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天命在我

第九百二十五章 天命在我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還真是好運的傢伙!』

角都心中懊惱,四面八方這麼大的空間,僅僅只是試探一般的攻擊,就恰好命中了一個心臟怪物,還真是讓人有些無奈。

現在誰也看不見誰,除了感知探查之外,一切行動都要靠直覺判斷。

角都雖然掌握有主動權,照美冥和宇智波佐助的須佐能乎的破壞力實在是太強大了,只要露出破綻,或者被察覺到查克拉波動,就會被一擊必殺。

如果不是有五條命……不對,現在只有四條命,角都早就溜之大吉了。

『偏偏是攻擊能力最強的風屬性……』

要問五行遁術哪一個有把握能夠切開須佐能乎,也就風遁有那麼一絲希望了。

宇智波佐助本身就擅長雷遁,抗性太高。

火遁更是希望渺茫,擁有加具土命的宇智波佐助,很難用S級以下的火遁傷到他。

土遁和水遁這種適合戰場大範圍殺傷和控場的忍術,角都已經用了,但沒有硬殺傷也無濟於事。

『這樣也好,沒什麼顧忌了,試試設想中的力量吧!』

角都本來不想在這裡暴露力量的雛形的,如果被其它人知道,等到第四次忍戰的時候,本體水木再次使用的話,肯定會惹人非議,不過……

『顧不了那麼多了!』

力量開發出來,就是要用的,從來沒有出現過的力量,很可能會打敵人一個措手不及,但也有出現疏忽而失誤的可能。

將從來就沒有試過的忍術當做殺手鐧,這樣太冒險了。

打定主意的角都拿出一幅捲軸,放在地上攤開,然後雙手結印,解開了上面的符文。

早就被拓印在上面的轉寫封印爆開,原本被封印在裡面的忍術開始發揮作用,一團銀色的光輝包裹住了角都的身體,與此同時,原本在周圍游弋的火屬性心臟怪沖入銀色光輝形成的大繭,回歸本體之後和角都本體裡面的土屬性心臟,在銀色的大繭裡面,發生著奇妙的變化。

「天命在我,不只是說說而已,哪怕只是片刻,我將無所不能……」

被水木交給角都當做殺手鐧的,正是甲的萬花筒寫輪眼所特有的瞳術——蛭子。

雖然只是由甲的穢土體使出來,威力比上次讓志村團藏近乎起死回生的奇蹟肯定是遠遠不如的,甚至時間限制也極大,但這也足夠了。

剩下的水屬性心臟怪和雷屬性心臟怪立刻施展了忍術掩護本體的行動,牽制住敵人的注意力。

「水遁·水幕障!」

「雷遁·偽暗!」

壓縮的水泡形成一片散射的彈幕牆向敵人的方向飛去,中間夾雜著雷遁的電弧,更加增添了威力,與此同時,水屬性心臟怪和雷屬性心臟怪不斷變換方位,徹底掩蓋住本體不斷膨脹的氣勢。

也許這樣粗淺的掩護戰術並不高明,但現在,因為甲的萬花筒寫輪眼瞳術的力量,成功的可能性卻極大。

在宇智波佐助和照美冥的注意力被引開的時候,銀色大繭不斷鼓動,龐大的查克拉帶來的壓迫感越來越大,不一會,光輝散盡,渾身閃爍著赤紅色光芒的角都再次出現。

『熔遁,成功了!』

既是水木帶來的火遁與土遁的查克拉性質變化的完美理解,也有使用熔遁的豐富經驗,以目前角都的實力,修行熔遁並不是不可能,但希望並不是很大,血繼限界並不僅僅是查克拉性質變化的問題,還需要時間來讓查克拉對身體進行潛移默化的改變。

這種潤物細無聲的提高,除非資質驚人,否則必須要經過長時間的積累。

因為有了臨時改變運氣的神奇的萬花筒寫輪眼的秘術——蛭子,哪怕是再小的可能,在這個時候幾率也會被無限拔高。

「現成的對付須佐能乎的血繼限界,照美冥的熔遁·溶怪之術可以,我的熔遁自然也不在話下。」

在力量層級上被壓制,自然要尋求解決的辦法,用五行遁術繼續以量來取勝的可能性不大,只能寄希望於血繼限界或者陰陽遁了。

渾身包裹著炙熱的熔岩、已經進入熔遁查克拉模式的角都,看向了正在追逐著水屬性心臟怪和雷屬性心臟怪的宇智波佐助操縱的須佐能乎。

「現在,到我了。」

周身的溫度迅速提高,附近空氣中的濃霧帶著的水汽碰到角都之後都發出了滋滋聲,讓角都看起來像是一個著了火的霧狀怪物。

這個貌似的怪物很快就變成了貨真價值的怪物。

「討滅一切的紅蓮,綻放吧,天壤劫火!」

隨著角都的話音落下,原本就察覺到這邊變化的宇智波佐助和照美冥臉色一變。

「這是什麼?」

閃爍著妖艷火苗的紅色巨人拔地而起,連周圍的濃霧都被灼熱的氣息驅散,舉手投足之間的冷熱交織,就能激起一片小型龍捲。

遠遠的山巔,察覺到不妙的黑絕已經溜了,還以為角都這一次是在劫難逃,沒想到回頭卻看到這樣可怕的景象。

「還真是讓人驚訝,這個老傢伙還藏著這樣的力量!」

哪怕是身為大筒木輝夜的意志的衍生,黑絕都能感覺到遠方那個紅色巨人裡面隱隱透露出來的一絲毀滅氣息。

祭出了底牌的角都不會理會宇智波佐助的驚訝,操縱著可怕熔岩巨人大踏步向前,以遠超體型的靈活速度,一把抓住了須佐能乎的雙手臂。

紅色熔岩巨人雙手用力,將須佐能乎按到在地,身上的紅蓮之火,隨著炙熱的岩漿滴落在紫色的須佐能乎身上,堅不可摧的須佐能乎就像冰塊遇到熱水一樣,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