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兩百章 箭在弦上

第兩百章 箭在弦上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不應該啊。」水木驚訝的問道。「綱手大人應該不會做出這種選擇吧。從情理上講,這種命令很難執行的吧。阻力太大了。」

奈良鹿丸也頭疼的饒饒頭:「這個我也知道,原本其實已經有安排了,不過,似乎突然就發生了變故。」

「突然?」

鹿丸點頭確認道:「綱手大人今天才露出了這種意圖。至於水木老師說的阻力,其實說難也確實很難,但是這確實是直屬於火影的權責,綱手大人一意孤行的話,其實誰都沒有辦法攔下來的。」

「這倒是。」水木點點頭。「不過一點徵兆都沒有露出來嗎?」

奈良鹿丸搖搖頭:「我不知道。不過我覺得這件事既然牽涉到水木老師,那麼,原因可能和您也脫不了關係。」

「我?」

「嗯。」鹿丸肯定的答道,「事情已經了解,話也帶到了,我就先走了。最後,恭喜老師。」

「謝謝。」

看著忙碌的奈良鹿丸離開,水木也陷入沉思。綱手做出不合常理的舉動,從奈良鹿丸的說辭來看,變故很可能就發生在今天。如果和自己有關的話,那就只能是今天早上的事情了。想了一會,水木也有了大致的猜測。

看來發生變故的原因還真的是在自己身上啊!

原本水木判斷自己基本不在考慮之列的原因就在於,暗部比自己可靠。只要實力達到一定程度,就可以作為帶隊上忍的備選,這個範圍其實還是很多的。大部分人選,就集中在火影直屬力量——暗部裡面了。作為經過重重考驗甄選出來的精英,挑個把可以當帶隊上忍的人才,還是不難的。這種情況,讓水木來頂替夕日紅位置的可能性其實就微乎其微了。

但是今天早上,關於大蛇丸的那份報告,在被水木揭破其中的貓膩之後,綱手對暗部的觀感就直線下降了。這個時候可不是三年後,那個時候綱手接任火影近三年,對木葉的力量、尤其是暗部的掌控可是和現在完全不可同日而語。

這個時間點,剛接任火影之位沒多久的綱手,對暗部的內情幾乎還處在不怎麼熟悉的程度,原本繼承自三代的認可,讓綱手對這批人的信任還算不錯,但是發生今天早上的事情後,情況就急轉直下了。搞不清楚裡面哪些可信,哪些是志村團藏、甚至是其他人的後手,綱手根本就無法確信暗部名單中,哪一些才是完全聽命於火影的可靠人選。所以這個時候,原本沒有考慮過的非暗部上忍,包括水木進入視野也是順理成章的事情。

猜測到一些理由的水木也沒有想到,就是幾句話的工夫,居然還會有這種影響。當然,事情還沒有塵埃落定,一切還在兩可之間,不過,相比起其他人,水木的劣勢太明顯了,除了綱手的有限的信任之外,其他全是阻礙。而且,即使等到最後真的選中水木,也還來得及準備,除了自己的身體需要格外關注一下之外,其他的暫時不需要特別留意。

……

第二天,水木醒得非常早。昨晚躺著翻來覆去到很晚都睡不著,自從穿越以來,許多事情的點點滴滴都湧上心頭。快樂與憂傷,對這個世界的疏離與接納。在這個死了都不安寧的世界,對生命的渴望,拚命求存的算計,還有這些一連串的有別於原著的變化,都是自己存在於世的證據。在明白這個世界有幻術這個東西存在的時候,幻術的極致幾乎能夠弄假成真、甚至到創世的地步了,伊耶那岐、無限月讀甚至能將這個世界的真相都打擊得支離破碎。多了一些原本不存在忍界的一段思維,一個記憶,作為一個活生生的人,不產生迷茫是不可能的,在這個可能什麼都是虛假的世界,尋找自己的真實,有時候真的是一件困難的事情。

前世的光景也漸漸遠去,作為此世之身的水木,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的開始認同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同時也漸漸的被朋友和同僚們接納。今天就是一個十分重要的里程碑,「穿越者水木」的觀感漸漸淡去,木葉上忍水木的存在感逐漸強化,更重要的是,今後還要為成為一個好丈夫,將來為成為一個好父親而努力。兩世為人的頭一遭,這種莫名的壓力,讓水木覺得比面對尾獸都要緊張。

對著盥洗室的鏡子,水木仔細的檢查了一下面容,並沒有產生黑眼圈,臉上的氣色也沒有因為昨夜沒有休息好而顯得頹廢,不禁放下了心。名聲不好也就算了,要是在自己結婚的日子鬧了笑話就尷尬了。

收拾好之後,穿上那套小椿特地挑選的禮服,水木看了看,沒什麼疏漏之後,推開門走出去,卻意外的發現,一個人早就在外面等著自己了,正是約好的伊魯卡。

「怎麼不敲門進去,伊魯卡,等了很久?」

「沒事,我也沒來多久。」伊魯卡笑了笑,習慣性的用手指擦了擦鼻樑,「怎麼出來這麼晚,昨晚睡不著?」

「有點,不過影響不大。」水木整了整身上的禮服然後答道:「主要是這套衣服不好穿。」

外表看似清爽整潔的端莊禮服,其實穿戴起來極為麻煩。穿戴的規矩繁多不說,從裡到外的組成就有好幾個部分,稍有差池就影響外在的觀感。平時習慣了穿著制式馬甲和一些舒適風格打扮的水木,對這些東西實在是不熟悉,偏偏今天的場合又無法敷衍。

「這個嗎,習慣就好。」看到水木的抱怨,伊魯卡隨口應道。

「習慣?伊魯卡,你這張嘴還是不會說話。」水木有些好笑的說道,「這種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