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尋仙覓跡 >第一百六十章 別欺負我

第一百六十章 別欺負我

小說:尋仙覓跡| 作者:花生殼| 類別:玄幻奇幻

張子沿著林蔭小道走了一會,可是走著走著他的臉色就變了。www.pashuw.com

因為這條林蔭小道平常五分鐘就走完了,可是他現在都走了超過十幾分鐘卻還沒走完。

自己的速度固然是慢了一些,可是也沒有這個道理啊。

「破妄。」張子的兩根手指夾著一道符紙,隨著他的聲音落下就燃燒起來。

張子發現他眼前的世界有了一些不同,可是等到他仔細看去的時候又沒什麼不同。

「這是?」張子驚愕出聲道。

「看來這十幾年你還是沒有長進啊?」一道平淡的聲音在他耳邊響起。

四周的時空頓時發生了扭曲,張子這才發現自己一直在兜圈子。

「師傅。」當張子看清了對方之後,他的臉上露出驚喜之色。

鬼谷子朝著張子點了點頭。

「師傅,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張子走到了鬼谷子的身邊輕聲問道。

「我們這一脈最強的就是摸算之術,我推測出你的位置又有何難?」鬼谷子微微一笑道:「我看你好似心事重重的樣子。」

「師傅真是慧眼如炬。」張子豎起了大拇指道:「今天遇到了一件怪事。」

「哦,說說看。」鬼谷子感興趣道。

張子便把今天的事情原原本本地說了一遍。鬼谷子沉吟了片刻,面色無比凝重道:「如果我所料不錯的話,那少女應該是鬼靈之體。」

「鬼靈之體?」這是張子第一次聽說這種體質。

「這種人一旦修鍊鬼道,很短的時間就會大成。」鬼谷子沉聲道:「我們必須把她毀滅。」

「毀滅?」張子臉色大變道,「這個就沒必要了吧?」

「這種體質輕易不會出現,一旦出現正魔雙方都會毀滅。」鬼谷子搖了搖頭道:「鬼道乃是天地不容的大道。」

「可是。」

「沒什麼可是。」鬼谷子打斷了張子的話,「現在帶我去。」

「師傅。」

「你不說我自己推算也就是了。」鬼谷子掐指捏算了一會,臉上籠上了一層寒霜,「看來此去多半不會順利。」

「那個青年的修為很強。」張子連忙說道,「我覺得他可能會有辦法。」

鬼谷子冷哼一聲道:「他能有什麼辦法?」

「這個。」張子也說不出個所以然。

鬼谷子瞥了張子一眼,「這次我下山是一來是想看看我的弟子,二來是想看看你是不是可造之才,現在看來哼。」

鬼谷子說完這句話袍袖一甩就朝著南家走了過去。

張子連忙追了上去,「師傅,弟子剛才一時糊塗,你老人家別放在心上。」

鬼谷子的速度很快不過幾分鐘就來到了南家的門口。

而這個時候南宮舞剛剛收拾好東西下來。

「你的運氣還真不是一般的好。」蕭林瞥了南宮舞一眼道。

「什麼意思?」南宮舞一怔。

「你這種不詳的人不配活在這個世上。」鬼谷子冷漠的聲音在大廳中震響,下一刻鬼谷子就飄然落在了大廳之中。

「你是誰?」南飛天惱怒道。

「我是誰不重要,重要的是她要死。」鬼谷子指著南宮舞道。

「她的生死不是你能決定的。」蕭林好整以暇道。

鬼谷子的目光這才落在了蕭林的身上,「年輕人,我勸你莫要自誤。」

「這話我同樣要告訴你。」蕭林的目光落在了匆匆跑來的張子身上,「你是不是要給一個解釋呢?」

「在路上。」張子還沒說三個字呢,就被鬼谷子無情地打斷了。

「我現在給你半個小時的時間,你把你的後事交待清楚了。」鬼谷子盯著南宮舞道。

南宮舞被鬼谷子的目光盯著,她有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她不由地朝蕭林身後縮。

「道友這般喧賓奪主是不是太過了?」蕭林有些不悅道。

「道友?」鬼谷子先是一怔,旋即冷笑出聲,「我倒想知道你的師傅是哪一位?也敢跟我同輩相交?」

「還未請教閣下名諱?」蕭林淡淡問道。

「玄機閣第六代弟子鬼谷子。」

「原來是玄機閣的人。」蕭林淡然一笑道,「我師傅的名諱不便告知,但是聖陽宗宗主是我的師侄。」

鬼谷子勃然大怒,「你好大的膽子。」

「怎麼了?」

「沖宗主也是你可輕侮的?」鬼谷子怒視道:「今天我要代你師傅好好地管教你一番。」

「你要代我師尊來管教我?」蕭林不由地笑了,「你還真沒那個資格。」

「有沒有那個資格試試就知道了。」鬼谷子雙手結了一個法印。

吼!

一隻巨大的斑斕猛虎憑空出現了,從他的眼中瀰漫出嗜血的眸光。

這種猛虎的身上散發著可怕的波動,他發出低低的咆哮之音,在蕭林的四周遊走。

「好一個虎印。」蕭林的眼中露出了一許讚許之色。

「火之劍勢。」在蕭林的腦海中早就模擬了無數次的火之劍勢朝著下方斬落了。

那隻斑斕猛虎的汗毛一下子炸開了。

他本能地察覺到了強烈的危險。

吼!

那隻斑斕猛虎在虛空之中狠狠地一踏,接著就化為了一道熾熱的金芒,朝著蕭林撲殺了過去。

一朵朵的火焰詭異地出現在了半空之中,可是旋即那一朵朵火焰又化為了一道光。

當兩者狠狠地撞在一起的時候,二者中間的一個沙發被撕成了碎片。

鬼谷子踉蹌地退後了幾步,他的氣血一陣上涌。

他的臉上露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因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