分身術的秘密藏不了多久,但是當這麼快真正的暴露得一乾二淨,還是大大出乎水木的意料。

「您太過獎了,只是影分身之術的一點粗淺的應用。」水木客氣的說道。

「粗淺?你太謙虛了~」轉寢小春說道,「如果我沒有看錯的話,你目前的這個分身是血肉之軀吧?」

「是的。」這種事情根本就無法隱瞞,都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那你的這個分身的身體是哪裡來的?」轉寢小春嚴肅的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