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太古魂帝 >第二百六十章 誰與爭鋒

第二百六十章 誰與爭鋒

小說:太古魂帝| 作者:七言絕句| 類別:玄幻奇幻

蒼穹之上,高高懸掛的四件極道寶器相繼退去,黑風老魔與恨東來直接駕馭滾滾魔雲離開了帝都,他們要回去,選出十個魔道天驕,前來參加正魔兩道大比。至於時間,就定在三天後。雖然魔門距離帝都足有數萬里之遙,但對於玄境修士來說,並不算什麼,他們開啟空間之門,可以隨意穿越這一點距離。

正魔大比的消息,也隨著歐陽朴二人的回歸,傳播開來,所有人都被這個消息震的不輕。多年以來,正道與魔道,向來時見面即殺,根本不會留情。而現在,竟然要同台競技,站在比武台上論高低,大家震驚的同情,也是摩拳擦掌,群情激奮,都在期待三天後的比武。

這一次的比武,比起六派會武要更加的轟動激烈,畢竟以正魔兩道的恩怨來說,誰都不想在對方面前低頭認輸。

「聽說了嗎,正道要與魔道比武了,他們還真是敢來找死啊。」

「就是,魔道崽子太猖狂,我看他們一場也贏不了,就憑他們也想進稷下學宮,做夢去吧。」

「那也不盡然,其實魔道還是有幾個高手的,像那傳說中的魔道第一天驕斷罪心,就很厲害。」

「斷罪心啊,我也聽說過,傳聞他父母都是魔道巨擘,從小是在死人窟里成長起來了,相當恐怖的一個人,普通人只要和他眼神對視,就會被嚇尿。」

「還有那魔道聖女,淳于悠悠,同樣天賦超凡。」

「管他什麼聖女魔子,敢來稷下學宮,統統打死!」

各種各樣的議論聲喧囂塵上,整個帝都人滿為患,許多魔道修士更是混進了帝都,招搖過市。他們擅長偽裝,看起來與普通修士並沒有多少差別,在各個酒肆茶樓中高談闊論,充斥的都是正魔會武的話題。

而葉天等正道十強天驕,已經各自歸去,他們在比武中或多或少都有著一些損傷,現在需要調息,三天時間差不多正好,可以調整到巔峰狀態。

葉天同樣陷入了閉關中,他在六派大比中以無可爭議的成績奪取第一,可謂前無古人,後難覓來者,這也令他名聲大噪,在道至虛新排的人榜上名列第一。人榜收錄的都是正道弟子,妖族與魔道都不在此列,不過那怕如此,葉天的名聲,也是遠遠傳播到了魔門與萬妖窟之中。在這樣年輕一代如日中天的聲勢中,想要結識葉天的人,真的是不要太過,用踏破門檻來形容都不誇張,請柬更是收到一大堆。葉天煩不勝煩,只能借口閉關,將所有邀請都婉拒掉了。

此刻,一間漆黑的房中,葉天正在閉目調息,他的心神沉浸在一片虛無之中,卻又有絲絲縷縷異樣的念頭泛濫而出,那是七情六慾,剪不斷理還亂,令葉天的情緒一直在波動之中。

「沒想到,神風九劍的後遺症這麼嚴重。」

葉天微微蹙眉,他的情緒,主要集中在憤怒、哀傷、喜悅與快樂上面,還有一些愛戀,這些念頭猶如一鍋粥,在心神之中翻騰。

「慧劍斬無名,業火煉情絲!」

葉天心神一動,劍光雷火齊齊洶湧,將雜亂的念頭煉化成虛無,良久,他終於感覺到自己的心神恢復了過來,純凈如無暇的琉璃,不染塵埃。

旋即,葉天又開始運轉雷神訣,吸收景山輸給他的血色雷源玄晶。滾滾的本源雷道力量注入雷神鎧之中,緩慢的提升著雷神鎧的底蘊潛力,但想要晉陞為極品靈器,一顆雷源玄晶卻還差了一些。最後,雷神鎧紫色的光暈已經褪去一部分,有白金色的光澤透射而出。

「起碼還要五塊雷源玄晶,才能將雷神鎧提升為極品靈器。」

葉天心中思忖,雷源玄晶十分珍貴,來自五重雷海以上的雷池之中,由雷劫液高度凝聚後形成結晶,一般人根本無法採集。現在的葉天,雖然實力大有進步,但同樣不能在五重天雷海中活動自如。

不過,這是沒有辦法的事情,葉天已經惦記上了金狼王玄孫身上的雷靈珠,一顆雷靈珠起碼抵得上十塊雷源玄晶,若是能夠得手,絕對能將雷神鎧進階,想到這裡,葉天已經計劃著什麼時候再去鮮血大草原一趟了。..

就這樣,在寧靜的修鍊氛圍中,三天時間轉瞬即逝,再一次的大比來臨了,正魔大比武,引動的轟動可謂空前,廣場都幾乎被擠滿,沒有立錐之地,若非禁止飛到空中去,恐怕連高空都會被想方設法的修士給佔領。畢竟,這一次不僅僅是正道,連魔道都來了不少修士,雙方雖然都看對方不順眼,但難得的保持了剋制,沒有動手。也許,他們都想在比武台上一決勝負,壓對方一頭。

正道一方出場的十人,按照排位順序,排第一的自然是葉天,其次是不驚仙,千倚樓,玉無雙,景山,厲絕塵,悟凡,聶無劍,花千樹,琴瑤。

而魔道一方,同樣是十人,每一個都氣勢十足,為首一人,充滿了陰森的氣質,他坐在那裡,就像是一尊魔蹲踞著,眼神冰冷的可怕,此人正是魔道第一天驕,斷罪心。斷罪心旁邊,是淳于悠悠,她就顯得活潑許多,當看到葉天的時候,眼中明顯有驚訝。

想當初,淳于悠悠第一次與葉天相見,葉天不過是練氣期的小修士,但一轉眼,就成長到這個地步,通海境無敵,同代稱尊,打的正道天驕盡皆俯首稱臣,這樣炫目的戰績,那怕是淳于悠悠都感到一陣眼暈。她看了一眼斷罪心,心中充滿了擔心,斷罪心是很強大,從小在死人窟長大,已經明了生死奧義,魔道境界直逼宗師之境,簡直是嚇人。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