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名正言順

第一百二十六章 名正言順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宇智波佐助的問題,牽涉到的問題相當多。倒不是說水木就一定不能插手,只是會不會引起別人的不滿,還真不好說。

縱觀佐助在和鳴人聯合封印大筒木輝夜之前,其人生道路簡直就是一場接一場的悲劇。從一開始就在別人安排好的道路上前進。其自以為是的掙扎,其實不過是在欺騙與謊言中越陷越深罷了。沒有看透迷霧的雙眼,智慧也不足以掙脫一群人強加在他身上的束縛,只能被動或者主動的按照別人的願望行事罷了。其人生比漩渦鳴人可差遠了,也許鳴人的忍者才能比不過佐助,可是在精神意志上,卻比佐助強出了不止一籌。鳴人的忍道確實很傻,要是他不是主角與受世界眷顧的命運之子的話,可能早就死了不知道多少回了。但是誰都不能否認其貫徹自身道路的堅定意志。成為一名受人認同的火影就是他的願望,從始至終都沒有動搖過,而且一直在為此努力。佐助與其相比,更像是一個笑話。不過這也不能完全怪在佐助身上,一個剛剛從忍者學校畢業的小孩子,三年後也不過十五歲的半大毛孩子,也不能對其抱有太多的希望,被一幫老奸巨猾的傢伙玩弄於鼓掌之間,也不算是太丟人。

告別了旗木卡卡西,水木徑直回到了住處,整理了一下房間凌亂的資料後,想了想,將所有暴露在外的藥劑樣本及實驗記錄全給收了起來,其它一些不適合讓人看見的東西也都整理好之後藏了起來。

雖然今晚又敷衍了過去,不過,到底能糊弄多久還真不好說,實用而強大的忍術,是忍界最寶貴的資源,而這一些,並不是說只要你完全閉口不言別人就毫無辦法的。赤砂之蠍的人傀儡可以奪取血繼限界,穢土轉生連死人都可以通靈出來戰鬥,還有山中家族的讀心秘術,各種強力幻術,甚至是傳說中的最強幻術——別天神。當然,水木並不覺得團藏會將寶貴的別天神使用機會用在自己身上,以山寨人柱力目前的情報來看,自己還沒那個資格。水木自己覺得真有那一天要強迫自己提供技術的話,可能森乃伊比喜那一關自己多半就挺不過去了。

有一點慶幸的是,水木目前是自由身狀態,並沒有什麼可疑的地方可以讓人借題發揮,最多就是有一點不好的「前科」罷了,不過那都是過去式了。現在自己勉強也算是小有實力的木葉功臣,久經戰場,百戰餘生,就這麼幾天,不知道多少人受了自己的恩惠,多少人被自己的醫療忍術給救活,水木自覺也算是存在感相當高的忍者了。沒什麼特別理由,還真不好刻意針對自己。

……

荒郊野嶺的戰場,天空已經徹底亮了,休息了一會回復了體力的水木一邊給夕日紅治療傷勢,一邊和猿飛阿斯瑪有一搭沒一搭的閑聊。對於阿斯瑪知道很多普通忍者不知道的消息,水木一點也不覺得奇怪,不僅僅因為阿斯瑪是三代火影猿飛日斬的兒子,還因為猿飛家族其實本身就是一個實力不俗的忍者家族。所以,再加上其前守護忍的身份的話,其地位其實遠超絕大部分普通忍者。

「水木,紅真的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么?」心不在焉的和水木聊天的阿斯瑪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泄露了一些什麼消息,反而注意力都放在了夕日紅身上,「怎麼一直都昏迷不醒呢?」

「你也太心急了。」水木哭笑不得的說道,「這麼重的傷還想立刻醒過來?當然了,不是做不到,方法是有的,不過你確定真的要試試?」

刺激精神強行喚醒一個人,並不容易,不過吹吹牛也無妨,反正估計也不會被拆穿。

果然,聽到水木的話,猿飛阿斯瑪訕笑著搖搖頭。明顯水木口氣中說的就不是什麼好方法。

「你這弱點也暴露的太明顯了,不過放心吧,暫時是沒什麼危險了,有什麼事回到村子再說吧。」

「好吧。」阿斯瑪也只得點點頭。

完成對夕日紅的急救,水木長舒了一口氣,然後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身體。本來就消耗不小的情況下,不僅要給自己治療,還要照顧隊友的傷勢,哪怕是有斂息術巨量的查克拉支撐,也快堅持不住了。

過了不久,追擊敵人的邁特凱回來了。在水木原本的設想中,邁特凱實力雖然強勁,但是感知和偵察能力實在是不夠,在只能夠靠直覺來索敵的情況下,能追到赤砂之蠍才是奇怪了。正因為這樣想,水木才覺得邁特凱估計不可能有什麼收穫了。不過,本來也沒有失望的必要。原本的目標就只是救援,抓住敵人、拷問並獲取情報是下一步的事情,一開始就沒有抱有希望,那麼結果也不會有什麼失望的心情。

不過,事情可能大大出乎水木的意料了,望著被邁特凱拎了回來,然後被隨手丟在地上、目前還昏迷不醒的迪達拉,水木已經徹底的不敢想像三年後忍界會變成什麼樣子了。

「這個昏迷不醒的少年也是敵人吧?」邁特凱元氣滿滿的說道:「那個傀儡師沒抓到,不過抓到另一個也不錯了。」

「是的。」日向日足給了邁特凱確認的消息,「這個少年明顯和那個傀儡師屬於同一個忍者組織,而且實力相當強大。」

「那就好,抓回去就可以知道他們到底是何方神聖了。」邁特凱自信的說道。

看著一臉樂觀的眾人,水木不由得憂心忡忡的望了望被俘虜的迪達拉,和其它人的態度不同,水木其實對捕獲迪達拉的後果非常擔憂。如果就此殺掉的話也就算了,不過將其俘虜並帶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