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決斷

第一百六十二章 決斷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擊破四紫炎陣雖然很重要,不過這麼快就出現一尾守鶴的話,局勢就徹底的亂了。不是說一尾守鶴厲害到無人能敵的程度,能夠尾獸正面較量一下的,也不是一個兩個,其中還包括水木。但是尾獸巨大的體型帶來的能夠擊破四紫炎陣的強大力量,卻是在場的忍者都做不到的。結界雖然因為戰場的原因被設得很大,但是尾獸的身軀就佔了很大的一部分,能夠保留守鶴一點有限的活動空間,已經相當不錯了。

在水木驚訝的視線中,只見守鶴揮舞重拳,重重的擊打在四紫炎陣的幕牆上,幕牆強力的火焰傷害,在守鶴砂子分身面前,很難造成太多的危害。而守鶴巨大的力量,卻將結界打得顫抖不已。

『並沒有胡亂殺人,我愛羅還在勉勵控制么?看來局勢還沒到最糟糕的地步……』

見四紫炎陣在攻擊之下還在勉勵支撐,守鶴巨大的身體微微後退,後腿微蹲,聚集了足夠的力量之後,猛然向前衝擊,巨大的身體直接裝在結界上。然後被折磨得快要支撐不住的四紫炎陣,終於崩潰了。隨著一陣刺耳的破碎聲音響起,結界幕牆開始向四周散發出陣陣紫黑色火焰飄散,進而消失得無影無蹤,只剩下一地的狼藉顯示著其曾經存在過的痕迹。而支撐四紫炎陣的四名叛徒,也在結界破碎的反噬中倒地並人事不知。

在結界被徹底攻破之後,眾人也是感到極為驚訝。對於這次陷阱結界的作用,其目的主要就是困敵,什麼鏡面襲者之術,主要還是輔助作用,是為了配合角都和飛段收割人頭的手段。但是最基本的目的,不一會就被破壞了。

「我就說了,勝負未分吧?」和赤砂之蠍糾纏不清的水木剛剛一記鳳仙火之術,將咄咄逼人的赤砂之蠍給逼退。然後單膝跪地,右手撐地,默默的調集自然能量。而感覺到不對勁的蠍,急忙帶著三代目風影的人傀儡分別散開躲避。差之毫厘之間,赤砂之蠍剛剛站立的地面突然裂開,一道由自然能量組成的巨大手掌從下至上破土而出,差點就將赤砂之蠍抓個正著。

『真是可惜,一個連肉體都沒有的傀儡師,直覺居然這麼敏銳……』

遺憾的水木也放下了等赤砂之蠍失誤而偷襲得手的可能。只見巨大的手掌和水木之間的土地翻轉,一道鏈接能量手掌與水木本體只見的自然能量手臂顯露出來。在水木的操縱之下,巨手不斷揮舞,將赤砂之蠍趕得遠遠的。然後收回手臂,擋在一個正試圖接近自己的人影面前。

「我不太習慣有人不聲不響的來到我身邊,由良上忍,如果想要幫忙,敵人在那邊……」水木示意了一下赤砂之蠍的方向,「如果想要幫助你的同胞,也可以隨你的意了。」

「那我還真是失禮了,水木上忍……」由良似乎並沒有察覺到水木的不信任,依然腆著臉皮說道,「我就想問一問,下一步該怎麼做,這不是過來問一問盟友的意見么?」

水木看著這居心叵測的傢伙裝出一副道貌岸然的樣子,實在提不起跟他敷衍的心思。

「原本呢,我是沒有指揮砂隱村上忍的資格的。」水木頓了頓,然後說道,「不過既然由良上忍這麼客氣,那就暫時拜託你來擋住那邊那個傀儡師吧。」

「您是在說笑嗎?」由良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問道,「我根本就不是對手,一個人不可能擋得住的吧?」

「怎麼可能說笑?那個人是你們砂隱村的叛忍吧?你們應該很熟悉才對,應該好對付吧。」

說完,水木不在理會這個由良。有他在身邊,水木都不敢放心大膽的和蠍交手。對面的強敵,遠不及身邊的內鬼來得有威脅,水木暫時還不想背擅殺盟友的黑鍋,在沒找到機會幹掉這個被赤砂之蠍操縱的傀儡之前,和他並肩作戰實在是太危險了。

心中挂念著屬下的水木,匯合了日向寧次,然後向著破碎的結界後的戰場而去。

『千萬別死啊,要是真的在這裡損失一兩個,回去可是不好交代了……』

……

稍早些的時候,隨著砂隱村承受不住對抗角都和飛段的壓力,和木葉村以及岩隱村匯合之後,三個村子的聯合隊伍,因為人多,再也不復先前的秩序井然。雖然經過這幾天的行程,大家勉強也算是熟面孔了,但是互相之間的了解還是遠遠不夠的。如此情況下,發生一些意料之外的變故,卻讓人反應不及時就理所當然了。驚魂未定的砂忍到場的時候,趁著立足未穩的機會,早已等候多時的內奸就迫不及待的發動了四紫炎陣。

當絕大部分人被困住的時候,除了日向寧次因為因為需要偵察更遠的距離而暫時脫離隊伍躲了過去,再就是反應迅速的黑土,憑藉著過人的直覺,為了阻攔內奸的行動,反而在結界尚未完全封死的時候逃了出去,其它的,剛剛經過一場疲憊的戰鬥,略有點鬆懈的時候,連一貫謹慎的馬基都中招了,只有另有任務的由良,似乎「理所當然」的逃了出去。

當一切都發生之後,另一個陷阱鏡面襲者之術開始發動,和自己屬性相似的對手戰鬥的吃力程度,那是理所當然的大。雖然只要認真應對,一般不會有生命危險,畢竟只是一個拖延時間的小手段罷了。

「角都,你說這是哪個混蛋安排的這種莫名其妙的計劃?」等到結界和陷阱開始切實的發揮作用之後,飛段終於露出了其思想不靠譜的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