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時度勢

第一百七十二章 審時度勢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一時洶湧澎湃的力量,這種肆無忌憚的感覺,讓水木都快忘了,無緣無故的力量,總會在恰當的時候,讓自己付出代價。

『這就是人柱力的戰鬥方式么?這種力量,比尾獸本能的驅使身體戰鬥要強大太多了……』

極致的狂暴力量,完全不同於水木以往的方式,哪怕是曾經豁出性命去掙得一線生機的九死一生的戰鬥,也不曾像現在這樣,對自己的身體和力量完全失去了掌控。體內三種靠自然能量激發的力量,相互之間的作用,產生了這種奇特的效果。正因為這些力量之中都有著若有若無的聯繫,才沒有讓水木在巨大的力量的衝擊下被撕成碎片。不過,和人柱力查克拉泄露的方式有些類似,滲入了守鶴查克拉的自然能量,給了水木難以置信的力量,但是依然給水木帶來了極大的壓力。幸好,還有仙術查克拉和咒印力量極大的強化了水木的身體,才讓水木在這種徘徊在生與死的邊緣里,爆發出巨大的力量而不死,甚至暫時憑藉力量壓制住了守鶴。

……

原本也算是激烈的戰局,隨著守鶴出人意料的舉動而變得撲朔迷離,就在大部分人認為近距離承受了守鶴襲擊的水木和飛段等了要吃大虧的時候,沒想到,意料之外的變故出現在了水木身上。無與倫比的強大力量,直接壓制住了守鶴,甚至憑藉極其誇張的肉體力量,直接將尾獸這種戰爭兵器玩弄於鼓掌之間,這就大大的出乎人們的意料了。

而戰場中,能夠將這一切看得最清楚的,無疑就是擁有白眼的日向寧次。透過戰場的迷霧,將經過了解得一清二楚的寧次不由自主的問道:「那個真的是水木隊長么?那種透體而出的紅色查克拉……不對,那真的是查克拉么?」

「你沒有說錯,寧次,那個確實是水木。」山城青葉答道,「沒想到會被逼到這種程度,這一次可是真的糟糕了。」

「忍者也能做到這種程度么?和這種怪物也能正面角力?」一邊的油女志乃也忍不住問道。

「當然有,那邊不久有一個么?」山城青葉往水木的方向指了指,然後接著說道,「能做到這種程度的,五代目火影——綱手大人也能做到,還有自來也大人,說不定也可以……」

「那就是說,水木隊長已經有火影的實力了么?」關於火影的話題,是每個木葉忍者都不能不感興趣的熱門。

「怎麼可能!」山城青葉搖搖頭,「火影可不是你們眼睛裡所看到的的那麼簡單的。而且,水木我還是相當了解的,雖說明白這個喜歡未雨綢繆的傢伙肯定準備了不少的後手,但是這個樣子,絕對不會在他的計劃之內……」

「意外的力量么?」聽到山城青葉的回答,日向寧次和油女志乃也覺得事情有點麻煩了。

留作底牌的拚命招數,大多都有極為嚴重的副作用,一個非常典型的例子,就是秋道丁次家族的三色藥丸,吃完了發出致命一擊之後,就會導致死亡。而這還是預計之內的,如果獲得了超出了想像之外的絕強力量,那麼其副作用,也絕對會大得讓人絕望。

「最後,我們還是沒有派上什麼用場么?」對於首次的S級任務,一向活在天才的讚譽中的油女志乃和日向寧次,其實還是相當期待的,結果到最後,對上忍之間的戰鬥完全插不上手不說,連原本的輔助任務都沒做好,接二連三的出了狀況。最後眼睜睜的看著前輩們衝鋒陷陣去拚命而毫無辦法,這種巨大的落差讓兩個下忍覺得非常的沮喪。

「想什麼呢你們?」山城青葉拍了拍兩個下忍的肩膀,安慰著說道,「沒看見我對這種程度的戰鬥也完全插不上手么?好歹我還是個特別上忍呢!而且,誰說你們沒有派上用場?你們已經幫了大忙了。」

沒錯,這兩個人確實是幫了不少忙,不提先前的偵察與數次關鍵的提醒,還配合山城青葉僅僅纏住角都。角都原本被水木一記重拳打得就要破碎的水屬性心臟,最終承受不住壓力而崩解了。這其中油女志乃的操蟲術功不可沒,寧次的柔拳和白眼也多次幫山城青葉抵擋角都的觸手鐵拳和地怨虞的侵襲。

受此影響,角都不得不放出了數只屬性心臟怪物來抵消人數上的劣勢。

然而正當這邊的體術對決要變成忍術對轟的時候,守鶴和水木的變故,徹底驚擾了整個戰場的所有人。

水木以一己之力壓倒了守鶴和飛段的巨大優勢,讓角都不得不慎重的考慮是否要繼續糾纏下去,不管是尾獸還是飛段,無論哪一個被殺死,對角都都是一個大麻煩。不得已,角都迅速的擺脫了山城青葉和兩個下忍的騷擾,急忙朝著飛段和守鶴的方位飛奔而去。

……

以巨大的力量出其不意的將守鶴放倒的水木,也消耗了不少的力量,這極大的消耗也讓水木喜憂參半。一刻不停的增長的力量,漸漸的成為了水木難以承受的負擔,隨著自然能量的增加,水木也不斷的加大查克拉的供應,照這麼下去,斂息術收集的查克拉也堅持不了多久,等到水木自身的查克拉全部耗光,等待水木的將會是什麼,那就只有天知道了。是被自然能量吞噬死掉,還是被咒印徹底侵蝕成一個瘋狂的怪物,還是變成尾獸查克拉徹底撐爆,這些都是水木不可接受的後果。

趕時間的水木可不想浪費太多的機會,匍匐在地的守鶴還沒有反應過來,水木右手虛握,紅色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