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頂點小說 - 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藏鋒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古怪的邂逅

第一百九十八章 古怪的邂逅

小說:藏鋒| 作者:他曾是少年| 類別:幻想時空

目送鬼菩提離去的徐寒心頭多少有些沉重,他想著鬼菩提所言之事,隱隱覺得這恐怕與那死而復生的夫子有著某些聯繫。

至於這背後究竟是天上的真仙作祟還是別的什麼緣由,徐寒卻想不明白。

但同樣,他無比清楚的是某些威脅已經在來的路上了,他可能是關於徐寒背上那方藏著十萬大山的木匣,亦有可能就是源於徐寒本身。但無論是來源於前者亦或者後者,這樣的威脅都足以讓徐寒九死一生,甚至十死無生。

他不過天狩境的內功修為也好,號稱仙人之下七境之內絕無敵手的不滅境肉身修為也罷,在這樣的威脅面前都顯得無足輕重。

他需要變強。

變得很強,變得足以抵禦那些正在路上的敵人。

可是,很矛盾的是,失去了藏天匣之後,他的每一次突破都有可能招來天劫,徐寒並無法知道,以自己的修為能否抗下這樣的劫難。所以如今擺在他面前的似乎只有那龍隱寺贈與的密宗修鍊法門,或許依仗此物,他或可以找到一條出路。

砰!

想著這些,正低頭趕路的徐寒忽然與迎面走來之人撞了一個滿懷。

以徐寒不滅境的肉身這樣的碰撞,自然無法對他造成任何的傷害,但那與他相撞之人便沒那麼幸運了。

回過神來的徐寒抬頭一看,便瞥見了一道小小的身子倒栽在地上的情形,看模樣,那人似乎是一個年紀不過八九歲的小女孩。

徐寒的心頭一驚,他可是很清楚自己的肉身強度,雖然只是無意識的相撞,但若是給對方,尤其還是一個孩童造成了什麼傷害,徐寒亦會於心不安,他趕忙邁步上前伸手便要扶起那孩童,嘴裡亦關切的詢問道:「你沒事吧?」

只是他的手方才伸到那小女孩的跟前,小女孩卻出手一把拍開了徐寒伸來的手臂,自己站起了身子,隨後一邊伸手揉著自己方才撞到的腦袋,嘴裡一邊不滿的嘟噥道:「你這人怎麼回事?走路不知看路的嗎?」

於這大夏江湖凶名赫赫的徐寒自知理虧,在一個乳臭未乾的小女孩面前唯唯諾諾連連點頭。

小女孩嘟噥完這一番話後,似乎還算滿意徐寒的認錯態度,她極為老氣橫秋的揮了揮手,便要離去,可就在這時,她抬起頭來時目光忽的瞥到了徐寒的臉上,她臉上的神情猛地一變,之前的不滿在此刻驀然煙消雲散,反倒是揚起了一抹熱切之意,她瞪大了眼珠子看著徐寒,就像是看到了某些極為有趣的事物一般,她指著徐寒頗有些驚喜之意的言道:「是你!」

這一次便輪到徐寒一愣了,這小女孩的語氣明顯是認識自己,可徐寒卻如何也不記得他在何時何地曾見過這麼一位梳著羊角辮,模樣可愛的小女孩。

「我們認識?」他在那時不禁問道。

「你是高手!」小女孩卻似乎並沒有考慮徐寒感受得意思,她根本不曾理會徐寒的問題,身子自顧自的上前一步,來到了徐寒的跟前,直接抱住了徐寒的手臂。

徐寒大抵未有料到還有此番變故,他不免又是一愣,下意識的便想要掙脫這忽然纏上他身子的女孩,不過轉念又想到以自己的修為若是稍有控制不慎,恐怕免不了傷到這小女孩。為此徐寒不得不打消了這樣的念頭,只能是耐著性子說道:「你是不是認錯人了?你爹娘在哪?走散了嗎?」

「才沒有!就是你!」小女孩卻很是篤定的言道,說著那抓著徐寒胳膊的手還緊了緊,似乎唯恐徐寒逃跑一般。

「那老傢伙就是一個騙子,說什麼要教我天下第一的武功,可到現在也什麼都不肯教我,我想好了,我要跟你學,從今天起你就是我師傅了!」小女孩隨即嘟噥道。

徐寒聽著這些,自覺一陣頭大,所謂無妄之災大抵指的便是此事吧。

但此刻街上的行人都被這小女孩與徐寒的異樣所吸引投來了一道道目光,徐寒也自然不可能對一個這般年紀的孩童動武。

他只能耐下性子,再次對女孩解釋道:「我不認識你說的那個什麼老傢伙,也沒見過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還是說遇見了什麼麻煩?」

小女孩兒,卻依然沉寂在自己的世界。她像是根本未有將徐寒的話聽在耳中一般,繼續言道:「我不管,老傢伙說了你很厲害,你就得教我功夫。」

俗話說,狠的怕愣的,愣的怕不要命的,徐寒倒不怕前者,唯獨怕這不講道理的。

在一番勸說無果之後,徐寒終於是不願再與這女孩糾纏。

他伸手掰開了女孩抱著他的手臂,便要離去。可那小女孩像是鐵了心一般,也不管徐寒是否同意,邁著小碎步便跟了上來。

徐寒無奈只能加快自己的腳步,執意跟上的小女孩,也就只能跟隨著徐寒的步伐小跑了起來。

徐寒的心底在那時湧出一股煩悶,他他再次加快了自己的步伐,而這樣的速度,讓他身後的小女孩跟隨的步伐變得有些吃力。但她依然咬著牙想要跟上徐寒,很快她便一個不慎摔倒在地。

一心想要甩掉女孩的徐寒,自然得抓住這個機會,他頭也不回的轉身,走入了一個小巷之中,想著終於可以甩開這個麻煩。

可腳步方才邁出數步,身後便傳來了女孩哇哇大哭的聲音。

徐寒有些詞語,邁出的步子頓了一頓,但很快又咬了咬牙再次邁步向前。

女孩的哭聲,還在不住的傳來。只是因為徐寒的漸漸遠離,那聲音也開始變得微不可聞。

就在他幾乎快要擺脫這聲音的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