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九百二十八章 最不壞的那一個

第九百二十八章 最不壞的那一個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足足過了將近一刻鐘,漆黑的煙雲才漸漸散去。

這樣猛烈的爆炸的威力,比之迪達拉的自爆自然是差遠了,和原著中小南對付宇智波帶土使用的所謂六千億張起爆符更是遠遠不如。

但對付這些秘術詭異、但本體不見得有多強大的黑絕和白絕,已經是綽綽有餘了。

被劇烈的爆炸衝擊波炸出來的深坑底部,一抹黑色的陰影從地下升了起來。

「還真是驚險,差一點就死了。」

「死?」

另一個白色的人型生物也破土而出,

「這樣膚淺的攻擊能夠殺死你才怪,除非能同時將幾百米深的地脈裡面的你給挖出來,否則,想弄死你還真有點困難。不過……」

白絕感知了一下周圍的查克拉反應,

「本體好像已經徹底死了!」

黑絕滿不在乎地說道:

「死了就死了吧,說是本體,對白絕來說,也只是一個意志的中轉站而已,反正沒了他,你們這些分身也不會死。」

事實正是如此,除非是外道魔像、也就是十尾出現問題,否則的話,白絕的本體和各個分身之間的聯繫,也不見得有多麼緊密。

說是本體,其實也只是第一個被宇智波斑用初代細胞、藉助外道魔像製造出來,控制白絕軍團的指揮官而已。

「你說的殺不死我,也不是很準確,至少角都這個傢伙是有辦法的。」

先前在角都身上那股難以言喻的威脅感,絕對不是錯覺。

「所以,你就這麼將這個傢伙毫不猶豫地拋棄了?」

說一千道一萬,現實的危機感,才是黑絕決定拋棄角都的關鍵。

「我不知道角都身上發生了什麼,原本準備再仔細拷問一下他精神上的那些異常,現在看來,連一片屍骨都沒弄到手,看樣子是搞不清楚是不是有誰在暗中算計我們了。」

懷疑的人是有的,不止是敵對的水木、五大忍村、忍界聯軍、甚至是宇智波帶土都有嫌疑。

雖然目前看來,宇智波帶土和黑絕是一夥的,但事實真的如此么?

被宇智波斑用咒印束縛的宇智波帶土就真的沒有二心?

隱藏最深的黑絕就更加不用說了,所有人都是懷疑的對象與可以利用的棋子,這裡面當然也包括宇智波帶土和宇智波斑。

「就這樣了吧,這次試探失敗了,損失了角都,也不是什麼大事,回去準備一下,要開始下一步計劃了。」

做掌控一切的幕後黑手,真的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既然將所有人當做可以支配的棋子,那麼就意味著黑絕根本就沒有任何真正的盟友,不僅要時刻自省自己的掌控力,還要防備明面上的屬下背叛,甚至要引導敵對勢力按照自己的計劃行動,每一步都不能出錯,一旦出現意外,還要準備補救措施,就像不久之前,水木和木葉村的行動,不知道壞了多少事,但好在事情的發展還沒有脫出控制。

不過,意外發生得太多了,許多事情好像也似是而非,總感覺有些存在已經在背後使壞,準備渾水摸魚。

雖然有些擔憂,但只要等到十尾人柱力現身,一切都塵埃落定了,近在眼前的果實,等了近千年,終於有了摘取的希望。

……

木葉村警備部,旗木卡卡西將在雷之國巨龜島發生的事情詳細地述說了一遍之後,等著水木的反應。

事實上,這個時候,水木正在為角都最後生還的希望喪失而遺憾。

一心二用的水木一邊聽著旗木卡卡西說著不久之前在巨龜島發生的意外,一邊指揮著角都剩下的水屬性心臟怪物作著最後的掙扎。

還是失敗了。

水木不禁搖搖頭然後嘆了一口氣。

「怎麼,有什麼不對?」

「沒什麼!」

意識到剛才走神了的水木冷清地笑了笑,

「情況我已經知道了,謝謝你,卡卡西!」

「是嘛,那就好!」

旗木卡卡西尷尬地饒饒頭。

到底還是生疏了啊!

如果是以往,水木絕對不會這麼冷淡地說著如此重要的事情,而且心中的想法,以後估計也不會對卡卡西坦誠了。

和水木熟悉的人都知道,這個外冷內熱的傢伙,處置人際交往的方式十分極端,雖然看起來因為位高權重而有些矜持,待人接物也彬彬有禮,在熟悉的人面前也有著讓人退避三舍的幽默感,雖然毒舌了一點,但能夠說得上話的,一般都不會有壞心思。

但對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掩沒在臉上和煦微笑之下的冷漠,只有親朋好友才知道,不能被水木當做「自己人」,那就和路邊的石塊沒什麼區別,唯一的差異,就是有用的石塊和沒用的石塊。

當然,卡卡西知道自己和水木並沒有決裂,但所謂的談笑風生的友情,以後再也不會有了。

「水木……」

雖然早就知道自己的選擇一旦讓水木知道後,肯定會有這樣的變化,但和自己預料中發生的時間提前太多了。

「不論是我,還是村子,對你都沒有惡意……」

「我知道的,卡卡西……」

水木起身,推開辦公室大門就欲離去,

「真的懷有惡意的話,我就不會坐在這裡和你好好說話了。」

「你不要怪綱手大人……」

還要再說的卡卡西,卻看見水木已經消失在轉角,

「唉……」

嘆了一口氣的旗木卡卡西將面前的一大堆文件一推,雙腳翹在辦公桌上,往辦公椅後一靠。

「接下來的事情我可處理不了了!」

雖然水木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