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 幻想時空小說 >大道誅天 >第三章 一株草可誅天

第三章 一株草可誅天

小說:大道誅天| 作者:熱乎冰棍兒| 類別:幻想時空

戀上你看書網630bookla,大道誅天最新章節!

仙門護道者出手了,親自降臨余家,想要逼余寒出來!

然而講武堂堂主及時趕到,護住余家,並且帶走了余飛!

余家暫時無恙,余寒卻失去了蹤跡,誰也不知道他去了哪裡。

護道者順著血跡,一路追蹤到了齊州邊界的十萬深山,才不得不停住腳步。

洪荒地域廣袤,極盡之地多不勝數,有大能者一眼望穿萬古,卻始終無法探知洪荒全貌,不少隱秘玄奇之地,充斥著無上天道組合而成的造化。

洪荒有八州,中州最為富饒,也是整個洪荒的核心,外有七州環繞,余寒所在的齊州便是其中之一,每一州都隔絕在十萬大山之間!

而十萬深山,到處都透露著玄奇,即便笑傲洪荒的絕頂強者,也不敢深入其中。

余寒那小子竟敢獨自闖入,簡直就是找死!

可即便是死,也必須要自己來執行,護道者目光閃爍,一步踏入了進去!

十萬大山深處,有一座光禿禿的小山,上面沒有一棵樹,一株草!

到處都是一片焦土。

這座小山與周圍的一片鬱鬱蔥蔥顯得格格不入,但卻似乎帶著一種不可預知的玄奇。

余寒就坐在山頂,他的旁邊,仙門弟子的屍體跪倒在面前,低垂著頭顱,像是在懺悔。

「你或許不知道,這裡,很不一般呢!」

「我第一次來這裡的時候,只有六歲,當時也坐在這裡,四周不斷有爬上來的妖獸。」

他輕輕咳嗽,吐出一大口鮮血,卻笑了!

「我以為我會死!」

「然而那些妖獸衝上來的時候,卻有大蓬的雷電灑落下來……」

「那些妖獸全都死了,原本我也應該死的,死在雷電中,與這片焦土化為一體……」

「然後我看到了一道劍光劃破了天際,那些雷電就消失了!」

「再後來,我凝聚出了劍魄……」

他輕輕撫摸著胸口,有一陣陣刺痛傳來,原本劍魄的位置,如今空空如也,余寒臉上現出一絲蒼涼的笑意,卻不曾後悔。

如果一切可以重來!

我必踏臨巔峰,君臨天下!

然而此刻,只能在這片焦土上,埋骨他鄉!

余寒的身體微微顫抖了起來,繼而,胸口處,那道亮光再次出現。

「這是……劍意?」余寒目光一滯!

劍意,代表著無上劍道的真理,也包含著余寒自己對劍道的感悟,失去了劍魄,但十年磨練的劍意,卻在胸口凝而不散。

此刻,這些劍意似乎感覺到了余寒體內的不甘,自動湧現出來,但是,失去了劍魄的劍意,彷彿是無主之物,在他的體內不斷的遊盪。

最後,停留在了丹田的位置,緩緩凝聚。

「怎麼回事?」余寒感覺到體內的變化,不由得目光露出一絲訝然之色。

就在這時,遠處,有一道身影隱約出現,越來越近。

余寒猛地抬頭,雙目微微眯起。

護道者在距離余寒不足十丈的對面降落下來,眼中帶著幾分冰冷的寒意,似乎要將余寒刺穿!

他看了一眼跪倒在旁邊的仙門弟子屍體,嘴角微微抽動了兩下。

余寒也看著他,露出一絲玩味的笑容,白衣染上了斑斑血跡,有仙門弟子的,有餘飛的,當然,也有自己的。

他的目光有些疲憊,腰桿卻挺得筆直!

「還給你!」

一腳將仙門弟子的屍身朝向護道者踢了過去!

「找死——」

護道者接住弟子的屍身,殺機驚濤駭浪般的狂涌而出!

他的指尖有點點光芒繚繞,真氣催動到了極致,卻並不出手擊殺,因為他要讓余寒生不如死!

然而,他那一爪上面釋放出來的點點真氣,就在悄然綻放之後,化為燎原的星星之火。

一股無形的波動,瞬息間蔓延到了四面八方!

一大片烏雲不知何時遮住了天穹,密密麻麻的電火花從雲層里探出頭來,帶著暴虐的氣息,降臨而下!

余寒鬆了口氣,禁制終於被觸動了,他看向護道者的目光變得憐憫之極。

護道者臉色大變,頭頂的那片烏雲,彷彿隔絕的世界,將整座小山完全罩住!

「混蛋,竟敢陰我!」

顧不得繼續擒拿余寒,護道者拼盡全力催動身法,想要退出這片讓人心悸的區域。

可他引以為傲的速度,就在此刻,如同泥潭深陷,無法動彈分毫!

余寒跌坐在地上,大口大口的鮮血從口中噴洒出來。

他哈哈大笑,笑得眼淚橫流:「十年前那群畜生就像你一樣,頂著光芒朝我衝來,然後就被雷電轟成了渣,你的結局,會與那些畜生一樣!」

護道者拚命的掙扎,天穹之上傳來的威壓越來越大,雲層里的閃電不斷的凝結,孕育著一股毀天滅地的力量!

「轟隆隆——」

沉悶的雷聲響起。

像是響起了催命的魂音。

護道者身軀一震,密密麻麻的閃電,從那片烏雲之中,撒豆子一般的傾瀉而下!

「不!」

他不甘的怒吼,身體卻很快被淹沒在了一片電閃雷鳴之中!

連同最後凄厲到了極點的慘叫,都再也聽不到了。

余寒抬頭望向天穹,嘴角帶著幾分淡淡的笑容,很苦澀,也有一種莫名的悲愴。

那些雷電轟殺了護道者之後,已經開始朝向他靠近了過來!

「呼——」

突兀而沒有任何預兆的,一道鋒銳的意志從余寒體內衝天而起。

又是劍意!