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每個人的不同

第一百二十八章 每個人的不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隨著全能藥劑在任務中,一次次驚艷的表現,哪怕不考慮激活細胞全能性這種目前還未暴露的能力,只作為一種強效的戰時恢復藥劑,已經是難得的好東西了。要不是有幾乎肉眼可見、眾所周知的副作用,會消耗細胞生命力從而導致減壽的話,早就不知道有多少人會出手搶奪了。以水木目前的地位,這種極具戰略價值的東西,還沒那個資格獨佔。

不過,就像水木前天在眾人面前說的那樣,能隱瞞自然最好,實在不行的話,透露一點又能怎樣?照樣沒人做得出來,連查克拉控制這一關都過不了,還談什麼細胞層面的操作?目前看來也就等綱手回來後有資格和水木探討一下這方面的話題了,即使是以春野櫻現在的水準,也都還差了點。

所以,哪怕失去現在所有的東西,水木自己也有信心再掙回來。只要自己和小椿沒事,其它的其實都可以選擇性的放棄的。等自己的研究成果開始能夠反哺並大幅提高自己的實力的時候,事情就好辦了。

……

雖然前世的很多記憶,已經隨著時間的推移漸漸遠去,不過記憶中成年後,像現在這樣有人做飯吃的日子也確實沒有多少。小椿做得飯很好吃,準確的說,是和水木相處了這麼久,早就熟悉了水木的口味,一直都在做水木喜歡吃的東西。壽司,特別是什錦壽司,一直是水木的最愛,其它的炖肉、咖喱什麼的,雖然以前也不討厭,不過現在變得愛吃了,其實更多的是前世的偏好。

兩世為人,水木也曾經想過,為什麼會是水木,而不是穿越成為其它人。如果說要猜測一下的話,水木覺得多半是性格與精神的契合吧。區別就是一個生於和平年代,久經世故而磨平了稜角;一個生於戰亂,迷失在對力量的渴望中不能自拔,期望與現實的差距,放大其性格的陰暗面,嫉妒、自卑、自大、狂妄、自作聰明,卻對身邊的人和事漠視而不關心。

不過,生在這個瘋狂的世界,哪怕是相對和平的木葉,也不能保證每一個人的精神意志都那麼強大,就好比現在的水木,如果沒有這強大無比的上帝視角、以及作為穿越者的優越感,表現到底會不會比水木更好,還真難說。

水木穿越的這幾個月中,早就沒有了將其他人當做智商低下的任務NPC的想法,這個充滿人傑的世界,自己並不特別。了解得越多,就越對那些高高在上的大人物們充滿敬畏。他們才是這個世界的弄潮兒,而自己,現在還達不到那個程度。

不過,有一點比原水木好的就是,前世巨大的信息量造就的人生觀,在一定程度上指引著水木找到自己真正在意的東西。望了一眼正在廚房收拾的未婚妻,水木心頭就一陣寧靜。

『人,果然是社會性的生物,需要相互存在、依靠和理解才能生存下去。』

在水木看來,每個降生在這個世界的人,都帶著與生俱來的枷鎖努力的生活在這個世界。

『如果你是鎖住我生命不至於脫軌的枷鎖的話,那還真是幸運啊。』

自從穿越以來,當每天早晨睜眼,第一件浮上心頭的事情就是怎麼應對已經沒有幾年的滅世危機的時候,那種巨大的壓力,還根本無法跟別人訴說的時候,實在是太讓人難受了,這可不是幻想的虛假世界玩養成遊戲,而是自己和身邊的親人需要真正面對的危機。指望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在蝴蝶效應的作用下,到底未來會發生什麼變故,水木已經不敢想像了,只能夠通過記憶中的情報和現在的狀況作出一些大致的推測,什麼先知先覺的情報優勢,除了對大的方向還有把握之外,其它已經多半指望不上了。

尤其是最近幾天,中忍考試,大蛇丸的木葉崩潰計劃就讓自己絞盡腦汁,和迪達拉和赤砂之蠍的遭遇戰,剩下的半條命又丟了大半。這種近在咫尺的危機感,讓前世的只不過勉強算是一個見多識廣、學會了很多沒用知識的普通白領,實在是無所適從。偶爾,水木也會想過,不讓我好過的話,乾脆弄出一堆一次性輪迴眼,直接將世界炸成碎片,或者製作一個超級致命的病毒或者細菌,搞個瘟疫滅亡全世界,一起死翹翹好了。不過,這種想法,大多數時候也只是心情不好的抱怨罷了。

『這個世界還有小椿在,沖著這一點,也值得自己好好努力一把……』

況且,這些日子,和如此多的人打交道,這番交情,也不是那麼容易就可以輕易抹殺的。

「在想什麼呢?」收拾好一切的小椿對發獃的水木問道。

「沒什麼,都收拾好了?」被驚醒的水木答道。

「嗯,時間還早,等會要做什麼?」

「出去隨便走走吧,感覺好久沒有一起出去逛逛了。」

「你糊塗了吧?」小椿抿嘴笑道,「現在村子晚上可是宵禁狀態,估計現在都快關門了,上哪逛?」

「對哦……」水木以撫額頭,尷尬的說道,「看來沒地方去,那就在家帶著吧……」

「這樣也好啊。」小椿說道,「你又不喜歡看小說與看電視。最近一段時間更是完全不看了。」

「看膩了吧。」深受前世信息爆炸,海量知識的洗禮,更是看了不計其數的作品,怎麼會對忍界這種低劣的物語故事和無聊的影視作品感興趣?要不是為了從中獲得一些額外的消息,水木根本碰都不會碰。

「正好啊,可以好好說會話。」小椿拿起放在桌子上一本不知道講什麼的書,一邊隨意的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