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三十一章 種子

第一百三十一章 種子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第八班的三個下忍進來的時候,水木和猿飛阿斯瑪的話也差不多說WwΔW.『kge『ge.La當然,也有可能是三個下忍是看見兩人話題結束了,才敲門進來的吧,不過也差不太遠,這些事情下忍還接觸不到,哪怕聽到了,估計也聽不懂。

「打擾了。」三個下忍禮貌的打招呼。「我們是來看紅老師的,聽說任務中受了傷……」

「花我們就插在花瓶裡面了。」這種瑣碎的事情還是日向雛田比較擅長。

「不知道紅老師怎麼樣了,好像還沒有醒過來的樣子……」犬冢牙直來直去的性格將問題直接就問了出來。

「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安心吧……」猿飛阿斯瑪安慰著三個下忍。

帶隊的上忍老師重傷不起,而且至今都沒有醒過來,對下忍隊伍來說,是個相當大的打擊,哪怕換一個帶隊上忍,但是畢業以來培養的感情和默契,是怎麼也彌補不回來的。至少夕日紅受傷的這一段時間內,下忍第八班暫時不可能由夕日紅來帶隊了,十有*回另行指派一個上忍當隊長,至於代理多長時間,或者說如果夕日紅身體恢復不理想,以後該怎麼辦,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不過,聽到夕日紅沒有生命危險,三個下忍學生也勉強鬆了一口氣,最近這幾天,平生第一次遇到大規模戰亂和襲擊,見到的死亡人數遠遠超過了以前十幾年的經歷了。重傷不治的人也不是一個兩個。而且三人都是忍者家族中的人,不可能對這些一無所知。當聽到夕日紅重傷的時候,也是擔心不已,現在看來情況尚好。

「既然這樣,那我就不打擾了……」

事情說完,水木就準備離開了,只是例行公事過來看看,反正夕日紅比月光疾風狀況要好得多,等綱手回來,應該能治好。

對於在場的眾人來說,只有水木一個人是毫不相干的外人,要不是有過一次並肩作戰的情誼,水木根本就不會來,和夕日紅幾乎沒什麼交集。

「我也要走了……」猿飛阿斯瑪任務比較緊急,不好耽擱,一個不慎,可能就是會引發戰爭的大麻煩。

「等等。」要走的兩人被害羞的日向雛田給叫住了。「這個,受父親委託,轉交給水木老師和阿斯瑪老師。」

「嗯?」被叫住的水木接過來,仔細看了一下,居然是一張正式得有點過分的請柬。

「今天中午?」同樣接到請柬的猿飛阿斯瑪為難的說道,「這個時間點,我肯定是沒空了,要離開村子做任務……」

「沒有關係的。」日向雛田趕緊擺手說道,「父親大人說,只要將這個交到兩位手上就夠了,然後讓我回個話,其它都不重要……」

「這樣啊,那抱歉了,我去不了……」哪怕很不禮貌,猿飛阿斯瑪也只得拒絕了。「時間不多了,我就先走了……」

說完就推門走了出去。

剩下的水木想了想然後對日向雛田問道:「還有誰會去嗎?」

「還有邁特凱上忍……」

「好吧,我會去的,轉告你的父親,我會準時到達。」

早有所覺的水木也同意了,和日向家族的好好談談,也是水木所期望的,想必以日向家族的底蘊,日向日足也不會孤陋寡聞到對輪迴眼一無所知,連年輕的自來也都能一眼辨認出輪迴眼,沒道理日向家主居然會毫不知情,地爆天星這種恐怖的忍術,絕對不會毫無流傳。

而且,日向日足確實會做人,兩人雖然心照不宣的知道,猿飛阿斯瑪和邁特凱只是掩人耳目的幌子,但是還是這麼正式得邀請。及時救援的阿斯瑪和凱兩個人,加上並肩戰鬥過的水木,別人也不會懷疑什麼,要是水木一個人的話,可能還真的要考慮一下,要不要這麼明目張胆的和日向日足打交道了,兩人身份差別這麼大,這麼正式的邀請,這是要把水木放在火上烤啊。

『如此正好,也不知道日向日足到底想要什麼……』

和有所顧忌,不敢大動干戈的日向家族打交道,總比和志村團藏耍心眼要靠譜的多,至少,白眼不擅長幻術,更不會別天神。

……

離開醫院後,水木回到家中,仔細的整理了一下最近可能遇到的狀況和可能的應對方法,甚至連除了死亡之外的最壞的打算都做好了。

『假死脫身,金蟬脫殼,真不想走到這一步啊。』

已經初步暴露的情況下,即使是假死叛逃,也難逃絕的監視,在「曉」組織的威脅下,自己是絕對撐不住的,唯一有可能庇護自己的,居然只剩下一個大蛇丸了,以水木的價值,想必和大蛇丸還是有點共同語言的。多半能保住性命。不過,如同老鼠一般躲藏在陰暗的角落瑟瑟發抖,這怎麼會是自己想要的?

『木葉啊,好不容易站穩腳跟,還有小椿,割捨不下啊。』

從穿越一開始,水木其實就沒有多少選擇的機會,一直都在被動的做著一個個選擇,看似都是以自己的意志在行動,其實認真說起來,也只是在巨大的壓力下的一些不得不如此的做法罷了。

『快了,再堅持一段時間,就是開始收穫的時候了……』

咒印查克拉分離成功,只要找到自然能量這個從無到有的關卡被突破,以自己的查克拉控制力,絕對比漩渦鳴人修鍊仙人模式要順利,而且斂息術也彌補了查克拉量不足這個最大的短板之後,已經沒有什麼可以阻擋自己的腳步了。

而現在所做的一切算計與安排,只有一個目的——為自己爭取時間。和其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