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七十五章 誤導與絕處逢生

第一百七十五章 誤導與絕處逢生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拖延時間,對水木並沒有什麼好處。儘快解決,也好從容應對其他的問題,頂著仙人模式這種戰鬥姿態,感知的削減就讓水木萬分的不適應。

「準備好了嗎?寧次?」水木最後確認了一下,日向家族的柔拳,雖然對查克拉和人體經脈的掌握極為嫻熟,但是,水木體內的能量畢竟不是普通的查克拉,而是混雜著仙術查克拉和自然能量以及其他東西的奇怪力量,以寧次的實力,不再三確認,水木還真有點放心不下。

「沒有問題。」日向寧次答道。對從小到大練習的柔拳,日向寧次有著非同一般的自信,哪怕被擊敗,也沒有懷疑過柔拳的強大,只會認為自己的實力和努力不夠而已。

「那就開始吧,注意了……」

說著,水木開始壓制咒印的力量,先易後難的處置方式是合適的。至少咒印本身自帶束縛,封邪法印一直都在不遺餘力的發揮著作用,這種效力的發揮,除了受限於本身的查克拉之外,最主要的還是取決於本人的意志。先前,水木出於各方面的謹慎考量,並沒有對其作出太多的限制,但是現在,在水木的特意關照之下,咒印的力量開始逐漸的消退。

不過,體內的錯綜複雜的力量,是沒有這麼容易就捋清楚的,變故還是不幸的發生。

『我就知道,不會太輕鬆,不過,這也太麻煩了吧?』

對這個世界各種各樣的規則,水木已經不敢完全相信了,在查克拉面前,一切常識和公理,就跟鬧著玩似的。而對體內的狀況,水木雖然有所準備,但是實際情況也是讓人感到相當的棘手。

咒印的消退,不僅僅是咒印查克拉被封邪法印控制,原本水木用來平衡體內陰陽失衡而引入的通靈獸集合意志,直接被咒印霸道的撕裂後吞噬。結果就是,第二次活躍的咒印,為了達到陰陽屬性再次平衡,藉助封邪法印的推動,直接掠奪了仙人模式的基石之一——陰屬性精神體。

在水木驚駭的思緒中,咒印被封印的同時,仙人模式直接就崩解了。

如此困境,水木也是素手無策。失去了一大塊精神力量,水木的本體查克拉頓時減少了一大截,體內的自然能量瞬間處於壓倒性的優勢地位。

『這樣下去,我是要變成石頭還是變成喪失理智的瘋子?』

直接接觸自然能量的危險性不言而喻,蛤蟆仙術和蛇仙術修鍊失敗的下場一目了然,要麼死,要麼生不如死。

危急關頭,水木也管不了那麼多了,斂息術裡面最後留存的查克拉,不要命的拚命湧出,用盡全力的水木,用最後的手段來試圖為自己掙得一線生機。

本體查克拉和自然能量的直接對撞,並沒有如想像中的激烈,而是糾纏在一起形成一團完全不受控制的混合能量,由於沒有達到自然能量和查克拉的平衡,也沒有形成仙術查克拉,而是就這麼在體內肆虐,將水木體內攪得一團糟,完全沒有辦法進行控制。

「趕不出去,怎麼辦?」

水木不由得一陣後悔,也許自己解決問題的辦法有了問題,處置隱患的順序出了差錯,不應該將所有的希望寄托在兩個下忍身上。而且更重要的是,水木大大的低估的咒印這種東西的影響力,以為有了仙人模式,對咒印這種半成品的仙人化看不上眼。卻忽略了這種東西,能夠被大蛇丸寄予厚望,絕對不是一個殘次品仙人模式就可以形容的。就憑其兩次爆發後產生的影響,就讓水木對其刮目相看。

不過,咒印這種東西,還是等水木以後有餘力之後,特別是在徹底解決生命力隱患之後再來研究,現在,沒有太多的資料,也沒法進行太多的研究。而且,現在也不是考慮這個問題的的好時候。

就在水木心急如焚的關鍵時刻,一旁聚精會神的日行寧次終於出手了。

「柔拳法——八卦百二八掌。」

凌厲且厚重的查克拉瞬間包裹了水木的全身,在水木並未反抗的情況下,日向寧次柔拳的威力,結結實實的打在水木的身上。

『真不愧是日向家族口口相傳的秘訣招數,果然威力驚人。不過,更讓人驚訝的是日向寧次居然能夠無師自通的領會這種絕技,還真是天賦驚人啊。』

首先以柔拳——八卦為依託,日向寧次迅速的在水木身上的六十四個穴位進行攻擊,這種點穴式的攻擊方式,迅速的讓水木體內的能量的外放為之一滯,查克拉的放出方式被阻止,無法形成合力的情況下,對水木的傷害也略微的減輕了一些。接著,六十四掌再次使出,日向寧次出拳的速度更是比剛才要高出一大截,借著水木體內力量不繼的情況下,一百二十八掌連續使出,徹底的截斷了水木體內的能量流動。

柔拳——八卦百二八掌使用完畢的日向寧次也是累得夠嗆,和其它普通的查克拉不同,水木體內的查克拉能量實在太過霸道,也太過危險了。

對付一般的忍者和其查克拉,柔拳就像其天敵一樣,直接對其根本造成最直接的威脅。直接從查克拉下手的攻擊方式,總是讓人感到最棘手的其中一種。

不過這次,日向寧次面對水木,卻有種無從下手的感覺,柔拳打在水木身上,就像是碰到一塊柔韌的鋼板一樣,讓日向寧次感到極為難受,不使用全力的話,基本不可能打穿水木的防禦來傷到水木。不得已,用出了比往常使用柔拳大得多的力量與精力,承受著極為強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