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無敵真寂寞 >第0836章 一句找死,霸氣側漏

第0836章 一句找死,霸氣側漏

小說:無敵真寂寞| 作者:新豐| 類別:仙俠武俠

「啪嗒!」

「螻蟻一般的東西,只是髒了我的手。」

一道絕美的身姿屹立在那裡,令人看去,怕是沒幾個男人不被迷住。

只是,這絕美女人腳下,卻是一片血海殘屍。

「咦!這是?」纖細的手指,沾了血,還有血跡滴答墜落在地面,她從半截屍體上拿出一份紙張。

「知知鳥。」

柳若塵知道這是什麼,不過她跟那便宜的孩兒,一直遊走在域外界,遇到強大的勢力,都會殘忍的毀滅。

知知鳥難以知道她的行蹤,所以自然也不可能給她帶來最新的內容。

突然!

柳若塵猛的將紙張捏在手中,臉上浮現冷笑。

「炎華宗,林凡,我終於知道你在哪裡了。」

她一直在尋找炎華宗,只是可惜,曾經的一段時間,根本尋找不到蹤跡,但如今發現了炎華宗的下落,她的怒火就焚燒起來。

「仇恨永遠都不會消失,我那妹妹雖然愚蠢,但也不是你所能斬殺的。」

女人的恨意十分的可怕。

此時,她的目光看向遠方,那坐在石塊上,手裡把玩著一顆頭顱的孩子。

那是她的孩子。

來的莫名其妙,卻讓她徹底翻身的存在。

邪惡,恐怖。

但實力強大,任何他人所說的恐怖勢力,在自己這孩兒手裡,最後的結果都是毀滅。

不過,她指揮不了,更命令不了。

如今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這令人可怕的孩兒所帶來的。

她不知道到底是什麼樣的存在,造就了這樣恐怖的孩子。

「孩兒,我們走吧。」柳若塵來到一旁,她不敢大聲說話,只能小聲道。

孩子扔著手裡的頭顱,一上一下,靜寂無聲,只有頭顱跟手掌碰撞時,所發出的聲音,有些讓人毛骨悚然。

「我感覺到了父親的氣息。」

「嗯?」柳若塵面色有了變化,這是她第二次,從這恐怖的孩子口中得知父親的情況。

她可以保證,自身還是處子,絕對沒有破身。

但是那一天,一道光芒襲來,進入她的肚子,隨後沒過多久,她就有了身孕。

最終誕下這恐怖的孩子。

「他什麼時候出現?」柳若塵不想見到這孩兒所說的父親。

現在的情況就很不錯。

她雖然無法掌控這孩兒,但是遇到情況,足以解決。

如果,這孩童的父親出現,那麼她將失去唯一的籌碼。

「很快,過不了多久。」

孩童表情淡然,啪嗒一聲,頭顱落在掌間,五指一捏,頭顱如同西瓜,瞬間破碎,染紅了手指。

柳若塵眉頭跳動,但很快就穩住心神,「孩兒,跟為娘去個地方,那裡有為娘的仇人。」

「又要殺人了嘛,都好弱啊。」孩童遺憾搖頭,好像是沒有將域外界的人放在眼裡。

「不弱的,那仇人一點都不弱,一定會讓孩兒喜歡。」柳若塵哄著,她不敢強制性,害怕這孩兒要是沒忍住,將她如同這些螻蟻一樣捏死,那就真的太不值了。

「呵呵,那還等什麼?走吧。」孩童起身,舔了舔指尖的血跡,皺眉不滿,「噁心的味道,都太弱了。」

他已經滅掉很多大勢力。

看到那些自認為強大的大勢力,在他手中如同螻蟻一般的被碾壓死,他的心情就愉悅許多,有種說不出來的爽感。

柳若塵笑了,心情愉悅到了極致。

她感覺自己即將復仇,那種期待感,都已經快要爆棚。

「提升!」

林凡麻木,拿起一門功法,隨後提升到圓滿,放下,繼續拿起一門功法修鍊。

增漲的底蘊很小,但是一門門功法堆上去,積少成多。

小溪彙集成大海,那難度雖有,但並不是沒有可能性。

「那險地還真是不錯,積累的積分足夠的恐怖,兩門功法消耗了一億多積分,竟然還有存留,真是爽的沒邊了。」

他沒有看積分,就這樣提升,等提升到積分不足時,那時候再好好的考慮下面的事情。

砰!

砰!

他現在的肌肉很膨脹,充滿恐怖的力量。

大大小小的力量凝聚在體內,化成萬千小河,每一種力量都很獨特,在體內相互碰撞,爭奪著。

如果是一般人,恐怕早就爆體而亡,但是對林凡來說,這一切都是正常操作,不需要太放在心上。

而在某一處禁忌之地。

「求求你了,我真的受不了了,你放了我吧。」

一個水缸放在那裡,很大,而在水缸下面,則是有一團火焰從地底深淵湧上,將水缸里的水,煮的沸騰起來。

「不行。」少女依舊是那少女,將雲霄騙進來的少女。

此時,這少女手裡抓著一條蛇。

這蛇通體血紅,但是鱗片很硬,看上去類似於岩石。

少女手指一抬,蛇的腹部裂開一道口子,鮮紅的血液滾滾而下,融入到水缸里。

「這可是好東西,我帶你待在這裡,等待許久,就是等待它的到來。」

少女笑著,臉上的笑容很是燦爛。

「不要,好熱啊。」雲霄赤身大呼,淚流滿面,他不想變強了,他現在只想回宗,好好的待在宗門,哪裡都不去。

他是真的害怕了。

都不知道具體在哪裡惹到這麼恐怖的存在。

如果上天再給他一次機會,他發誓,一定不會擔心這少女有危險,而跟過來。

現在都把自己給栽進去了。

「我要出來。」雲霄大喊,他感覺渾身皮膚都跟要裂開了一樣,真的很痛苦啊。

這一段時間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