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七百四十四章 釋疑

第七百四十四章 釋疑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輪迴眼不是大白菜,在所有的歷史記錄、甚至是神話傳說中,也只有六道仙人才擁有過。

長門所擁有的輪迴眼,以前因為沒有多想,所以不覺得有問題,現在倒是覺得疑點重重。

有副作用的血繼限界比比皆是,強大的血統傳承,總會有一些難以避免的弱點,但像長門這樣,對自身的傷害這麼嚴重的,也並不多見。

從現有的情報來看,長門帶有漩渦家族的血統應該不會有疑問,但漩渦家族什麼時候和輪迴眼扯上關係了?

從古到今,漩渦家族也只露出了身體素質優秀、體力旺盛、查克拉量龐大等特點,另外也十分擅長封印術。

最近幾十年,才被發現擁有非常適合充當尾獸力量的容器——人柱力。

但漩渦家族從來沒有和輪迴眼聯繫起來。不要說記載,連傳聞都沒有過,整個忍界都沒有這方面的消息。

那長門的輪迴眼是哪來的?

瞳術類型的血繼限界極為少見,尤其是像輪迴眼這種絕無僅有的類型。

情報都沒有多少,如何處置付出了極大的代價,好不容易才弄到手的輪迴眼,自來也也沒有仔細考慮過,這一切發生得太突然了。

「我還沒想好!」

自來也遺憾地搖搖頭,

「神話傳說中的仙人之眼,很久以前出現在我眼前的時候,我就沒慎重考慮,以至於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當初懈怠的後果,只剩下除了滿目瘡痍。」

「也對……」

原本想要建議自來也將輪迴眼就此銷毀、或者交給自己處置的水木,張了張嘴,還是沒有說出口。

「怎麼了?有話就直說吧……」

水木猶豫了一下,最後還是旁敲側擊地說道:

「作為一切動亂的根源,是否就此將輪迴眼徹底毀滅?如果沒有這東西,感覺以後會少很多麻煩。」

如果能夠利用起來,當然也是一大助力,但交給誰來使用、更近一步地說,誰才能發揮出輪迴眼的力量?

不要看長門支撐輪迴眼這麼吃力,就覺得長門實力不濟。

同樣是漩渦家族的人,資質也是有高有低的。

接受並移植他人的器官,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不發生排斥反應已經極為難得了,還要充分發揮其血繼限界的力量,就更加困難了。

旗木卡卡西十多年前就開啟了萬花筒寫輪眼,但也只是在最近才勉強能夠使用神威,憋一次大招,不知道要花費多少時間才能攢夠查克拉。

「長門臨終之前,擺脫我的事情,總不能置之不理啊!我能做的,也只有這些了。」

讓自來也給輪迴眼找一個好主人,也是長門最後的遺願。

「可是,長門最後不是透露,輪迴眼的來歷很可疑么?還是謹慎一點吧!」

言辭之間,長門若有如無地暗示,輪迴眼的力量,原本並非為其所有。

「可是,很小的時候,長門就覺醒了輪迴眼,應該不會有疑問才對。」

自來也勉力為自己和長門辯解,似乎自己也有一些懷疑。

水木也無法將來源不明的情報透露太多。

「假如、我是說,有沒有可能,操縱這一切的、真正的幕後黑手,好多年前就已經安排好了?」

水木的話,讓自來也一震:

「拿輪迴眼來做這麼多年的布局和安排,忍界怎麼可能會存在這樣的組織或者忍者?」

水木嘆了一口氣,就知道自來也不會相信的,換了誰也不會猜得到,這一切只是為了某個人的復生而必不可少的一環。

一隻輪迴眼和兩隻輪迴眼,到底有什麼區別?

水木並不覺得在本質上有太大的不同,所有六道與外道的秘術都能夠使用而好無遲滯。

唯一的差別,就是當輪迴眼的主人收回輪迴眼的時候,可以使用其特有的輪迴眼瞳術。

萬花筒寫輪眼可以激活須佐能乎,也有各種各樣奇妙的瞳術,輪迴眼特有的秘術也是各不相同的。

宇智波斑的輪迴眼特有瞳術是輪墓·邊獄,宇智波佐助獲得六道之力、將永恆的萬花筒寫輪眼晉陞為輪迴眼之後,所擁有的特有瞳術,是能夠進行空間置換的天手力。

這麼看來,除非將所有的輪迴眼徹底毀滅,否則,只要剩下一隻輪迴眼,和剩下一對輪迴眼的差別也不是很大。

輪迴眼的處置,看起來最後還是要好好考慮一下了。

……

在一片灰暗的空間裡面,靜靜等待的干柿鬼鮫,不知道過了多久,身上的傷勢快要急速惡化的時候,空間一陣扭曲,不受控制的力道加持在自己身上,視線一陣迷茫,片刻之後,一片亮光出現。

再次重見天日的干柿鬼鮫楞了一下,隨即反應過,強忍著重傷的身體的劇痛,掙扎著站了起來,將鮫肌橫擋在身前,做出一副警惕防守狀。

「不要緊張!」

一個有些輕佻的聲線傳入干柿鬼鮫的耳朵。

「是你啊,阿飛!」

瞬間意識到已經脫離危險的鯊魚臉男子,放下鮫肌,當做拐杖拄在地上,支撐著自己搖搖欲墜的身體、不至於倒下。

「沒想到九死一生、活下來之後第一個見到的居然是你。」

「這次前輩也是出了大力氣,可惜組織活下來的沒有幾個了。原本人丁興旺的組織,就剩下這麼幾個人了。尤其是迪達拉前輩,死的毫無價值,真是可惜了。」

「聽你的口氣,戰局看來很不利,已經結束了?」

「是啊!」

面前的漩渦面具阿飛,沒有露出一絲戰敗的沮喪,反而漫不經心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