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五百五十九章 請託

第五百五十九章 請託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當小椿和水木無聲無息地回到家的時候,沒有任何人知道,這兩個人不久前橫跨了半個忍界,捉住了四尾人柱力,取了個樣,然後又把他放了。

將已經被凍得奄奄一息的老紫扔在石之國一個被熊瞎子廢棄的冬眠巢穴之中,簡單地治療之後,就沒有在管他了。

除了受到一點皮外傷之外,水木沒有發現老紫有任何不妥的地方。

至於陷入半昏迷狀態,純粹是環境驟變帶來的不適應導致的。

被水木揍了一頓、其實也沒受什麼傷,老紫雖然年紀大了,但是身體還是很硬朗的。唯一的麻煩就是,從還算溫暖的石之國突然來到滴水成冰的冰洋之中,渾身燥熱狀態、突然在寒冷的海水中泡了好久,然後又被凍成冰塊,哪怕是壯年忍者也會吃不消,再加上受了點驚嚇,身體虛弱也很正常。

等一切都安排妥當之後,水木才放心離開,而這個倒霉的四尾人柱力老紫,大病一場之後,也不知道會不會認為剛才經歷的一幕只是自己感冒發燒,一時糊塗了產生的幻覺。不過,這一切已經和水木沒多大關係了。

吃一塹長一智,希望這個老人家經過這次打擊後,至少明白自己的優劣所在,下一次面對「曉」組織抓捕的時候,不要太過託大,該跑的時候趕緊跑,如果能夠逃過一劫就算他運氣了。

水木也不是沒想過就此將老紫徹底囚禁,杜絕被「曉」組織抓到他的可能性,不過一想到連五大忍村也沒能夠將這個老紫看管好,自己還是算了,不把人柱力打死打暈,想要他們乖乖聽話實在是太難了。

事情結束,水木也鬆了一口氣,別看戰鬥時間不是很長,過程順利得讓人難以想像,但戰鬥的勝負不僅僅是雙方你來我往的忍術對決。

從水木發現疑似老紫的人開始,連續的偵查與跟蹤,情報的整理與收集,戰術的安排,如果出現意外該怎麼做,等等許多細節,水木不知道花了多少精力去思考這些事情,如果這樣還不順利的話,水木也不知道還能怎樣了。

無傷或者盡量輕微傷地捕獲一個人柱力,這可比殺掉要難多了。雖然大費周折,但是好在東西弄到手了,至於老紫只能讓他自求多福。

……

推開卧室的門,裡面還很安靜,帶著些許暖意的陽光透過玻璃窗照了進來,房間里還顯得十分暖和。

睡著了的小美幸還沒有醒過來,家裡布置好的結界也沒有被觸動的跡象,看來應該沒有問題。

計劃很順利,導致時間相當充裕,原本給意外預留的時間也空了下來。

「還是村子裡舒服!」

剛從寒冷的冰洋回到火之國,感覺完全不一樣,小椿去盥洗室收拾了一下滿身的風霜,然後走了過來,看著安睡的小美幸,滿足地笑了笑。

「趁著今天有空,一起出去走走吧!」

自從孩子出生之後,還沒有全家人一起出去過。

「好!」

經歷了一番寒風之苦,去外面晒晒太陽也很不錯。

就在這時,一陣清脆的敲門聲傳入水木耳朵。

「這個時候有誰會來?」

帶著些許疑惑,水木打開門,看到一個熟悉的人。

「伊魯卡,你怎麼來了?」

「打擾了。」

這個面容年輕得有些稚嫩的教師不好意思地說道,

「先前來敲過門,好像家裡沒有人,我去警備部找過你,別人告訴我你今天休假,所以我又來了。」

「剛才我和小椿有點私事不在家,正好錯過了。有事進來說吧!」

「那打擾了!」

好久不曾進到水木家中的伊魯卡在前廳坐下,然後打量著屋子裡的擺設,

「和以前變化很大……」

水木倒上兩杯熱茶,一杯遞給了伊魯卡。

「都是小椿布置的,我可不懂這些東西。」

這時,在裡屋的小椿聽到了外面的動靜。

「是伊魯卡嗎?」

小椿抱著小美幸走了出來,

「有一段時間沒見了。」

「誒,小美幸都這麼大了,一段時間沒見,變化好大!」

「羨慕的話,自己也交個女朋友,教育部里好像也有女教師的吧!」

至少水木就知道,學校里有一個非常嚴厲且神秘的女教師,最擅長的是培訓與教導女間諜。

水木的調笑讓伊魯卡大囧,趕忙訕笑著擺擺手,

「哪有那麼容易。不說我了,今天我是來給你送這個的。」

說著,一個印著燙金大字的紅色帖子遞了過來。

「請柬?月光疾風和卯月夕顏的喜訊,原來如此,已經倒了這個時候了么?」

這件事水木早就聽小椿說過了,沒想到這麼快就到了這一天。

「知道了,到時候我會去的。沒想到會是由你送過來!」

「是我看你們都比較忙,不一定那麼容易碰上,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代為轉交了。哈哈,希望水木你不要覺得我多管閑事!」

「怎麼會?」

伊魯卡確實是個老好人,而且是個沒什麼自信的傢伙,很久以前水木就知道了。

「不用這麼拘謹,有事直接來找我就行了!」

「那行,事情傳達到了,我也該走了。」

眼見水木和小椿帶著孩子走出來,明顯是要出門,伊魯卡這點眼力還是有的。

「有空可以過來串串門!」

……

砂隱村,正在和海老藏釣魚的千代不悅地看著下面請示的伏義。

「法一死了?」

「是!」伏義滿臉悲切之色地答道,「左胸一道貫穿傷直接打破了心臟,沒人知道法一大師是什麼時候死的,等發現的時候,血液已經快流幹了。這是無恥的暗殺……」

「好了!」

千代擺擺手示意伏義不要再說了,

「馬基不會做這種事!」

「我也認為馬基不是這樣的人,可是,下面的人議論紛紛!」

有時候,真相併不是很重要,當大家都這麼認為的時候,事情就很難控制了。伏義正是因為掌控不了局面,不得不來求助千代。

「知道了,事情我會處理好的,你先下去吧!」

本章完

www.pashu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