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事有輕重緩急

第一百二十七章 事有輕重緩急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在木葉村中,家族和村子的利益糾葛其實相當複雜,不同類型和實力的家族也各有各的需求。有類似於豬鹿蝶這樣的中型家族,利益和村子捆綁在一起,從各方面都和木葉高層有緊密的聯繫,他們是村子的中堅力量,也是火影一系的有力支持者。木葉村中的各大部門,如暗部、警備部隊、常規忍者、甚至是由團藏領導的秘密組織「根」,也不乏他們的身影。其實認真說來,三代目猿飛日斬所在的猿飛家族,也是這個層次,甚至知名度還略遜於豬鹿蝶,只不過卻出了一個才華橫溢的三代目猿飛日斬罷了。

在這個級別的家族中,還有諸如操蟲師油女一族,玩忍犬的犬冢家族,甚至逐漸淡出木葉的幻術家族鞍馬一族都屬於這一類,他們大多和村子沒什麼衝突,原則上也是支持火影一系,但是不像豬鹿蝶那樣存在感那麼強烈罷了。

要說木葉最著名的千手一族和宇智波家族,作為從戰國時代開始就恩怨不斷的兩大家族,分別繼承了來自六道仙人的仙人之體和仙人之眼,流傳下來的血繼限界和特殊忍術才能,將其他忍者家族甩出了一大截。而由宇智波斑和千手柱間聯合創立的木葉忍者村,成為忍界霸主幾乎是板上釘釘的事情。

千手家族在二代目火影千手扉間之後逐漸淡出,漸漸融入木葉村中,最強一族的名聲再不顯與人前。而曾經和千手一族不相上下的宇智波一族,卻在之後霸佔了木葉警備部隊這一重要部門。這對於由各大家族聯合、以及為數眾多的平民忍者來說,就是硬生生的搶去了一大塊的資源,對沒有背景的非宇智波族人來說就太不公平了。這種利益的衝突,直接就反應在火影職位的爭奪上。火影的位置,到目前為止,一直都被千手一系的人牢牢把持著,木葉村最高權力也一直被這一撥人掌握在手中,從初代和二代目千手家族的兄弟開始,三代是先代火影的弟子,四代是三代的徒孫,還沒發生的未來的話,五代是三代的弟子,六代是四代的弟子,七代目漩渦鳴人是六代的學生,四代的兒子,三代的徒孫,這關係緊密得簡直就屢不清楚了。

而木葉成立的幾十年里,除了宇智波斑,強勢的宇智波家族,也不是沒有誕生過出類拔萃、並且有資格問鼎火影之位的天才忍者,遠的就有同為二代目火影弟子的宇智波鏡,只可惜英年早逝。近的就有滅族之前的宇智波富岳,宇智波鼬和佐助的父親,宇智波家族的族長,曾經也是才華橫溢的天才忍者,不過自從參與家族管理事務併當上族長之後,疏於修鍊的宇智波富岳再也不復年輕時候的朝氣了,到死的時候有沒有開啟萬花筒寫輪眼都不得而知。不過以其實力和宇智波家族影響力的支撐,當上火影那是綽綽有餘了。只可惜生不逢時,年長的有三忍如日中天,年輕的有四代目波風水門驚才絕艷的表現,與這些人相比,不討喜的宇智波家族實在是沒什麼優勢。

而宇智波家族的悲哀還遠不止如此,好不容易等到新生代的天才們開始暫露頭角。先是有才能的宇智波帶土被先祖宇智波斑給拐走,再加上不合時宜的優越感與蠢到極點的叛亂,使得宇智波家族百年都難得一見的天才宇智波止水半路夭折,宇智波鼬也成為利益交換的犧牲品,宇智波佐助這新一代的因陀羅轉世也早早的就成了任人擺布的孤兒。一手好牌,最終大敗虧輸,簡直就是最好的反面典型,給其它的大家族好好的上了一課。宇智波家族的狂妄與愚蠢,平白成就了志村團藏木葉之暗的威名。

而在千手隱匿,宇智波幾乎滅族之後,唯一算得上豪門的龐然大物,絕對就非日向家族莫屬了。以前因為有千手和宇智波頂在前面,現在卻也不得不將木葉第一豪族的名頭掛在嘴邊了。在外人和不明事態的族人看來,簡直就是無上榮耀,不過身處旋渦之中的日向日足才明白其中的危險。數年前,為什麼雷之國雲隱村的使者偷走日向雛田,最終的結果卻是日向日差不得不代替兄長去死?外人只看到了村子高層的軟弱和無力,卻絲毫沒有想過村子真正的態度。

也許當時的局勢確實對木葉村不利,也無力承擔開戰的後果。但是僅僅幾名心懷鬼胎的使者,就可以讓木葉村退讓?大國和忍者村之間的外交也太兒戲了,而且即使要讓步,什麼時候吃虧會輪到日向家族頭上?這種情況,多半是村子高層也不願節外生枝,而且也能順勢試探一下日向家族的態度,打壓一下一貫將平民忍者不放在眼裡的大家族罷了。身處漩渦中心的日向日足當然是心知肚明,眼睜睜看著親弟弟死亡卻無能為力的感覺,身為日向家主的驕傲的自己是絕對不會讓這一幕再重演的。

宇智波家族的覆滅,一度讓日向家族的壓力陡增,不得不讓家族更加小心的行事,一向不太關心村中瑣事的日向日足,也不得不將宗家長女送到忍者學校接受教育。以日向家族的底蘊,這些其實都是可以完全不加理會的東西?柔拳還用得著其它忍者來指手畫腳?家裡的精英忍者教師,絕對比忍者學校的區區中忍的教導要好得多。

雖然日向家族和宇智波不一樣,沒有和木葉村為敵的意思,木葉第一豪門,到底也是木葉的一份子,不過,利益的糾葛,該爭的時候還是要爭,有些事情,不是退讓了就平安無事的。就好比志村團藏,政見與利益上的衝突是不可避免的。致力於消除大家族影響力,擴大以火影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