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一章 劍魄

第一章 劍魄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人體如宇宙,對應諸天大道,是一個潛力無窮的寶藏,我輩修行之目的,便是將這個寶藏最大程度的挖掘出來!」

一名中年人行走在二十多名少年的中間,一面開口講解修行,一面糾正動作不規範的少年。

「而取決一個人能否修行,或者修行之路是否達到至高程度的根本,就在於你們此刻所做的第一步,凝練武魄!」中年人侃侃而談。

「武魄是根本,需要你認真冥想自身最大的極限,化為意念,融入體內,汲取天地精華,化為神魄。」

「武魄分為各種等級。」他眸子忽然一冷,掌心微動,金色的光芒在掌心環繞,最後化為一尊金色的小狼,栩栩如生。

「這便是我的武魄,獸魄!」

那些少年們臉上立刻浮現出欽佩的表情,耳邊卻傳來中年人的聲音:「獸魄只是二等武魄,而一等武魄,則是器魄!」

他繼續解釋道:「凡是凝練出器魄的弟子,無一不是萬眾矚目的天才,他們是最為純粹的天道者,極盡器之所在。」

「而每一等武魄,同樣也分為各種等級,比如獸魄之中,我的戰狼魄,同樣也比兔形武魄要強大得多。」

「所以你們,不要好高騖遠,用心按照我傳授你們的功法,汲取天地精華,凝練自身的武魄,我希望,你們每個人都是天才!」

少年們齊聲怒吼,稚嫩的面孔上滿是堅定。

不遠處,有一道白色的身影,靜靜站在那裡,白衣勝雪,與他青澀白皙的面孔相映,眸子裡帶著幾分這個年紀少有的哀傷。

聽到教習的話,少年下意識的用手摸了摸丹田,那裡有一道武魄存在,一等武魄中的極品,劍魄!

他不會忘記,剛剛凝練出武魄的那一刻,轟動整個家族,而他本人,也成為家族重點的培養對象。

作為種子弟子,即將送往講武堂進修。

他叫余寒,曾經齊州余家的驕傲,家族復興的希望!

然而,就在他前往講武堂的那一日,幾名騎著白鶴的年輕人從天而降,要在余家暫休後前往講武堂。

據領隊的家族長老說,那是世外仙門的弟子,倨傲不遜,態度囂張。

余家長老也特意叮囑余寒等一些余家未來的天才弟子,生怕他們一言不合,惹到了這些煞星,從而悲劇收場。

余寒清楚那些所謂的仙門弟子,平日驕縱任性,而且在他們眼中,自己這等人便如同螻蟻一般低下,即便殺死,也不會承擔任何後果。

所以,他一直都暗暗忍耐。

直到眾人啟程前往講武堂的那一刻,一名少女弟子忽然間提出要坐人拉車,其實就是讓幾個人拉著一台爬犁。

旁邊的男弟子對這師妹似乎有意思,當即就命令余家的幾名少年充當牛馬,余寒就在其列。

所以,自然就發生了連余家長老都來不及阻止的衝突。

那一日,余寒重傷,被幾名仙門所謂的弟子廢掉了丹田,只餘下劍魄,孤零零的懸浮在曾經丹田的位置,並且踏斷了四肢。

徹底斷絕了他的修行之路。

斷掉的四肢以余家的實力並不難以復原,但是丹田炸開,卻讓余寒徹底廢掉了,這個凝聚了一等劍魄,被譽為余家百年來最具潛力的直系弟子,還未完成他輝煌的一生,便夭折了!

事後,余寒一言不發,四肢的斷骨早就已經痊癒了,養傷的這一年裡,他從未出去過,只是一個人呆在屋裡。

一愣便是一天!

今天他第一次從房間里走出來,頂著刺目的陽光,不知不覺就來到了這裡,看著廣場上凝聚武魄的少年們,彷彿回到了年幼的時候。

曾經也站在這裡,望著天邊起落的紅日,汲取天地精華。

余寒的懷中忽然傳來一陣滾熱。

那是一塊玉簡,武魄被廢之後,作為族長的父親,親自挑選了諸多家族養生的功法,送到了他的手裡。

然而,他少年時候意氣風發,一朝跌入谷底,心中自然難以跨越那道坎。

這些功法,全被丟在了一旁。

幾乎每一個夜裡,腦海中都會浮現出那幾名仙門弟子廢掉自己時候的場景,然後睡夢中驚醒。

也正是因為如此,他才看到了這塊玉簡,彷彿與自己的情緒產生了共鳴一般,閃爍出一絲微弱的光芒。

雖然僅有一絲,卻讓余寒感覺到一種出奇的平靜,所以從那天開始,他就一直將這塊玉簡帶在身旁。

余寒也仔細檢查過,裡面只是普通的養生功法,並無其他,可是玉簡產生的這種特殊異象,卻讓他有些疑惑。

「寒兒!」一聲嘆息從身後傳來。

余寒微微眯起雙目,然後睜開,這才長長舒出一口氣,轉身行禮:「父親!」

余占元看著長子略帶憔悴的面孔:「回去吧,外面風大,你身子弱……」

他沒有繼續說下去,對一個修行者來說,身子弱等於是一種侮辱。

余寒點頭:「聽說弟弟凝聚了龍魄,了不起!」

龍魄,屬於獸魄的一種,卻不下於器魄,甚至比一些普通的器魄等級還要高,獸魄中的極品。

「余飛沒有讓你失望,這一年他很努力,比想像的要好,龍魄,比你的劍魄有所不如,但相差微乎其微!」余占元點頭道。

余寒看著父親,這一年,自己始終無法從黑暗中走出來,卻苦煞了父母,平白替自己操勞,眼見父親額頭的白髮又多了幾根,忍不住心中一酸。

「父親,對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