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仙俠武俠小說 >無敵真寂寞 >第1084章 這麼薄涼的嘛

第1084章 這麼薄涼的嘛

小說:無敵真寂寞| 作者:新豐| 類別:仙俠武俠

青山丘。

幾道身影出現。

以林凡為首的正義集團,懷著一顆熱心腸,前來解放被惡勢力掌控的青山丘。

「又來了,青蛙有什麼想說的嘛?」林凡問道。

青蛙在骨王腦袋上待的很舒服,斜眼看著青山丘,嘆息一聲,「哎,一切都是過眼雲煙,曾經如何的輝煌,也只是曾經而已,不提也罷。」

「青蛙,你這口氣有點讓我,不是很適應啊,能恢復正常嗎?」林凡琢磨著,不得勁,曾經的青蛙就真的要一去不復返嘛。

「哇!」青蛙後腿彈起,抱住林凡的大腿,眼淚說來就來,「主人,蛙蛙實在是太激動了,有著如此愛護蛙蛙的主人,此生已就夠了,蛙蛙願意一直當為主人喊666的蛙蛙。」

頓時。

這感人肺腑的一幕,烙印在所有人的眼中。

骨王被這至情至聖的一幕,感動的落下鱷魚的眼淚。

「感人,實在是太感人了,九荒爺有情有義,林爺更是將九荒爺視為己出,為何我卻沒有這樣的遭遇呢,如有來生,我願意跟九荒爺對調身份。」骨王感嘆萬分,羨慕萬分。

青蛙瞧著骨王,「放心,會有這機會。」

魔祖不想多說,這三個傢伙,實在是讓人無法直視。

按照他以前的性格,早就一巴掌拍死。

不過,不知道為何,魔祖想到了他曾經年輕時的經歷。

恨天小魔君的外號,並不是白來的。

哎……

「真是丟人,堂堂九荒竟然願意成為他人的奴隸。」游雲尖酸的羞辱著青蛙。

而青蛙瞪了一眼,「你懂個屁。」

「站住。」

就在此時,青山丘出來一群人,都是女帝的手下,其中領頭的更是主宰境初期強者。

四大勢力去橫推通道,屬於大事。

而他們鎮守青山丘,就是以防有人來偷襲,所以青山丘內的強者都出來巡視。

「滾開。」林凡開口,懶的跟這群渣渣廢話。

「狂妄。」

那名主宰初期強者暴怒,已經怒了。

沒想到還真有人敢來青山丘放肆,簡直找死。

林凡沒多說,而是看向骨王。

骨王心領神會,知道該做什麼,二話不說,低吼一聲,五指張開,朝著游雲的olo抓去。

眨眼間。

噗嗤一聲。

鮮血濺射,染紅了褲襠跟地面。

游雲更是慘叫著,飽受著非人的折磨。

那名主宰強者愣神,當看到那發出慘叫聲的面容時,猛的震驚了。

神庭副神主。

他怎麼會……

「滾開。」林凡開口。

主宰強者直接抱成球,圓滾滾的滾開了,滾到一邊後,匍匐在地,一句廢話都不敢說,只是不斷顫慄喊著。

「恭迎,恭迎。」

「真是丟盡了九荒山的臉。」青蛙搖頭,太特么的慫了。

不過也罷,什麼人教,就像是什麼樣的人。

此話絕對不假。

「走。」林凡招手,朝著青山丘內走去。

這一路上,又遇到一些不長眼的人呢。

不過骨王早就熟練這一招爆漿抓鳥手,力度跟準度極高。

游雲被整治好,隨後又炸裂。

反反覆復,倒是炸裂好幾次。

那些攔住的主宰們,彷彿失了神,全部匍匐在地,一個能打的都沒有。

很快,就到達青山丘內部。

林凡看了一眼,倒是點著頭,「不錯,有山有水,有美景,倒是會享受,魔祖,你去看看九荒山的財富,都藏在哪裡,直接收颳了。」

魔祖皺眉,這小子怎麼開始指揮他了。

不過一想這小子的實力不比自己弱,罷了,給個面子,下不為例。

「青蛙,地牢在哪?得將你的基友給救出來。」林凡問道。

青蛙指了指前方,那是一座宮殿,而地牢就是在宮殿的下面,以宮殿的力量鎮壓地牢,一般人還真沒能耐出來。

林凡上前,五指插到地面,抓住地步,低吼一聲,轟隆隆,地牢震動,整座宮殿都被扛了起來,隨後猛的用力,將宮殿扔向遠方。

重重的轟擊在地面,蕩漾起一片塵埃。

一些在遠處巡視的主宰,聽聞這聲音立馬過來,不過還沒到,就被匍匐在地的人拉住了。

「別找死,他們手裡抓的是神庭副神主,很凄慘,褲襠都被捏爆了。」

那些主宰聽聞這話,嚇的臉色蒼白,哪裡還敢放肆,一個個都很慫的匍匐在那裡。

果然!

當林凡將地宮掀開的時候,地表並不是堅硬的石塊,而是散發著光芒的陣法,幾個角聯絡在一起,形成一種力量封印。

封印散發出來的力量有點強。

青蛙看了會,嘆息一聲,「果然如此,羌生的修為雖然沒有達到一世主宰,但也相差不遠,蕪煙的實力不夠,游雲的實力也不夠,看來是另外有人出手了,游雲,那個人應該就是你父親,也就是神主。」

游雲沉浸在慘痛中,哪裡還在意青蛙說的是什麼。

他現在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活著。

等將來有機會,被父親救出來,好好的報答這些狗日的恩情。

「不過游雲,據我所知,神主可沒有伴侶,不會是寂寞難耐,隨便找了頭畜生,把你給生下來了吧。」青蛙淡然道。

青蛙沒有因為對方將他害的這麼慘,而憤怒說出怨毒的話,彷彿就是在說一件很正常的事情似的。

畢竟有可能啊。

游雲眼睛通紅,死死的盯著青蛙,「九荒,你別得意,總有一天你會後悔的。」

他沒有聽父親說過他母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