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一百八十三章 堅強的心

第一百八十三章 堅強的心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聽到日向日足的感慨,水木也只是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大家族的家主,考慮子女的問題,尤其是涉及到繼承人的問題時候,說一點奉承的話沒關係,說得太多就有點不合時宜了。

似乎沒察覺到水木的敷衍,日向日足接著說道:「這讓我想起了日差。我也只是出生早幾分鐘,然後就成為宗家,而日差卻成了分家,還有寧次,唉……」

這個時候,日向家主居然有吐露心事的舉動,讓水木也有點詫異。不管怎麼樣利益相關,畢竟,自己也只是一個外人,這些事情說給自己聽並不好。而且,這個話題讓水木很不好接。於是氣氛就漸漸的沉悶了下來。

見到水木沒有多說。日向日足也站起身來。

「今天就到這裡吧,時間也不早了。」

「如此也好。」

說著的水木,也站了起來,然後跟著日向日足走了出去。

身邊沒有任何人陪同,日向日足和水木一前一後走在幽靜的小院迴廊里。

「水木上忍,你認為籠中鳥這種東西,真的有用么?」

走在前面的日向日足,突然出聲問道。

「呃?」看著頭也不會的日向日足,水木暫時也看不到他的表情,不過,既然三番兩次的提出,那麼想必不是客套話,而是真的想聽聽水木的看法,那麼說幾乎也無妨。

「籠中鳥,這個名字其實非常形象。鎖住了自由飛翔的翅膀,但是也避免了暴風雨的侵襲和天敵的威脅,也沒有折翼的風險。總有一些貪圖安逸的鳥兒滿足於現狀並拒絕改變。但是,總會有一些鎖不住的、孜孜不倦的嚮往天空的心,當能夠帶著身體衝破鳥籠的封鎖的時候,所綻放出的光輝,想必是十分的絢爛奪目的吧。」

「水木上忍的看法,原來是這樣的啊。」

「讓您見笑了,我也只是隨口一說,不過,畢竟身為一個外人,對籠中鳥還不是很了解。」

「嗯。」接下來,日向日足也沒有再問,水木也鬆了一口氣。

籠中鳥這個問題,其實很複雜,裡面涉及的問題,就算是水木也不敢說太多,沒有仔細研究,一切都不好說。不過從目前的情況推測的話,水木有兩個自認為比較靠譜的猜測。

首先是一個積極的猜測,籠中鳥的本意是好的,只不過是後人無知,用錯了方法罷了。

不管是哪個力量體系,先抑後揚的方式都是被廣泛採用的,就比如邁特凱和洛克李那些重到讓人驚訝的負重,當脫下負重後,激增的實力,是突破力量瓶頸的重要手段。如果把籠中鳥看做一個加之在白眼上的「無形的負重」的話,當有天才能夠突破這層束縛的時候,心靈的洗禮和力量的升華,絕對是不可小覷的。水木曾經也大膽的猜測,這個是不是曾經為了自主的將白眼升級轉生眼才被開發出來的一個半成品,由於使用方法丟失,甚至被人為的曲解,才將這項修鍊類的技術,變成了籠中鳥這種可悲的東西。一個承載夢想的神技,淪為扼殺希望的枷鎖,再也沒有比這更加讓人遺憾的了。

另一種更加讓人難以忍受的猜測,那就是籠中鳥確實是開啟轉生眼的關鍵。有籠中鳥這種東西,極大的加強了宗家對分家的控制,換句話說,如果宗家要收割分家大量的白眼來開啟轉生眼,那麼分家其實是聚集不起多少反抗的力量的。這種猜測,就顯得黑暗得多,而且更加的讓人難以接受。籠中鳥,就像是一個奴隸項圈,圈起了大量的分家培養出來的白眼,將其作為開啟轉生眼的餌料。

更加遺憾的是,這兩種可能最接近事實真相的猜測,水木更加傾向於是後一種。從日向家族的現狀,再到月球上遺留的大筒木羽村的後裔的狀況,無疑,後一種更加讓人信服。

接下來,日向日足和水木兩個人穿過宅院,日向日足甚至將水木送到了大門口,這種高調的做法,也讓水木感到有點受寵若驚和不適應。

「就到這裡吧,家主大人太客氣了。」水木對著日向日足道別然後準備離開。

「嗯,下次有時間在來找水木上忍聊聊吧。」說著,日向日足似乎想起了什麼事情一樣,叫住準備離開的水木說道:「聽說水木上忍不日就要娶妻了……」

「是的,還沒有流傳開,沒想到家主大人已經知道了。」

「嗯,不嫌棄的話,請讓我也去為水木上忍道喜吧。」

「您客氣了,請務必賞臉一聚。」

和日向日足寒暄了幾句,水木就轉身離開了。

『如此不加掩飾的展露和自己的交往,看來日向家族也對村子的狀況和家族的現狀有所不滿了,招安潛力巨大的日向寧次,整合家族勢力,和木葉上忍精英交往緊密,還加大的公開活動的頻率,現在更是要出現在自己的婚禮現場這種公共場合。如此積極的參與木葉的公開活動,這種情況,是暗示日向家族的姿態要有所改變了么?』

對日向日足的轉變暫時摸不到頭緒,水木也只得暫時放在一邊,然後來到了木葉大名鼎鼎的烤肉店。並沒有直接回家,而是來到這裡,當然是因為今天的應酬還沒有完。

「水木,這邊這邊。」剛進門,就被山城青葉發現,「總算是來了,等你好久了。」

「人倒是挺齊的嘛。」水木打量了一下碩大的烤肉桌,已經坐滿了人。「都沒有任務么?」

「不是你叫的人么?水木?」

「啊,我是叫了不少人,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