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至尊賊少 >第566章 無恥到極點

第566章 無恥到極點

小說:至尊賊少| 作者:阿四老哥| 類別:仙俠武俠

殘陽如血!

當夕陽照在身上的時候,像血,那種紅色,紅得讓人心驚,讓人害怕。

血灑在空中的時候,又彷彿是夕陽,看起來是那麼慘烈,那麼悲壯。

總之,是殘陽,還是血,楚天風傻傻的分不清。

劍氣如虹,如電,每一道劍氣揮出,總有一隻妖獸倒地,一條血線,從天空划過,與他的劍氣呼應!

嗷!嗷!嗷!

嚎叫聲此起彼伏,楚天風聽得太多,漸漸的,都有些麻木。

跟在他身後的鄧靈這次知道,那天在城門外,對方並未出全力。

看著一隻五級後期的銅皮熊被楚天風一劍劈為兩半,她暗自心驚,要知道,五級後期的妖獸,相當於化神後期的修士,楚天風卻只是一招就將其砍殺,其真實戰力如何,可想而知!

所以,她下意識的向旁邊閃開,與楚天風保持足夠的距離。

楚天風求之不得,鄧靈在他身後,多少影響他發揮,當然,他還是不敢全力施為,只是不停的找五級左右的妖獸單挑。

唰!對付五級的妖獸,他根本不用神識劍,只用華山一劍,便可輕易將其放倒。

正所謂十步殺一人,呃,一獸,千里不留行!所到之處,妖獸紛紛慘嚎,紛紛倒地!

鄧浩、林少聰二人都傻了眼,二人也跟鄧靈一樣,自覺的遠遠避開。

「殺啊!」鮑海生那響雷般的吼聲,響徹宛城上空。

「殺啊!」修士們雲集響應。

積累了一個多月的悶氣,需要發泄,需要排解,而妖獸們無疑是最好的發泄對象!

城中修士都紛紛湧出城外,向妖獸們發起反攻。

所謂兵敗如山倒,牛角化虛妖修等見大勢已去,不敢戀戰,各自虛晃一槍,揚長而去。

修士們一路追殺,從傍晚一直殺到子夜時分,妖獸們大敗,血流成河,宛城四周,到處都是妖獸的屍體!

鄧安等人大樂,在城主府大擺宴席,一則慶功,二則為流雲宗一眾修士接風。

楚天風對此不感興趣,城外那麼多妖獸的屍體,他當然不想放過。

那可是妖丹!一堆堆的妖丹!

他隻身一人,趁著夜色在城外大挖特挖,而且,只挖四級以上的妖獸!

不得不說,這一批妖獸實力真心不錯,四級以上的妖獸,死亡的起碼有上千隻,楚天風足足挖了十來個小時,直到正午時分,才將妖丹大致挖完。www.pashuw.com.org

回到城樓時,除林為峰外,鄧浩、鄧靈、林少聰三人對他客氣了許多,眼神中少了些輕慢之色。

楚天風還是像以前一樣,對四人不聞不問,不理不睬。

不久,鄧安傳來訊息,請他到城主府敘事。

他知道,想必又是流雲宗的想見他,有心不去,又擔心連累鄧安,只好硬著頭皮趕到城主府。

鄧安早用神識掃到他,還派出一名女侍,將他接到敘事廳。

廳中,可謂高朋滿座,十餘名修士正襟危坐。

正中是三位白髮修士,其中一位正是林姓化虛二層,不過,這貨並未坐在主位,主位也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者,長臉,鷹鉤鼻,看人總像是蔑視,化虛七層修為。

鷹鉤鼻化虛七層的另一側,是一位方臉白髮老者,化虛四層修為。

大廳東面,是前段時間趕來宛城避難的五名修士,修為最低煉神七層,最高化虛五層。

鄧安、齊得月、鮑海生坐在西側,三人旁邊,有一個空座位。

「楚兄弟,到這邊來。」見楚天風進門,鄧安連忙起身相招。

「你就是那位中品陣法師?」鷹鉤鼻化虛七層眯縫著眼睛看向楚天風。

「前輩,晚輩正是!」楚天風抱拳為禮,向四周作了一個羅圈揖,「晚輩楚天風見過各位前輩。」

眾人大多點頭,微笑回禮。

鄧安將廳中眾人一一為楚天風介詔,重點介詔那位鷹鉤鼻化虛七層,說是流雲宗掌門,姓林,大名上再下慶。

楚天風又一一行禮參見,對鷹鉤鼻化虛七層林再慶,態度更是恭敬。

林再慶對楚天風的表現很是滿意,像打瞌睡似的微微頷首,說道:「不錯,先坐下吧。」

「謝謝前輩。」楚天風如蒙大赦,快步走到鄧安身旁就座。

「各位。」林再慶目光掃過眾人,慢條斯理的說道,「此次獸潮,我流雲島遭受重創,數萬年以來,這還是頭一次!」

停了停,又說道:「到目前為止,全島幾乎所有城池都已失陷,除了宛城!」

說到這裡,他特意斜著眼睛看了看楚天風,把後者看得全身起雞皮疙瘩,然後,又接著說道:「多虧了楚天風楚大師,保全了宛城,也保全了我流雲島的顏面!」

「對,宛城得保,楚大師功不可沒!」林姓化虛二層跟著附和。

「楚大師功在全島,是我們流雲島的福星。」方臉化虛四層也不甘示弱。

「楚大師是我流雲島的驕傲。」東側那位化虛五層舉手說道。

......

鄧安、齊得月越聽越不對勁,二人對視一眼,都從對方的眼中看出了鬱悶,還有,一絲絲無奈。

「有楚大師這樣的人才,我等幸甚,流雲島幸甚!」林再慶目光變得溫柔,變得慈祥,「所以,為了保護楚大師這樣的人才,我流雲宗決定,從即日起,派出一名煉神初期長老,貼身護衛楚大師的安全。」

鄧安聞言,心裡咯噔一下。

泥馬!這招太漂亮了,簡直讓他無話可說!

這貼身保護是什麼意思,他當然很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