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五十四章 間不容髮

第一百五十四章 間不容髮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砂隱村六個人盤坐在一起,氣氛非常凝重,對不久之前和其它兩個忍村之間的爭執,最終以砂隱村退讓告終。這裡面的憋屈,也只有這些身在局中的人才能更加深刻的體會。三個下忍還算好,畢竟經歷不多,對這種事情也不是很在意,但是三個上忍就感覺非常的不舒服了。

「我們就這麼聽從那個木葉忍者的吩咐?」由良憤憤不平的煽動著說道,「那個傢伙也只是一個新晉的上忍,我們不用怕他……」

「不要說了,由良,這不是怕不怕的問題。」馬基打斷了由良的話,「這一次確實是我欠考慮了。」

「可是……」由良還想爭辯,卻被一邊的女忍者卷拉了拉手臂,然後對著由良搖搖頭。

「由良,這一次辛苦你了。你的提案確實讓人動心,不過,砂忍再也背不起背叛的名聲了。如果這一次我們這個時候離去,忍界就再也不會有人信任我們了。」

如果說個人之間的聲譽與信賴還可以打點折扣的話,五大忍者村這種級別的忍者組織,如果在賴以生存的聲望上被冠以不可信任的名聲的話,那麼忍者村所倚靠的著聲望建立起來的任務體系將會受到沉重的打擊。畢竟,哪怕是僱傭兵,誰也不會花錢僱傭一個信用有污點的傢伙。真到了那個時候,對本就難以維持的砂隱村將會是一個更加沉重打擊。

如果說由良只是在細節和情報操縱上誤導馬基的話,這種大勢上的壓力,就不是由良可以輕易說服馬基改變主意的了。

「那蠍那邊怎麼辦?和其它村子的人在一起,實在有太多的不便了。」儘管已經意識到蠍交代的任務很可能已經失敗了,但是由良仍然想嘗試一下,「千代長老那邊我們該怎麼說?」

「沒有關係,在一起也有好處,雖然我們這邊實力強大,但是也並不能保證萬無一失。首先將我愛羅平安帶會村子才是最重要的,至於蠍那邊,如果實在不行,放棄。千代長老那邊我去解釋。」

……

看著卷和由良還有點不滿的退了出去,馬基也臉色一黯,疲憊之色再也掩飾不住了。

「老師,我們該怎麼辦?」馬基的三個學生,身為姐姐的手鞠年紀最大,也是最有頭腦的一個。

「這不關你們的事,你們不要參與其中,這些事情,會在我們這一輩終結。」上一輩的恩怨,最好不要傳遞給下一輩,尤其是現在砂隱村和木葉不管怎麼樣,關係都在朝好的方向發展的時候,即使現在出了問題,等下一代掌權的時候,還可以重新來過,而不至於影響大局。

「知道了,老師。」手鞠受教的點點頭,「不過,這一次我們真的很危險么?」

「不,這一次我們不是主要目標。」馬基答道,「岩隱村那邊最危險,我們只要保證我愛羅不出事,其它都不重要。至於其它嘛……」

馬基頓了一下,然後接著說道,「我們不會主動幫助岩隱村,但是和木葉保持一致就行了。」

「和木葉一致?」手鞠發現了馬基話里的潛台詞,「那就是說,木葉和岩隱村也並不是關係那麼好?」

「這個當然。那兩個村子本來就沒什麼交情。而且,那個水木也不像是個蠢貨,他知道怎麼做的。」雖然在水木那裡吃了憋,但是對水木的做事方法還是認可的。「木葉忍者只會信任我們,而我們也只會跟木葉一致行動,畢竟,我們才是盟友,那幫岩隱村的,全都是外人。」

執掌砂隱村許多大權的馬基深深的知道,忍村之間的關係,絕不是一兩次行動,甚至是個人之間的私人恩怨可以左右的。至少目前前來,砂隱村只要不再做蠢事,兩個村子的聯盟牢不可破。

「由良上忍那邊似乎還有點不服氣……」手鞠擔心的說道。

「這個不要緊,等會我去找他單獨談談,他的想法是好的,不過這個時候拋棄盟友,這種離背叛一步之遙的行動,後果我們承擔不起。」說到這,馬基似乎想到了什麼事情,轉頭對我愛羅說到,「你身上的封印,卷怎麼說?」

「已經沒有問題了,卷上忍已經確認過,沒有做任何手腳?」

「可以確認嗎?木葉的封印術確實要比我們強一些,會不會有什麼我們沒有發現?」

「這個就不知道了。」一邊的勘九郎說到,「不過封印術這種東西,不同於其它的術,做手腳的可能行非常小。以上這些,是卷上忍的原話。她就是這麼說的」

「那就好,不過回去後還是要仔細檢查一下,尤其是封印和守鶴的狀態,畢竟,那個叫水木的上忍,根據情報,就是一個頂尖的封印術高手。按你們所說,有很長一段時間的空白期,根本就沒人知道他在我愛羅身上做過什麼……」

對在木葉崩潰計劃中,幾個下忍被生擒活捉的事情,前因後果,砂隱村也調查過好久,但是基本不可能有目擊證人,自然對當時的細節也不了了之了。

「還有,那個中忍、不對,現在是上忍了。」手鞠回憶了一下前段時間對陣迪達拉和赤砂之蠍的戰鬥景象,「非常的危險,我們前段時間上報的那種毀天滅地的忍術,簡直就不應該出現在世間。」

「這個情況,我已經諮詢過海老藏長老了。只是被要求盡量不要跟他直接衝突。」雖然馬基也不太願意相信一個以前聲名不顯的木葉忍者會有這種恐怖的手段,但是謹慎的他還是回去好好查過資料,一無所獲的他甚至去問了村子裡最有見識的千代和海老藏,都沒有太多的頭緒。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