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火影之救世主 >第九百二十九章 擋箭牌

第九百二十九章 擋箭牌

小說:火影之救世主| 作者:范儀同| 類別:仙俠武俠

既然自詡為忍界正義組織的五大忍村,自然不會忘了收買其它小國和小忍村。

表面上的工作還是要做到位的,雖然並不指望這些小國的戰力能夠派上用場,但只要不在背後添亂就可以了。

不只是雨之國,瀧之國、田之國、草之國都沒有放過,愛好和平、連武力都沒有的湯之國也被通知了,甚至那些彈丸之地,勉強算是一村一國的茶之國、鳥之國、波之國、海之國等等都有被拉上忍界聯軍的戰車。

雨之國是「曉」組織前任首領的駐地,但因為擁有輪迴眼的長門已經死了,這個封閉的國家如今換了主人,雖然維持著一貫的秘密行事的傳統,外界不知曉這裡的主事人是誰,但這個時候,也沒人會打擾這個雖然貧瘠,但武力相當不俗的國家。

同樣是夾在大國之間的緩衝地帶,連稍弱一籌的草之國和瀧之國都被通知了,雨之國自然也有這樣的待遇。

不過,五大忍村拉攏得不上心,那些小國自然也不想捲入這樣的大戰裡面。

神仙打架,小鬼躲得遠遠的才是正理,如草之國這種牆頭草,虛與委蛇了一番之後就拒絕了,田之國、茶之國、波之國、海之國這種基本沒什麼戰鬥力的,也就回個聲音,表示知道了,然後就沒有下文,算是委婉拒絕。

至於雨之國就更加乾脆了,來訪的使者連雨之國大門都沒有進,遞交了邀請函就返回了,雨之國更是識趣地不聞不問,估計哪一張「廢紙」都不知道扔哪裡去了。

在這個時候,水木突然說要參與忍界聯軍,實在是讓人有些費解。

「出了什麼事情,讓你改變了主意?」

雨之國畢竟只是一個水木的實驗基地,從一開始,就沒有將其發展壯大的意思,更加不會有拋頭露面,升級種田的想法,這裡是忍界,不是帝國時代,沒有文明等級升級的說法。

將自己的精力放在怎麼提高雨之國人民的生活水平上,建立一個富強、民主、和諧的國家什麼的,水木一點興趣也沒有。

捨己為人的偉業,還是交給真正熱愛雨之國的英雄好了。

為忍界的文明發展做出貢獻什麼的,抱歉,這事還是交給專業的來。

有一句話說得好,什麼時代的滾滾車輪碾過,一些反動派都是螳臂當車。

水木不是自不量力的螳螂,也不是帶領忍界人民走向繁榮富強的智者、先哲。

哪怕水木將自己前世先進的社會規則搬過來,套用在雨之國估計也行不通。

領先一步是天才,領先一大截,就是徹頭徹尾的瘋子。

忍界的發展自然有他的規律,越俎代庖的事情,水木是不會做的。

既然對整個忍界的責任感都這麼薄弱,區區雨之國,水木就更不會將其放在心上了。

享受著執掌這個國家的好處,水木也就勉強作為雨之國的保護人,讓治下之民安居樂業,已經做得足夠了。

至於第四次忍界大戰?

如果以雨之國原有的水準,也就有限的幾個人能夠叫得出名號,其它的,當炮灰水木都覺得有些於心不忍。

除非水木或者實體分身親自下場,不然的話,參與忍界聯軍,估計存在感都刷不了。

非五大國的忍界聯軍勢力,也就瀧之國因為六尾人柱力——芙的原因,沒法置身事外,再加上他們目前也是明面上除了五大國之外,最強的勢力了,不得不加入忍界聯軍,其它的也就倡議著鐵之國算是出了大力。

如果雨之國這種存在感不強的勢力突然說要為忍界的生死存亡奉獻力量?

希望怎麼想怎麼都有些詭異。

捨己為人這種事實在不是國與國之間交往的依據,在感受到切膚之痛之前,沒有誰會對一個叛忍組織有太多了解,自然也不明白滅世危急近在眼前。

「在木葉村發生了什麼事,讓你這麼著急?不過……就算是火燒眉毛,你也不會是做出不智選擇的人吧!」

水木不復先前的滿臉陰沉,平靜地說道:

「和村子有些矛盾,似乎被忌憚了!」

「呃?」

希望一愣,

「什麼時候的事情?以你的行動力,應該不會讓不滿隔夜,應該還是剛剛發生的,難道……和角都的死有些關係?不對,照美冥應該不會讓你做出這樣的事情來,那是火之國大名、還是宇智波佐助?」

水木搖搖頭。

「這個稍後再說,現在說的是讓雨之國參與忍界聯軍的事情。」

「好吧!」

希望停下了手上的事情,鄭重地問道,

「既然是要參與忍界聯軍,那麼必然會暴露許多雨之國的秘密,派出合格的首領是必須的,那麼,誰來帶隊?」

本來實力就弱小,參與國際事務的時候,拿不出什麼籌碼,連一個上得了檯面的人都沒有,怎麼和五大忍村打交道?

如果派出阿貓阿狗三兩隻,必然會被看做敷衍了事,這些人很可能被當做炮灰使用,刷不了存在感,還不如不派人去,免得丟人現眼。

如果讓水木的實體分身來客串,那玩笑就大了,還活著的六個實體分身沒有一個有完成任務的把握,上了戰場一出手,就會露餡,再高明的變身術偽裝都不管用。

甚至還有被提前發現的可能,木葉村各種精神秘術、高級幻術什麼的,說不定什麼時候就中招了,要知道雨之國才剛剛從敵對陣營變成中立陣營,對其防範是理所當然的。

「做這種吃力不調好的事情,你真的想清楚了?」

水木微微一笑,

「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