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科幻末世小說 >朝天闕 >第261章 容顏栩栩,穿越千年

第261章 容顏栩栩,穿越千年

小說:朝天闕| 作者:侯之青銅| 類別:科幻末世

聽蘇楚瀾妥協,林筱顯出一絲得意的笑容來,轉而語帶關切:

「你我之間沒有生死的矛盾,何必鬧這麼僵。」

蘇楚瀾面容不改,手指在褲兜里悄悄一鍵撥打了歐曼雲的電話,電話暗中接通,對方沒有聲音。

蘇楚瀾這才抬頭,大聲問道:

「你把那姓穆的關在哪裡?」

林筱一笑,眼神落在他臉上:

「還能在哪裡,當然在我這莊園里。」

「莊園里?難不成是被你關在地下室里了?」蘇楚瀾故作猜想道。

林筱臉上浮現出一絲意外:

「呦!我還真小看你了,竟然還知道我這莊園有地下室。你是從哪知道的?」

蘇楚瀾嘴角撇過絲冷冷的笑意:

「在你餐廳用餐時偶然發現的,怎麼?壁爐里藏著什麼見不得人的東西吧?」

林筱無意間被他譏諷得臉色發紅,她索性道:

「實話跟你說,那姓穆的就被我囚禁在地下室里了,難道你還準備把他救走不成?你可別忘了你還有章迪在我手裡。你如果想毀了我的好事,那我對你心愛之人也絕不會留情。」

蘇楚瀾嘆息一聲,說:

「這姓穆的與我何關,大不了是個越界者而已,早一天晚一天送他對我來說沒有任何影響。只是好意提醒你,不要玩火燒了手,警方也不是好惹的,遲早會尋過來。早罷手吧。」

林筱飄了他一白眼:

「不勞你費心,你只需考慮好你和我之間的交易就行了,你考慮怎麼樣了?」

蘇楚瀾凝視她片刻,再次點頭:

「好,我答應你!」

......

雙方條件達成,蘇楚瀾終於如願可以見章迪一面,然而他很清楚,留給他的時間並不多。

卧室打開瞬間,章迪突然見到蘇楚瀾出現在門口,那一刻,她驚得幾乎木然,隨即眼淚便啪嗒掉落下來,如同是電影中紫霞見到至尊寶的那一剎那。

「我的意中人是一位蓋世英雄,有一天他會身披金甲聖衣、駕著七彩祥雲來娶我」。

然而這一回,她同樣將會是「只猜到了開頭,卻沒猜到那結局」。

蘇楚瀾心頭一熱,不等章迪反應,快走上前一把將她摟進懷裡,趁著她還埋頭在自己脖間嗚咽之際,湊在她耳畔小聲說道:

「一會你先離開,出大門不要回頭,順大路一直跑,直到看到一輛亮燈的小車,那裡有人接你。」

章迪還未從相見的激動里出來,驀然瞪大眼睛看著他。

他再次摟緊自己的女人,頭埋在她秀髮間叮囑:

「切記!不要停下!」

章迪終於明白了他的意思,淚水瞬間奪眶。

蘇楚瀾將自己微笑的面容放在她眼前,用大手擦拭她淚水道:

「我說的話可記住了?」

章迪用勁點頭,可卻止不住淚如泉湧。

林筱雙手交叉胸前看兩人纏綿,分開片刻才頗有感觸著說道:

「章迪你不要怪姐姐,如果不是你這個小男友不聽話,我也不至於把你弄這兒來。」

章迪這才調過頭狠狠瞪她一眼:

「林筱,我哥的事跟你有沒有關係?」

林筱這女人頓時表情複雜道:

「章迪,我再跟你重申一遍,那事跟我沒任何關係,我儘力了,從此後我們間也再無任何關係。」

「你騙人!」章迪近乎嘶喊道。

林筱眉目一凝:

「章迪你要清楚,我既然能放你走,也能立即把你抓回來!」

章迪正想掙脫上前理論,卻被蘇楚瀾自後面一把抱住,他直視林筱:

「你倆費什麼話?你不說放她走的嗎,還等什麼!」

......

別墅樓下,黑沉沉的大門在電機帶動下吱吱呀呀打開。

在那管家的跟隨下章迪步向大門,白色連衣裙在風中搖曳凌亂。

她回頭,夜風裡舉動著目光,楚楚生憐。

蘇楚瀾立於窗前向她揮手,心裡直說:去吧,快跑。

黑夜裡章迪回身拽起裙裾,看他一眼後便咬牙發足開始朝大路上奔跑,直到白色碎花般的影子消失在路口處,那老管家才站著原地按動開關,一動不動等那大門慢慢闔上。

大門復在沉沉中關上,夜色靜謐如初。

蘇楚瀾佇立很長時間,直到身後傳來林筱帶著訕笑的聲音:

「好了情痴,別再魂不守舍了,現在該談談我們間的正事了。」

蘇楚瀾嘴角一撇轉過身:

「就你這事還算得上正事?」

林筱臉色倏然一變:

「怎麼?難道你想撕毀我們之前的約定?」

蘇楚瀾完全一副不屑:

「爽約?這像是老子會幹的事嗎!」

林筱這才恢復了笑容:

「知道就好!」

......

大廳後院的泳池,群山環繞中的一汪碧水,漾漾出月華冷清的影子。

林筱瞧瞧蘇楚瀾挺立在池邊的背影,發笑說道:

「看不出你這人還有夜泳的習慣?」

蘇楚瀾獨對池水笑了笑:

「聽說過冥空沒有?」

「冥空?」林筱眼露迷惘,「沒有,怎麼了?難道跟你我的穿越有關嗎?」

「諒你就沒聽過。」蘇楚瀾點頭,指了指一池水面:

「那裡就是冥空。」

說罷,從桌上的琴箱里拿出那把生鏽的「綠袖」來。

林筱滿懷好奇注視著他手上動作。

「這是,古董?」

蘇楚瀾手指婆娑過斑駁銹跡的劍身,猶懷感情說道:

「綠袖,我的心愛之物。」

林筱眼裡猶還帶著疑惑要問,可是蘇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